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捡来的(第1/2页)
    当然了,说是一定要说的。

    只不过,说多少,又该怎么说,就是需要仔细考虑的了。

    顾青略顿了顿,道:“妈,我无意之间知道了一些事,关于吴建仁的,等过两天爸回来了,我再与您和爸说,好吗?”

    杨秀芸心里一突。

    只这么一瞬间,她就意会到了,顾青所说的一些事,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否则,又怎么会让顾青生出了要退亲的想法呢?

    杨秀芸突然就心疼起自家闺女来。

    也不知道,她的青青,是受了什么样的委屈,才会在她面前说出要退亲这样的话来。

    只这样一想,杨秀芸便不想再问下去了,再问下去也只能让青青难受,与其让青青把话说两遍,倒不如等过两天当家的回来了之后一块儿说。

    她于是点了点头:“好好好,那咱们就等你爸回来再说,妈不问了啊。”

    顾青心头一暖。

    前世的她,自从失去了所有的家人,又何尝有人再这样关心过她呢?

    或许……

    是有的吧。

    顾青的脑中浮现出前世经历的一些事。

    不过,她随即就摇了摇头,将这些不该有的思绪都甩出脑袋。

    她重生了,前世的种种便也算是作了一个了结了,既然如此,又何需多想。

    母女俩正说着话呢,顾白就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妈,姐,你们在说什么呢,什么等咱爸回来再说?”顾白一边说着话,一边跑到院子里的井边,打了半桶水上来,舀了一瓢便往头上淋去。

    杨秀芸见状眼睛一瞪,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臭小子,跑了一身的汗还敢用凉水冲,你怎么不上天?”杨秀芸一巴掌拍在顾白的后背上,直接将顾白拍得一个踉跄,然后才回答了顾白的问题,“还好意思问我要跟你爸说什么,当然是说你怎么见天儿的在家气我,好让你爸狠狠收拾你一顿!”

    顾白于是满脸的哀怨。

    他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捡来的。

    顾青看着母亲和弟弟的互动,心头因为吴建仁而生出的戾气倒是就这样压了下去。

    虽然经历了前世的那些苦难,但她何其幸运,能够有这样一次重来的机会,让她能够弥补前世的种种遗憾,与父母弟弟重新相聚。

    有这样的幸运,她还有什么过不去的?

    当然了,吴建仁那里,她总不能让他一直这样得意的。

    否则……

    她有了前世的记忆能从老吴家那个坑里出来,别的姑娘可就不一定了。

    毕竟,在村子里,甚至是周围的十里八乡的姑娘眼里,吴建仁可是她们梦寐以求的好对象来着,要是吴建仁真的流露出想要与哪个姑娘结亲的意思,怕是还真会得逞。

    顾青摇了摇头。

    这些,都要先等退亲之后再说。

    杨秀芸将不爱惜自己身体的顾白收拾了一通,然后又催着顾白先去洗个热水澡,等顾白洗完澡重新走出来,她才指挥道:“小白,咱家井里还镇着一个西瓜呢,现在吃应该正正好,赶紧去把西瓜切了……”

    西瓜是自家自留地里种的。

    顾青喜欢吃西瓜,但这年头想吃点水果不容易,杨秀芸干脆就找了点西瓜种子在自留地里种了点,原本也只是想让闺女解解馋,没想到这种出来的西瓜味道还真不错。

    “妈,我都说了很多遍了,不要叫我小白!”顾白满脸的不乐意,但他也没停着,先是将西瓜从井里取出来,一边拿刀切瓜,一边很是心酸地道,“妈,我很认真的问您,我是不是您捡来的啊?”

    杨秀芸又是气又是笑的。

    她从顾白手里接过西瓜,先是咬了一口,品尝着嘴里的甘甜,然后道:“小白呀,还真是叫你给说中了,事情是这么着的,十三年前的农历五月初十,天气也正热着,那时候咱家院子里还没打井的,傍晚我提了一家人的衣服到河边去洗,正洗到一半呢,就见着上游飘下来一只木盆,我好奇呀,就把木盆勾过来,一瞧,盆里躺着一个男婴……”

    噗!

    顾青和顾白都差点被嘴里的西瓜给呛着。

    顾青倒还好,只是咳了两声,但顾白就惨了,他不仅被呛着了,还咬着了舌头,咳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嘴里又疼得厉害,好不容易才缓了过来。

    “妈!”顾白直跳脚,“您以为我还是三岁小孩啊,尽拿西游记里的桥段来糊弄我!”

    杨秀芸和顾青便都“哈哈”笑出声。

    顾白这话也是有原因的。

    这年头没什么娱乐活动,很多人就爱逗别人家的孩子,有些甚至还不能用逗来形容,就比如顾白,在他小的时候就老是听村里的人逗他说他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