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这题超纲了 > 14、第十四章
    ()    邵湛身上似乎没什么打斗痕迹,光影移动间,楼道光线与之错开,少年缓缓走到躺在地上的几个人边上。

    地上几人捂着肚子不断发出“哎哟”声。

    等邵湛转过来一些,许盛这才看到“自己”身上不是没有伤,但很轻,嘴角被对方拿的“作案工具”划破了一点皮。

    这场面。

    这光线。

    这大佬般的收场。

    完把“不良少年、聚众斗殴”这几个字演绎到了极致。

    邵湛这一动,其他人也跟着回神。

    张峰把手里的秃毛扫帚放下,热情消退后觉得自己这样实在很挫,尤其在面前这位爷气场的镇压下,他这行为显得更加丢人,他愣愣地问:“打、打完了?”

    张峰:“这么快,这前后也不过几分钟时间……”

    这果真和传闻里的一模一样啊!

    看来传闻这种东西,有时候还是可以相信一下的!

    张峰受到的冲击太大,在心里补了一句,不,这他妈感觉比传闻里还狠,许盛果然不愧是许盛!!!

    张峰想到这,反应过来比起这么快就打完了这件事,摆在他面前的另一件显然更加诡异,他看向楼梯。

    校第一、考场上神一样的存在、平时冷冰冰不怎么搭理人的“邵湛”此刻正跟他面对面站着,身上穿着六中校服,只不过纽扣解开了两颗,比起以往多了几分随性。

    张峰懵逼了,这相遇实在来得突然,谁能告诉他这种时候为什么学神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张峰:“学神,你……你也来网吧上网?”

    许盛脑子里也很乱,懵逼程度不亚于张峰。

    他在外传言是多,不守规矩也是真的,但有一部分却是无稽之谈,尤其是最著名的五打一,都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传出来的。

    许盛想到这里,看着地上五具“尸体”。

    许盛缓了口气,一瞬间有点迷茫,也有些绝望,他松开扶手:“不是,我找他有点事。”

    张峰:“?”

    许盛来之前设想过很多种情况。

    比如看到“自己”躺在地上,被人暴揍,打得鼻青眼肿。

    再或者早已经找机会溜走。

    这无数种猜想里,唯独没有一条符合面前这个情况:邵湛真一挑五把人给打趴了。

    ……

    许盛说完也顾不上张峰会怎么想了,直接问邵湛:“你没事吧。”

    邵湛也正好要找他,说好的三分钟,结果这人现在才到,他脸色不是很好:“你来得还可以再慢点。”

    邵湛没想打架,他推开网吧出入门之前想了不下三个方案,然而一出去,对面直接挥拳上来,一点周旋的余地都没有。

    许盛为了赶过来累得半死,但毕竟是自己惹出来的事儿,让邵湛背锅确实不厚道。

    “老孟找我多聊了两句,”许盛微微弯着腰,这会儿说话还带着喘,语气尽量平和地说:“看到消息我就赶来了。”

    消息?

    这两人还加上好友了?

    于是张峰在段时间内受到几次猛烈冲击之后,迎来了最强劲的一击,他眼睁睁看着学神说完,然后两个人顺着楼梯口一起下去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们俩关系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张峰摸不着头脑,网吧里其他同学在喊他,他挠挠头,没有细想:“来了来了,等我一下。”

    楼下不远处有家便利店。

    这家便利店在六中学生群体里颇有口碑。因为离学校不远,加上除了卖零食杂货以外,照顾到平日出校吃饭的学生,还会卖些寿司卷、盒饭,所以平时有不少学生中午或是放学后会来光顾。

    时间长了店里专门开辟出一小块用餐区域——所谓的用餐区也就是在进门靠窗位置加了简易餐桌以及几把椅子。

    这个点来来去去的学生已经很少,许盛拉着邵湛推门进去的时候用餐区刚好没人。

    许盛:“你坐那等着,我去买药。”

    邵湛抬手用指腹擦了擦嘴角:“不用,小伤。”

    比起这个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的伤口,他更想先搞清楚网吧打架到底怎么回事。

    他说着,直接去抓许盛的校服衣领,不轻不重地把人给逮回来:“先解释。那帮人,都谁,来干什么的。”

    许盛不觉得是小伤,尤其在这张脸还是他自己的情况下:“对你来说可能是小伤,但对我来说并不小,处理不好会留疤,有损我的形象。”

    “……”

    “所以,”许盛指指用餐区,“自己找个位置坐着。”

    许盛在货架上找到瓶碘伏,又拿了袋棉签,考虑到刚放学两人都没来得及吃饭,许盛顺手从保鲜柜里抓了两条寿司卷。

    便利店老板扫完几样东西问:“寿司加热吗?”

