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这题超纲了 > 20、第二十章
    ()    熄灯后的寝室漆黑一片,只剩手机屏幕发出荧荧的光,照在“邵湛”那张自带高冷滤镜的脸上,少年眉眼锋利、自有一种逼人的压迫感,能被万千迷妹投到第一不是没有原因。

    但现在许盛没有心思去想投票的事,不管谁是第一都已经无所谓,他满心都是:

    让他退学吧。

    ……让他离开这所学校!

    不,还是干脆让他死吧。

    私人时间,许盛没再穿学校那套校服,他也没问邵湛多要几套衣服,穿的是自己衣柜里随手抓过来的t恤,邵湛身形跟他差得不多,衣服又都是均码,身高相差几厘米影响不大。如果说白天邵湛顶着他的壳子行走间有种“校霸”气质的话,那不穿校服的邵湛本尊冲击力更大一些。

    许盛头一回洗完澡,闭着眼睛把衣服套上,照镜子的时候愣了半天。

    镜子里的少年脱离中规中矩的校服压制后,浑身上下那股劲肆无忌惮地往外散开,看起来简直是校霸本霸。

    邵湛的票数仍处于停滞状态。

    1102楼:……

    1103楼:…………

    1104楼:其实我也很想打一串省略号,因为现在世界上所有的词汇都没办法表达出我此刻的心情和我的所思所感,但我还是想问一句,这他妈,是什么情况?!

    这情况太惊悚了好吗!

    试想一下当你在为偶像疯狂打投的时候,偶像本人真身下场为对家说话,彩虹屁吹了一长串,搁哪位粉丝身上都得崩。

    1105楼:是本人吗,真的是本人?

    1106楼:是本人,学神这id还有谁不认识吗,校都知道。

    1107楼:所以,是我想的那样?

    1108楼:也是我想的那样吗?

    这一刻,包括扬言要开小号帮“湛哥”守位的谭凯和侯俊也疯了,所有人想的都是:原来学神那么仰慕校霸?原来这两个人竟是这样?!这是什么品学兼优好学生和不良少年爱恨情仇的故事?

    ……

    几分钟过去。

    邵湛票数彻底停了,一票都没有再涨。

    邵湛迷妹们在集体迷茫、不知所措、慌乱中,不知道谁带头给许盛投起票,之后这帮慌乱的迷妹像是找到正确道路一样,都把手头的票给许盛。

    许盛的票数肉眼可见开始飞涨。

    微信消息不断在通知栏里闪烁。

    离当事人最近的张峰还担心许盛对这个评选不感兴趣,生怕他错过今晚的第一手瓜,迫不及待跑来转述这尴尬的场面,给许盛第二击:今晚的战场贼他妈刺激,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学神居然下场给你拉票。

    张峰:他说你的双眼,如桃花一般,你的鼻梁高挺,恨不能在你鼻梁上滑滑梯。还有最绝的一句,你的帅气让天地暗然,让万物失色!

    张峰:就是这句话好像有错别字啊,暗,应该是黯然吧。

    许盛:“……”

    好在张峰很快为学神找到适当理由:学神这么可能那么没有文化,一定是输入法的错。

    张峰说罢又激动起来,实时播报:兄弟,你第一了,第一名!

    现在一点也不想登顶的许盛缓缓阖上眼,票数越多他越想死。

    事态发展成这样,明天肯定躲不过去,就算邵湛不玩贴吧,谭凯和侯俊两个人都能上来轮番扒下他一层皮。

    他就算有十张嘴也兜不住。

    操,现在怎么办?

    许盛下床,抓了把头发,变成邵湛的第一天、高志博问他题目的那一刻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绝望过。

    要不然去自首?

    反正怎么想也兜不住,这事还是该商量一下,起码得让邵湛本尊做好心理准备,两个人才能一起波澜不惊地面对明天的狂风暴雨。

    许盛拉开门,做足心理准备才往前迈出去两步,站在对面寝室门前。

    虽然比起敲门,他更愿意右转去楼梯间,然后上楼,直接走上寝室楼天台,最后迎着风跳下去结束自己这短暂的一生。

    许盛伸手,曲起手指,敲门前又往后退了一步。

    他……敲不下去。

    于是许盛蹲下身,把手机从裤兜里掏出来,顺手扯了扯t恤领口,犹豫两秒点开微信。

    他和邵湛换手机之后几个主要的软件有重新换账号,贴吧那种令人意外的非常用app是真没想到。

    邵湛原先的微信联系人列表很空,除了许盛以外,剩下就是几个老师同学。

    分类清晰,最上面的分类是家人,然后才是学校,最后一个分类有点奇怪,许盛多看了一眼,是“南平”。

    许盛摸不准这个南平是不是他印象里的地名,c市边缘有几个小区块,南平区较偏。

    许盛无意窥探他人**,匆匆掠过,之前拿到手机之后就就切回自己的微信账号里去了,他对“邵湛”发过去一句:在不在。

    许盛又打:你开个门,有事跟你说。

    许盛继续:开门之前,你先做好心理准备,并同时在心里默念君子动口不动手,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同学之间要相互友爱……如果上述几句都发挥不了作用,你就想想现在谁是邵湛,自己的身体自己得爱惜。

