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这题超纲了 > 16、第十六章
    ()    候俊他们几个人都是住宿生,七班住宿生按比例上来说不算少,加起来能有十个,理论上住宿生吃过晚饭之后还应该回教室上晚自习。

    孟国伟也在强调:“别以为到周末就可以放假了啊,你们现在正是非常关键的时候,高二,是一个承上启下的阶段,别总指望着高三还会有几轮总复习就懈怠……”

    同学拖拖拉拉地回答:“知道了。”

    许盛转着笔,还记得自己身上这个“让邵湛专心写题”的神圣使命,他隐约听见后门传来一阵脚步声,这阵脚步声步子放得很慢,他扭头——果然是迈着小碎步偷偷摸摸准备从后门摸进来的张峰。

    张峰不知道他们班下课没有,想来找许盛唠会儿嗑,因此行动显得特别猥琐。

    张峰刚小心翼翼从后窗探出半只脑袋,许盛眼疾手快想去抢邵湛手里的试卷和笔。

    “老大!”

    事件只发生在短短两秒内。

    由于外力拉拽,邵湛纸上那个根号往外拖出去几厘米,他抬眼,想问许盛想干什么。

    许盛见来不及抢试卷,只好退而求其次。

    于是张峰从窗口把脑袋完探进来,看到的就是最近越发高冷的“许盛”桌面上摊着张卷子,手里握支笔,而学神的手刚好覆在他握笔的手上。

    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

    这该死的,令人捉摸不透,又有点暧昧的姿势。

    “……”

    “你们俩,在干什么?”张峰恍惚道。

    许盛也恍惚,他握上去的时候压根没想那么多,完是来不及把纸笔抢过来。

    倒是邵湛反应过来了,他暗示:“在讲题。”

    “啊,”许盛接到暗示,接过话,“对,我在给他讲题。”

    “许,”许盛没松手,本想称呼许盛,但自己念自己名字总觉得奇怪,于是“许”字转个弯,“同桌,这道题听明白没有,没听明白我再给你讲一遍。”

    邵湛哪敢让他讲,这人怕是连题目都看不明白:“听明白了。”

    许盛深谙做戏做套的道理,紧接着他搬出一套听起来貌似没问题,但完没有知识含量的话:“以后遇到这种题目,不要着急,先把题目仔细审清楚、清楚考点之后再下笔。”

    许盛丝毫不考虑自己平时的学习水平,张口就来:“你说它难吗?一点也不难,这种题目就是送分题,闭着眼睛答都能拿分。”

    邵湛曲起食指骨节,顶在许盛掌心当做警告,冷声说:“讲完了吗。”

    许盛松开手。

    最近这段时间天气还是闷热,许盛手心微微出汗,明明握的是自己的手……怎么感觉还是有点说不上的怪。

    张峰更是觉得他们俩奇怪:“等会儿,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你在学习?”

    他说着往桌上看一眼,发现草稿纸上的字迹确实是学神的,看样子他们“学习”的不止一道题,极有可能整节班会课两人都凑在一起,手着握手讲题。

    邵湛用一种“请你离开”的语气问:“你有事吗。”

    张峰挠挠头:“我就是想问你网吧……”网吧是什么情况。

    邵湛以为他又来喊他出去上网,他对这项活动实在没兴趣,免得日后后患无穷,于是借着许盛刚才说的那番话,借题发挥打断道:“张峰。”

    自己的兄弟什么时候这么严肃又郑重地喊过他名,张峰忍不住站直了。

    邵湛又说:“我觉得你也应该把心思多放在学习上。”

    张峰空白一秒:“啊?”

    张峰空白过后,心说:

    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是考试能交白卷、上课从不听讲、每天罚站的许盛能说出来的话吗?

    许盛“咳”了一声,怕邵湛接下去再说什么让张峰怀疑人生的话来:“放学了,你也赶紧回去吧,我们还有几道题要讲。”

    张峰看看学神,再看一眼许盛。

    他实在是难以接受,为什么,他的兄弟变了!

    不过短短几天,他就不再是那个跟他一块儿上网的许盛了,他渐渐变得令人陌生!

    张峰往楼梯口走的时候,甚至走出同手同脚的步伐:“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讲题……”

    孟国伟唠叨一堆才摆摆手让同学们下课。

    许盛下课后直接回宿舍,睡一觉起来刚好错开饭点,他正想着等会儿去校外随便吃点什么,手机屏幕亮起。

    上面没有多余的话,精简得像手机备忘录。

    邵湛:晚自习6点15分。

    许盛人生里哪经历过晚自习这种东西,简单吃过饭,掐着点进班,班里住宿生差不多已经到齐了。邵湛不在,说是晚点来。

    侯俊他们都换了位置,集体往后排坐,怕顾阎王晚自习查课、能多靠后就多靠后。

    几个人头靠着头,围成一圈,听到有人来了,侯俊一个激灵:“有人有人!”

