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回(第1/2页)
    顾青看着眼前呈“丫”字形的岔路口,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

    三条岔路一条通往村东头她家,一条是离开村子往镇子里去的必经之路,最后一条……

    是通往吴建仁家的。

    这么多年没有再回到这个生养了自己的村子,顾青以为自己早就将这里的情形忘得差不多了,但这时却意外的发现,许是关于这里的记忆一直都存在于她的脑海深处,只需要一个引子,那些沉寂了多年的记忆便纷纷苏醒了。

    不过……

    顾青使劲儿摇了摇头,眼里有着不可置信。

    不,不对。

    明明自从离开了村子,她就再没有回来过,为何她又会出现在这里?

    她想想,这时候她应该在哪里呢?

    对了,她记得,她为了浩浩的病不惜放下自己所有的骄傲与尊严,上门去求吴建仁与张洁借钱未果,甚至不仅没有借到钱,还被张洁逮着机会狠狠挖苦了一番。

    张洁是怎么极尽所能的挖苦她的来着?

    “你不是很硬气,说什么自己一个人就能将孩子养活,绝对不会沾我们一点光的吗,怎么现在这就又找上门来了?”

    “你的脸皮是用什么做的?”

    “听说你当初还考上了大学,差一点就成了大学生,现在看来所谓的高材生也就是这么回事嘛,还不是照样的插足到别人的婚姻里来?”

    “也不知道你这么多年的书是不是都读到狗身上去了!”

    这尖刻的一字字一句句,都化作了利刃深深扎在了顾青的心里。

    更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周围众多的围观者的指指点点,以及眼里的鄙薄。

    在那个年代,背上婚姻里的第三者这样一个名声,本就是为所有人所不齿的。

    可即使被所有人鄙视着、指责着,顾青由始至终都紧抿着唇挺直着背脊。

    她不愧对任何人。

    再后来,回到那个所谓的“家”,看到本就病得重的浩浩不仅没有得到好的照料,反而青白着一张脸倒在床上,听着浩浩在她怀里低声说着“妈妈,我难受”,看着他最后闭上眼睛……

    自那之后,顾青就觉得自己的心彻底的死了。

    父母相继离世,唯一的弟弟也在替自己向张洁讨公道的途中遭遇车祸而亡,现在连仅剩的寄托浩浩都不在了,顾青哪里还会继续留在那个“家”里?

    她没有将浩浩留在这个村子里,而是执意将他火化了,带着他的骨灰离开了村子。

    离开之后,她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可是……

    既然她从来没有回来过,那现在,她又怎么会在村子里?

    顾青眼里一片迷茫。

    也就是这时,她听到了一个让她觉得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青青,青青,你怎么了?”

    循着声音望过去,顾青看到了同样有多年未见的吴建红。

    顾青离开村子的时候,吴建红已经风风光光的嫁给了镇长的儿子,可是现在出现在顾青眼前的吴建红,却还是十七八岁、略有些生涩的模样。

    她虽然肤色有些黑,但五官姣好,梳了两条麻花辫,身上穿了一件用如今最紧俏最流行的的确良做的白衬衣,如绸缎一样光滑的料子裁剪得宜,将她姣好的身材显露无遗,下身则穿了一条红蓝的碎花裙子,边角还小心翼翼的打了褶。

    虽然以顾青三十多年后的眼光来看,这样的打扮无疑很是土气,但在八十年代初期,这无疑就是最时髦最亮眼的装扮了。

    记忆里……

    十七八岁时的吴建红,好像就是这个模样。

    发现顾青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衬衣,吴建红眼中闪过得意,唇角微微往后勾了勾,甚至还不着痕迹的挺了挺胸。

    “青青,你也觉得这件衬衣好看吧?”吴建红语调微微上扬,这时候的她还有些生涩,自然也不能将语气中的自得完好的隐藏起来,“……申海那边早些年就流行起这种的确良了,不过咱们这里倒是近两年才见着有,听说县里的供销社每次有新到的料子,都会很快的被人一抢而空,这还是我大……哥给我寄回来的料子……”

    听着这些话,顾青更确定自己这是在做梦了,而且还是梦到了三十多年前的事。

    不过,即使是在做梦,其实也能看出来很多自己以前压根儿就没有注意的问题。

    吴家的家境在村子里也只能算是中等,放在八十年代初期,也就只是能保证温饱而已,前几年吴建仁考上大学,都还是靠了村子里的乡亲们凑的路费。

    而吴建红身上的这件的确良做的衬衣……

    的确良价格不菲,做这样一件衬衣可得花不少钱,以吴家老俩口那有一分钱都恨不得花在吴建仁身上的性子,他们又哪里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