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这题超纲了 > 21、第二十一章
    ()    三个人面对面,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邵湛这幅样子明显就是刚从床上起来,眯着眼,单手扶在颈后,另一手搭在门锁上,天气明明燥热得很、而他眼底却像夹着风雪,令人望而生寒。

    只是现在这份寒意里,多了几分别的东西。

    比如……难得从他身上显现出的一丝慌乱,和无措。

    沉默还在诡异地持续着。

    邵湛几乎都能从对面两人的表情里读出字来,谭凯的脸上飘着一行:湛哥和校霸到底怎么回事,昨天的事肯定是真的了吧,这……这、这竟然都同居上了。

    侯俊的则简单一点,他张着嘴,仿佛在说:我靠,铁锤啊。

    然后谭凯和侯俊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最后在心里无声呐喊:湛无不盛是真的。

    邵湛和许盛两人翻车之后都没有再继续关注评选进展,所以不知道在临江六中所有同学齐心协力的脑补、发挥之下,学神和校霸连cp名都有了。

    ——湛无不盛。

    这名字,高端,大气,既好看又好听。

    之前关于学神和校霸的传言就有不少,从棒棒糖事件就开始传两人不和传闻,现在回头望去,点点滴滴都是粮。

    这种不良少年和三好学生的配置设定,越想越上头。

    大家纷纷举起湛无不盛大旗。

    邵湛对这些一无所知,他只顾着思考现在摆在他面前的问题,说什么?说其实我和邵湛同学换了寝室?人在越是慌乱的情况下越容易出错,邵湛脑子里乱成一团。

    片刻后,他垂下手,冷静下来,先为自己出现在这间寝室找了一个合情合理的原因。

    “他有事出去了,”邵湛侧过身,展示这间确实只有他一个人的寝室,又伸手指指对面寝室,“我那屋水管有点问题,来借洗手间洗把脸。”

    这个解释确实合理。

    如果没有昨天晚上贴吧那件事的话,谭凯侯俊两人说不定真不会多想。

    然而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没有如果,谭凯和侯俊回神,勉强干笑道:“哈哈哈,哎呀,原来是这样,你们不用不好意思的,我们懂的。”

    不好意思什么。

    懂什么。

    邵湛额角一抽,耐着性子说:“你们找他有事的话,可以进来等他。”

    谭凯急忙说:“不不不找了,不打扰你们。”

    事已至此,还需要多说什么呢,自以为撞破一切的谭凯侯俊两人缓缓退回到楼道口:“我们先去教室了。”侯俊仍放不下他那颗班长心,又说,“今天早上顾阎王会来查课,尽量别迟到。”

    -醒了吗。

    -早上侯俊和谭凯过来敲门。

    -我开门了。

    ……

    许盛收到消息的时候刚睁开眼,匆匆扫完这几句话,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

    许盛哪里会想到自己离邵湛所说的那句“自尽”更近了一步。

    他昨晚实在睡不着,开始上网搜索公关危机解决案例,一晚看了不少,总结归纳分析出几大应对要点,他上课都没这么认真过——结果今天睁开眼醒来发现此时此刻、什么要点都不重要了。

    这他妈,艺人都没经历过这么严重的公关危机!

    许盛回复:……你现在在哪儿。

    邵湛:寝室。

    许盛:??

    离早自习上课时间还剩不到二十分钟,许盛简单收拾完,去敲对面寝室的门:“你不走?”

    邵湛第一次觉得许盛这个不爱上早自习的习惯,其实也挺好:“我不上早自习。”

    许盛:“……”

    敢情狂风暴雨都是他一个人的?!

    邵湛冷声下最后通牒:“给你一个早自习的时间,我来之前,解决完。”

    邵湛说完,便要关门。

    许盛拽着门把手,把门往回推,挤在门口不肯撒手:“一个早自习可能解决不完。”

    邵湛没说话,只用眼神示意他松手。

    许盛眼一闭,干脆耍起无赖:“要不然,我直接自尽吧。”

    清晨,校门口汽笛声不绝。

    学校门口的早餐铺坐满了人,也有一边咬着烧饼一边往校门里冲的,顾阎王神清气爽地站在校门口巡视。

    许盛出校买早餐之前翻半天都没有找到一次性口罩,恨不得埋着头走路。

    谣言虽然传得凶,但正常情况下也不可能发生陌生同学为了八卦凑上来问东问西这种情况,许盛从踏出寝室楼的那一刻,收获的的只是一些奇怪的目光和窃窃私语,充满探究、迷惑……甚至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狂热。

    顾阎王却是高高兴兴地把他拦下:“邵湛啊,最近学习情况怎么样?”

