读远 > 都市小说 > 这题超纲了 > 13、第十三章
    ()    网吧五六十台机子,除了小部分学生以外,其他都是边打游戏边吞云吐雾的社会人。

    这几个人年纪真不大,虽然穿着打扮略显成熟,应该是约好了去同一家理发店染的头,满头黄毛,脖子上挂着几根银饰——但如果还在上学,最多应该也就高一高二的年纪。

    这一声喊得气势磅礴,这气势里还带着很明显的愤慨,在满网吧“我操赶紧奶我一口、放大放大啊”的网瘾少年们的嘶吼声下,居然还能一下脱颖而出。

    不知道的还以为邵湛真把人怎么样了。

    被喊过来撑场子的“大哥”问:“确定是他?”

    “肯定是,不会错,他那天穿的也是这件衣服,就这件黑色的,上头还画了几道杠!”

    门口说话的那人由于太气愤,说完这句自己先缓了一会儿,才又道:“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了,今天我跟你没完!”

    邵湛:“……”

    那人又喊:“你出来!”

    邵湛坐在最后排角落,边上是窗,窗户用黑帘子挡了起来。据张峰说这是“许盛”常用位,原因很简单:有窗户,网吧乌烟瘴气的、烟民多,推开一道缝能勉强透口气,加上许盛走哪儿都不喜欢正儿八经坐着,身侧有堵墙方便打到一半靠着休息。

    可能是巧合,许盛昨晚扔给他的衣服,刚好是那天去网吧穿过的那件带涂鸦的黑t恤。

    几人放完狠话,就见角落电脑屏幕后头的人动了动——少年神色冰冷,其实除了和那天穿同一件衣服以外、出挑的样貌也是那几人能从满网吧那么多人里一眼就认出他的原因,他眉眼间那抹寒意被黑色衣服衬得越发浓烈,似乎是嫌他们太吵,他松开了握鼠标的手。

    邵湛再度低下头,把没敲完的三个字打上去。

    -滚过来。

    他打完后接着发。

    -我在网吧。

    -有几个黄头发的找你。

    互换身体之后遇到的再离奇的事情都比不上眼前这桩。

    他被一群人拉着到了网吧。

    并且刚坐下不到两分钟,一群人推门而入指着他喊“今天我跟你没完”。

    早上他和许盛继续交流注意事项的时候,许盛确实有说放学之后偶尔会和张峰去网吧打游戏:“平时上课的话基本上就这几个要点,你要不想罚站对着课本发呆也行,对了张峰可能找你……”

    许盛甚至详细介绍了他平时喜欢玩哪个英雄角色,以及这个角色的打法是什么样:“……我游戏水平很高,建议你提前练练。”

    邵湛被迫了解一通他的游戏习惯,但他确信许盛没说过他在网吧还有仇人。

    张峰和许盛高一那帮狐朋狗友也懵了:“怎么回事啊这是?”

    邵湛停顿两秒,最后发出去一句。

    -三分钟之内赶不过来,后果自己担。

    然而那个“s”应该是没看手机,邵湛几句消息发过去都没有回。

    殊不知此时此刻,许盛正站在办公室里听孟国伟骂自己:“这个许盛,又不交作业。”

    孟国伟叫他过来把批改好的作业交给他,交完又忍不住对着他碎碎念:“你说他一天天的,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还想不想参加高考了,这以后的人生路还那么长,他要怎么办?”

    以这个角度听老师骂自己,感觉多少有点别扭。

    而且为什么不管他是许盛还是邵湛,都躲不过这遭?

    许盛都不知道这是什么魔咒,他随口说:“他……他应该有自己的想法。”

    “他有个屁的想法!”

    “……”

    “我昨天给他妈妈打了通电话,”提到这个,孟国伟音量低下来,有些匪夷所思地说,“倒也是奇怪,她只问我许盛最近都在不在学校,有没有做什么和学习不相关的事。”

    孟国伟很少给学生家长打电话,毕竟在学校里犯的事捅到家长那儿总归不好收场,一般来说要是学生没犯太大的事,他都尽量不找家长。

    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许盛妈妈应该在忙工作,上来是女人一句商业又礼貌的:“喂?”

    “哎,您好,我是许盛的班主任。”

    对面沉默两秒后,背景音从略有些嘈杂的工作环境里转出去了:“老师您好。”

    孟国伟对那句“有没有做什么和学习不相关的事”的理解和许盛妈妈显然不一样:“他就没有做什么和学习相关的,上课不是开小差就是睡觉。”

    这话说完,许盛妈妈却像是放下心,没有再问别的。

    孟国伟想到这,摆摆手:“算了,不提了,总之你尽量多帮帮他。”

    许盛垂着眼,没有回话,直到孟国伟叫第二声,他才扯了扯嘴角,回神道:“知道了。”

    孟国伟隐隐察觉到“邵湛”情绪不对,但他没来得及细想,许盛又说:“老师,没别的事我先出去了。”

    许盛刚才是没时间看手机,现在是没心情看。

    等他从办公室出去,发完作业,走廊上空旷异常,除了值日生以外基本没什么人。

    他暂时不想回寝室,于是出教室门口拐个弯,在楼梯拐角处台阶上坐了会儿。

    这地儿还挺凉快。

    许盛坐在通风口,校服都被吹得飘起来,这才低下头去掏手机。

    四条未读。

    邵湛。

    许盛想不到能有什么事儿,他随手点开,然后什么莫名其妙七七八八的情绪也没了,他猛地起身,脑海里只剩下一句:操?