    “我操,顾阎王查课?”

    其他人也纷纷坐回去,坐回去后见到是“邵湛”,又松口气:“学神,你吓死我们了。”

    这场面许盛熟得不能再熟,肯定在偷摸打游戏,以前高一这种小团体以他为中心,能在教室后排围好几圈,他笑了笑说:“我刚路过顾阎王办公室,他人不在,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们接着玩。”

    侯俊愣住几秒,他们虽然都崇拜学神,但要说熟悉还真是完不熟,他们也压根不敢凑上去——哪见过学神这么平易近人的模样。

    许盛想到晚自习要上足足三个小时就头疼,他脚步一顿,转到侯俊后面的空位上:“我能坐这吗。”

    侯俊顿时觉得自己这块小角落蓬荜生辉:“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许盛第一次发觉学神这身份还挺好用,要是搁“许盛”身上这帮人立马作鸟兽散。

    侯俊把藏在桌肚里的手机拿出来,几人继续打没结束的一局。

    “猴哥,对面草丛有个人。”

    “对对对,靠,他好像要狙你。”

    侯俊:“看我这一枪爆头!同学们,准备好为你们猴哥喝彩。”

    喝彩声并没有如约响起。

    沉默间,有人说:“你这技术,不行啊……打了十枪一枪没中。”

    他们玩的是一款时下热门的枪击类游戏,许盛那个号已经打进服排名前百。

    刚分班,许盛对高二七班同学并不熟悉,平时大家都一副认真上课的样子,完没想到还会看到班长带头打游戏的一幕。

    看来是平时过得太压抑,毕竟都是十几岁的少年人,哪憋得住心里这一腔热血。

    侯俊眼看手机屏幕里的角色血条蹭蹭往下掉,正做好再开一局的准备——一只手却横着从边上伸出来,那只手骨节虽分明,看着却跟没使劲儿似的、随意在屏幕上轻点,拖着角色轻易避开对面攻击,硬是借着骚成“s”型的走位成功躲进一处死角。

    “牛逼啊。”

    侯俊惊叹:“简直绝处逢生。”

    然后他才回头想看看是谁,顺手那只手、入目看到熟悉的灰蓝色校服,板正的校服被他穿出几分恣意,由于隔着一排桌椅的缘故,“邵湛”的手能伸过来完是因为他整个人直接侧身跨过半张桌子,坐在课桌上,一条长腿随意盘着。

    许盛操作完,收回手说:“从他那个角度打不到这,下次往视线死角跑就行。”

    侯俊啪啪拍手:“除了牛逼,我找不到第二个词,所以请容我再说一句,太牛逼了。”

    同学和同学之间的感情,建立得就是那么简单。

    两局之后,中心位换人。

    许盛被围在中间。

    不光是打游戏,几个人已经称兄道弟,许盛被大家亲切地称呼为“湛哥”,而许盛也管侯俊叫“猴子”。

    邵湛进班之前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有人问:“湛哥,你平时也爱玩游戏?”

    许盛下意识想说不喜欢玩游戏那还算当代正常青年吗,但就在即将说出口的一刹那,他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谁。

    “还行吧,”许盛操作角色进房区,趁着手机屏幕里穿迷彩服的角色自动弯腰捡装备中途说,“我玩游戏主要是为了锻炼我的思维模式和反应能力,从而提高学习效率。”

    “湛哥这思想境界,”侯俊边上的男生说,“跟我们普通人果然不一样。”

    那位男生许盛有印象,刚才选班委的时候他几乎以票通过,最终担任体育委员一职。

    体委叫谭凯,一米七不到的个头,离其他班人高马大的体委形象相差甚远,头发剪得像“子弹”、中间略长些,根根竖起。

    谭凯:“那这个能提高学习效率的思维模式,能具体一点跟我们说一下吗。”

    “行,”许盛正好操作角色掏出道具,“比如这个手.雷,看到它你能想到什么?”

    谭凯不明所以:“什么?”

    许盛把手.雷扔出去,刚才扯过的鬼话怎么也得继续扯下去,他冷静地说:“抛物线。”

    但愿这兄弟别问他抛物线公式定理。

    他除了知道这个专有名词以外,其他一概不知。

    好在谭凯光顾着震惊,很难让他现场来一段抛物线公式讲解,他目瞪口呆,继而真心实意地说:“我服了!这实在是令人惭愧,我玩游戏居然只是为了玩。”

    “湛哥果然是学神。”

    “难怪人家手.雷扔得准!这玩游戏简直是活学活用啊。”

    邵湛的脸色在几人七嘴八舌下,越来越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