    “加热,”许盛摸出来一张零钱,递过去,“谢谢。”

    加热时间两分钟。

    等许盛拎着几样东西过来的时候,邵湛正低头摆弄手机,远远看着,这模样,这身衣服、还有嘴角新鲜出炉的伤口……说他不是不良都没人会信。

    这一天天过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

    许盛这会儿才真正从刚才网吧事件里缓过神。

    “今天这事,”许盛不知道怎么说,“我是真没想到他们还会找过来。”

    邵湛抬眼看他:“继续。”

    许盛简述那天去网吧发生的事:“没什么大矛盾,就是随口唬了他们几句,估计他们是回去之后反应过来了。”

    许盛的唬人,包括但不限于:

    你知道我是谁吗,道上赫赫有名x哥,不认识出去打听打听,来,给你们讲讲我x哥当年七进七出少管所的故事。

    论打人,许盛是真没打。

    他也不是动不动就跟人用拳头说话的激进派,本着能动口就不动手的原则,许盛那天挑了摞顺眼的杂货堆往上头一坐,开始细数自己当大哥的那些年,信口胡诌出一个“许飞龙”的社会马甲,绘声绘色讲述自己七进七出少管所的故事:“我?龙哥这名号你们都没听过?你们这届混混不行啊……我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蹲少管所。”说到这,他将语气一压,“知道我为什么进去吗。”

    邵湛听到这,把手机扔边上,算是理解为什么今天那帮人一上来就挥拳,被人忽悠之后满心以为这就是个绣花枕头:“你还七进七出少管所?”

    许盛摸摸鼻子,也觉得羞耻:“瞎扯的。”

    心理素质这个东西,是可以后天锻炼的。

    两人经过这几天层出不穷的意外历练,面对今天这事居然也能很快平静下来。

    邵湛:“你在道上还有什么故事。”

    许盛:“应该是没了,你以后可以放心上网。”

    说是有损形象,这里头多少也存了些愧疚成分。

    让一个能倒背校规的学霸被迫打架,要是让孟国伟或是任何一科老师知道,肯定活扒了他。

    ……

    许盛说着把东西放桌上,俯身拧开碘伏瓶盖,抽出来一根棉签,然后强行捏着邵湛的下巴强迫他抬头。

    这么近距离对着自己的脸,感觉难免奇怪,许盛握着棉签说:“可能会有点疼,我尽量轻点。”

    邵湛想说真用不着。

    然而下一秒,嘴角处传来轻微刺痛和凉意。

    他意识到许盛的动作真的很轻,凑得也是真的近,近得他都能数清“自己”的睫毛。

    有放学晚走的学生拐来便利店买东西吃。

    是两位背着书包的女生,估计是放学留下来做值日的值日生,两人推开门,还没往里头走,其中一位突然停下脚步:“怎么了?”

    另一位也跟着回头,然后两人都看到用餐区一幕——

    穿着六中校服的少年俯身,在给另一个上药,由于两个人都在角落里,即使视线被遮挡、还是一眼就认出另一位是经常在学校升旗仪式后发表检讨的那位。

    好像撞破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两人一起回寝室楼,进门前,许盛把手里那袋药递过去:“记得涂,一天三次。”

    邵湛勉强接下这个任务,同时也提醒他:“练字,二十页。”

    许盛:“……”不说他都忘了。

    由于意外让邵湛收拾烂摊子,许盛今晚的二十页字帖写得格外认真,字帖上怎么写他就怎么描,没有独创字体也没有发生从田字格里飞出去的情况。

    等他从字帖里抬头,发现这玩意儿似乎还真有点成效。

    他的字平时就是草,压根没有“拘束”自己的意识,现在有了意识之后,写出来的字比以前好不少。

    许盛扔写完下笔,打算洗漱完睡觉。

    脑子里一时间却闪过很多念头,最后定格在邵湛坐在杂货堆上那一幕。

    邵湛这个人身上仿佛有什么他猜不透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刹那间,他甚至觉得那或许才更接近真实的、不为人知的那个他。

    第二天,许盛依旧以“邵湛”的身份进教室上早自习。

    不出三分钟,他听到前排同学在补作业中途说了一句:“你们知道吗,校霸校外打架一打五那个事是真的。”

    八卦这种东西,无中生有的速度都超乎人的想象,更何况是有事实根据支撑的八卦。

    前排同学又感慨一句:“看来有些东西,真的不是无风不起浪啊!我之前还一直不相信,居然是真的。”

    许盛:“……”

    许盛发现自己现在算是在邵湛的帮助下,彻底将这个传闻坐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