    网吧,黄毛。

    这两个关键词条组织起来,就是摸底考出成绩那天,张峰走后他买了条薄荷糖出去透口气,顺手收拾过的几个不良少年。

    本来这事很好解决,甚至算不上什么大事,但许盛回想他“收拾”人的那天……

    许盛边打字边往楼下跑。

    他实在太着急,手指点得是快了,打字速度反而比原来慢,一个字输错好几回。

    s:操。

    s:这件事说起来有点复杂,但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一半会儿说不清。

    s:你先稳住局势,我马上过来。

    现在这个情况,说这些也白搭,许盛最后发了一句比较具有实际意义的建议:你找个机会跑,没有机会就自己创造机会。

    邵湛显然没有看到这句友情提示。

    他正靠在网吧座椅里,边上窗户开了道缝,夏天燥热的风从窗户刮进来,面前围着五个社会青年。

    气氛剑拔弩张。

    但邵湛这边的气势倒是不弱,毕竟他们来上网的人数也不少。张峰首当其冲,口出狂言:“我们五打五,还指不定是谁输。”

    邵湛坐在角落没有说话。

    他虽然不说话,光是坐在那对面就觉得受到了挑衅——少年神情实在是目空一切,甚至还慢条斯理地把电脑关了,好像面前发生的事情都跟他没关系。

    邵湛是不想理,但面前这个局势直接把他向外推了出去,由不得他。

    他见张峰喊口号喊得起劲,打算不管怎么样先把事情搞明白。

    邵湛关完电脑,耐着性子问:“这几个人,知道怎么回事吗。”

    张峰表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个道理,输人不输阵,说起来你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吗?”

    邵湛记着许盛的校霸标签,以及传闻里那句“一打五”,冷声道:“招惹的人太多,忘了。”

    “……”张峰真心实意地赞叹,“牛逼。”

    邵湛这句话一出,对面请来的“大哥”立马炸了:“你小子挺狂啊!”为首的那个说着,直接伸手想去拽邵湛衣领直接将他拽出来——

    邵湛明明一副不想理会,连正眼都不给的样子,此刻却垂着眼,在对方碰到他衣领之前、一把摁住对方手腕,随后手上力气加重,竟禁锢得对方动弹不得。

    邵湛起身后才松开手,对方猛地一下失去平衡往后跌半步,他这才抬眼,把原先挂在脖颈间的耳机摘下来:“出去说。”

    张峰正要跟着一起站起来,被邵湛按回去了:“你们在这待着。”

    他还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事,人多起来场面不好控制。

    而且,他现在是许盛。

    张峰:“我们……待着?待着干什么?”

    张峰思考两秒后顿悟:“我懂你意思了,是待会儿等你指令再冲出去吗。”

    邵湛:“待着打游戏。”

    张峰:“……”

    “哐当”。

    张峰看着“许盛”推开门从网吧出去,在他眼里此时许盛即将出去一敌五的背影是那么地镇静、冷淡、且牛逼。

    和传闻中的许盛完美重叠在一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张峰坐立难安。

    其实张峰对于许盛的认识其实也来自于传闻,许盛没带他们打过架,平时来网吧上网打游戏也都十分和谐。

    他不清楚许盛的战斗力,但不管战斗力怎么样,毕竟对面五个人,就算有过一打五传闻,这一次也不一定能打过啊。

    张峰越想越急。

    这外头现在到底什么情况,需不需要外援?

    他刚才想踊跃参与完是少年人说话不过脑子,那股热血涌上头了,等时机过去,再让他现在冲出去反倒是件难事。

    张峰哪还有心情打游戏,他花费好半天时间才说服自己:我要勇敢地面对自己!我要鼓起勇气!为了我最好的兄弟,现在就冲出去!

    张峰终于猛地起身,四下环顾,从角落里找了把用秃了的扫帚紧紧握在手里,他深吸一口气对其他人说:“你们继续玩,我先出去看看。”

    许盛从来没有跑那么快过。

    耳边除了自己的心跳声以外剩下的就是风声。

    他不知道邵湛现在到底什么情况,让他找机会跑,这人有没有成功创造机会。

    好在学校和网吧之间距离不远,路边便利店估计是刚进货,货箱横在本就狭窄的巷子入口,许盛直接单手撑着横跨过去——他拐过弯,总算看到网吧楼下的店,顺着楼梯往上。

    许盛爬到一半,听到网吧出入门“哐当”一声!

    剩下几级台阶,许盛三两步跨上去,迎面便看到张峰推开网吧门,高举扫帚闭着眼冲出来的英姿,张峰宛如打仗时冲锋陷阵的热血青年,张峰大喊一声:“放开我兄弟——”

    许盛:“……”

    许盛扶着栏杆,在楼梯口止住脚步。

    因为除了张峰之外,一眼能看到的就是蜷在地上呻。吟的黄毛五人组。

    张峰冲到一半也发觉不对劲,这个不对劲的原因主要是冲出来之后他没听到任何动静,他睁开眼睛,楼道口哪还有什么1对5混战,压根没人在打架:“人……人呢?”

    楼道口光线并不好,杂货堆挡住大半光线。

    直到坐在杂货堆上的“许盛”动了动,他一半身影隐在昏暗的光线里,长腿搭在地上,许盛那副眼角略微上扬自带几分笑意的眼此刻了无温度,浑身上下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慑人的压迫感。他微微低着头,只能看见一截挺拔的鼻梁弧度和遮挡在眼前的碎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