    许盛这段话前脚刚发出去,后一秒面前的寝室门就开了。

    邵湛倚在门口,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刚洗完澡,头发还往下滴着水,没来得及擦头发手机就开始震。开门后一低头就看到蹲在他寝室门口玩手机的许盛。

    许盛垂着头,脸几乎埋进膝盖里,手机也摆在膝盖上,只看得到一截后颈和碎发。

    见他开门,许盛这才抬头。

    “蹲着干什么,”邵湛侧过身,“进来。”

    许盛慢慢吞吞起身,进去之前确认一下自己的人生安:“你看消息了吗。”

    邵湛身上带着湿气,还有刚洗过澡的沐浴露味儿,一靠近便凌冽地袭过来:“如果上述几句都发挥不了作用,我不会管你现在是谁。”

    “……”看来是看了。

    许盛摸摸鼻子,觉得自己怕是无论如何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邵湛寝室他来的次数不多,醒过来那次光顾着震惊,后知后觉才发现邵湛这寝室整洁得过分,就跟他这个人一样,如非必要,不会放多余的东西。

    邵湛把椅子拖出来,许盛坐上去总感觉像是在等待受刑,邵湛则倚在书桌桌沿,两个人正好对着。

    许盛先用一句无足轻重的话当开场白:“你刚才在写试卷?”

    许盛甚至想说‘晚上吃了吗’,邵湛垂着眼,看不清神色,只有三个字回应:“少废话。”

    “说重点。”

    邵湛大概能猜到是许盛又惹了什么事,自从打雷那天后意外层出不穷,几乎没消停过,因此就算真发生什么事他也并不会意外。

    无非就是闹点乌龙,人设塌一塌。

    ……在看到许盛递过来的手机之前,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许盛在把手机递出去的一瞬间,就发挥自己惊人的弹跳力,往后退两步,直接退到门口。

    熄灯后的寝室里,是死一样的沉寂。

    许盛由于看不太清,往后退的时候不知道踢翻了什么东西,他只能借着手机那点光去看邵湛变化莫测的神情。

    邵湛很快看完,大致明白过来这是一个什么事件,他平时不关注这些活动,多费了一点心思才明白评选的大致流程。

    等他从许盛那篇“文采斐然”的小作文里抽离出来,别说人设了,他仿佛看到整个世界都在他眼前坍塌,并且边坍塌边循环着一句文笔烂如狗屎一般的“桃花般迷人的双眸”。

    “我得解释一下,”许盛说,“我忘了这是你账号。”至于他为什么要上贴吧给自己发这么一段话,这个略过不解释,解释起来过于羞耻。

    “你怎么不把自己给忘了。”

    “……”

    “文笔还能再烂点吗?”

    “……”

    邵湛每说一句就往前走,最后在他面前站定。

    许盛后背抵着门,面前是邵湛浑身上下都带着冰渣子的气息,邵湛逼近他,似乎是笑了一下:“语文作文没见你写那么长。”

    许盛还真以为邵湛真不管他到底是谁也要当场打死他,然而下一秒他听到门锁被拉开的声音,邵湛拉开门,看出他在想什么:“打死你要是有用的话,你现在已经不在这了,还有,黯然失色的黯不那么写。”

    许盛:“我能走了?”

    打死没用,现在在这里僵持着也没用。

    邵湛松开手,强压下所有情绪说:“明天要是解决不了,你就自尽吧。”

    许盛从邵湛手里死里逃生,勉强可以继续苟活下去,回去之后一整晚没睡着,活像一个面对公关危机的艺人。

    许盛本以为他起码能活到早自习之前,然而没等到早自习,七班吃瓜代表侯俊和谭凯两个人特意登寝拜访——

    昨夜,是临江六中所有参与投票的人的不眠夜。

    侯俊和谭凯两人更是难眠!

    谭凯去之前先和侯俊碰面:“猴哥,我都干了些什么啊,我还跟湛哥说我会投你,难怪我每次说出这句话,湛哥的表情总是有一丝不寻常……这一丝不寻常现在细细回想,可不就是那个意思吗!”

    侯俊震惊:“我操,还有这种事?原来早有迹象?”

    谭凯说:“那眼神,仿佛就在诉说着‘你为什么不投许盛’,是了,我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

    两人聊着天,一路恍恍惚惚地从楼梯口下去。

    他们起得早,寝室楼里还没什么人活动。

    谭凯鼓起勇气敲了两下门,门里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说:“等会儿。”

    陌生主要源自于,这很明显不是学神的声音。

    熟悉这一点就更明显了,因为虽然不是学神的声音,但总觉得在哪儿听过,尤其耳熟。

    侯俊疑惑:“会不会敲错门了。”

    谭凯很肯定:“不可能,湛哥就住这!”

    谭凯话音刚落,门正好开了。

    这个点实在太早,邵湛以为敲门得是许盛,再加上在这寝室住习惯了很多行为都已经成为条件反射。当然他平时不会这么不谨慎,最重要的是因为许盛那篇小作文他也几乎一晚上没睡好,结果他刚套上衣服,头发凌乱,对上呆若木鸡的两双眼。

    邵湛:“……”

    谭凯:“……”

    侯俊:“……”

    如果说谭凯和侯俊来之前还只是猜疑的话,这会儿世界观是真的裂了:开门的怎么是许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