    许盛斟酌着说:“挺好。”

    顾阎王:“学习上有没有遇到什么难点?可以常来我办公室找我。”

    许盛被拦在校门口,收获的复杂目光更多,想赶紧结束话题:“都简单,如果非要说难点,可能就是太简单。”

    “……”顾阎王心说这不愧是他的得意门生。

    许盛边回答边往校外跑:“我还赶着上课,顾主任,下次有空再聊。”

    买过早饭,许盛还是感觉仿佛世界的人都在盯着他,能一人从背后把他盯出一个窟窿。这要是再来一首bg就跟电影里演的主角出街一样。

    楼道口有人小声说:“是学神哎,学神和校霸……”

    “学神昨天的评论真的是他自己写的吗。”

    “桃花般……”

    许盛虽然听不清整个句子到底在说什么,但走到哪儿都能听见关键词“学神”、“校霸”还有“桃花”。

    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桃花了,也不想再听到这两个字。

    许盛就跟渡劫似的,三两步跨上台阶,用最快的速度闪进班,紧接着看到令他望而生畏的一幕——

    七班人到齐大半,这帮同学不在补作业,不在背单词,也不在做任何与学习有关的事情,他们整整齐齐围在邵湛桌边,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得有三四圈。

    见许盛出现在门口,不知是谁高喊一声“学神来了”,那四圈人便齐刷刷回头。

    许盛:“……”

    他承认,他在进班之前已经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

    但。

    ……这他妈是什么大型公开处刑场。

    其他陌生同学确实是不好意思问,可七班同学不一样。

    大家都是同一个班的,开学快两周,怎么也跟陌生二字扯不到一起去,加上人的好奇心是藏不住的:“学神,早啊。”

    许盛心说,没心情跟你打招呼。

    另一位同学凑上前一点说:“学神,昨天贴吧的事儿怎么回事啊。”

    那名同学紧接着又来一句:“现在大家都说你仰慕校霸很久了,这是真的吗。”

    “……”

    几圈人你一言我一语,许盛被围在中间,他被围得连空气都钻不进来,满心窒息。就在这时身侧玻璃窗传开两下不轻不重的敲击声——其他人都背对着窗,从许盛这个角度看过去才能看到一截手腕、以及少年微曲的指节。

    下一秒,窗户被人拉开。

    一把极冷的、没什么平仄的声音传进来;“顾主任来了。”

    这五个字仿佛有魔力。

    登时几圈人立马散开,回到自己座位上正襟危坐,随便找本书摊开看,连头都不敢回。

    许盛松口气的同时,人潮散去,他刚好和窗外的人对上眼。

    窗外站着的是说他不来上早自习的邵湛。

    邵湛从后门进来,拉开椅子,等众人反应过来不对劲,刚好上课铃响。

    教室立刻安静下来。

    隔了会儿,许盛单手将课本支起来,上半身趴下去,侧过头问他:“你怎么来了。”

    许盛手上没使力,课本刚支起来没两秒就往外斜,邵湛看了一眼,低头装作打游戏,提醒他:“拿反了。”

    “……”许盛把书倒过来,“你不是说不上早自习吗。”

    “我不来上早自习,”邵湛开局前活动了一下几根手指,“你打算顶着我的身份说什么?”

    许盛确实是没想好。

    邵湛看了一眼手机上方的时间:“你还能多活半小时。”

    这半小时是决定性的半小时,人在事后总是总是能想出一些没经历前想不出的对策。早自习结束,许盛再度对上同学们好奇的目光,大脑高速运转,已经勉强承受住这一击:“什么贴吧?”

    有人解释:“就是有个校草评选……”

    许盛怎么说也是经过一晚上公关危机案例洗礼的人,现在头脑清晰,深知打死不承认是第一要点:“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觉得大家这种以貌取人的态度很不可取。”

    “……”

    “可那贴吧账号确实是你的。”

    “是啊,还特意写了五百七十一个字,用了七个感叹号。”

    许盛看似淡定的外表下波涛汹涌,你们为什么连标点符号都数得那么清楚?!

    有人调出昨天的帖子,递到许盛手里:“就是这个,桃花般……”

    许盛是真不想在再听到桃花这两个字,他及时接过,装作浏览两行的样子,并适时表达出三分愤慨和七分震惊:“谁盗我账号?”

    “我很少上贴吧,更不会发这些。”

    不管有没有人信,反正打死不能认。

    为了加深这一说辞的可信度,许盛不得不自己骂自己:“我怎么会有这么烂的文笔?”

    “……”

    许盛接着骂自己:“黯然的黯还能写错,用词乱七八糟,通篇语病。”

    “…………”

    许盛这几句话精准、到位,让所有人无法反驳。

    是啊,这稀烂的文笔摆在面前。

    学神可是语文作文从来都接近满分的人,每次考卷都会被各科老师复印下发,供人观赏,他们昨晚都过于震惊,沉浸在房子塌了的崩溃里。

    学神怎么可能会造出“如桃花般的双眸”这种句子?

    七班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孟国伟刚从其他班出来,夹着作业经过七班,呵斥道:“都干什么呢,我在一班就听见你们的声音了,是觉得时间还有很长是吧,开学都半个月了,我看你们到时候月考成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