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常松(第1/2页)
    顾青挥了挥手:“老板娘,你先前也说了,国家的政策松动了,也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吗,你们这不是响应国家的号召么,哪里算得上什么挖社会主义的墙角?再说了,现在都已经改革开放了,可没有前些年那么多的罪名。”

    老板娘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一双眼睛却是越来越亮。

    很明显,顾青的这些话,算是说到了老板娘的心里去,而且她的心里也有了决定了。

    过了好一会儿,老板娘才站起身,大手一挥,道:“小姑娘,听了你这些话啊,我这心里可总算是通透了,用你们读书人的话来说,那就是什么听了你的话,胜读了十年的书,今天这顿饭,姐姐请你们吃了,以后要是馋了尽管到姐这里来,姐让你们姐夫给你们做好吃的!”

    老板娘看着二十六七的样子,顾青三人叫声“姐”也确实不吃亏。

    她当然不是装大方,而是,她是真的意识到了顾青先前那番话的价值,而且觉得顾青的建议确实可行。

    先前来她店里吃饭的不少人,不就是因为手里没有粮票而又离开的吗?

    要是她这里首开先河,吃饭不要粮票,就是比国营饭店里贵那么一点,也肯定有人愿意来!

    还有收粮食的事……

    老板娘越盘算越觉得大有可为。

    顾青笑了笑。

    她也只是随口这样一说而已,并没有指着能因为提了个建议就免饭钱。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深市,在被伟人画了一个圈之后,正迎来了飞速的发展,也容纳了从国各地涌来的人群,这些人的粮食关系大多都没有转到深市来,自然也就没有粮票,由此引发了吃饭难的问题。

    由这个问题为引,深市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开始尝试取消粮票。

    这也成了后来国取消粮票的引子。

    深市现在可谓是国瞩目,但凡是深市那里有点动静,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国各处,到时候总会有听到消息的人效仿,顾青也只不过是提前了这么一点点给了老板娘一个建议而已,能抵了一顿饭钱,倒也算是不错。

    她于是笑眯眯的对老板娘道:“那就多谢老板娘了,以后我们天天给这儿蹭饭吃,你可不要嫌烦。”

    老板娘闻言十分豪气地道:“尽管来,我这别的没有,吃的总不会缺,管饱!”

    然后又道:“我叫周红,你们可以叫我红姐。”

    “我叫顾青,”顾青道,“那是我同学兼好朋友林秀,和我的弟弟顾白。”

    周红笑着点头,因为心里高兴,又与顾青等人说了好一会儿话,嘱咐了顾青好几次,以后一定要再到她这里来吃饭,直到老板在厨房里喊上菜了,这才暂停下来,去厨房端菜。

    不一会儿,顾青点的三菜一汤就已经上桌了。

    这饭馆老板的手艺还真是不错,顾青点的几个菜虽然都是家常菜,却硬是被他做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可谓是很难得了。

    “赶紧趁热吃!”顾青招呼林秀和顾白。

    有周红先前那要免了饭钱的话,林秀和顾白这会儿也不嫌贵了,各自盛了一碗白米饭,就着美味吃得不亦乐乎。

    顾青见状心里高兴,也开始动筷。

    等到三人吃了大概一半的时候,周红和一名看着比她大个一两岁,身姿笔挺,眼光平正的男人一起走了出来。

    这应该就是红松饭馆的老板,也就是周红的丈夫了。

    顾青放下筷子,“红姐,这就是姐夫吗?”

    林秀和顾白虽然还没吃饱,但也跟着放下了筷子。

    见状,周红和那男人的眼里都闪过些淡淡的笑意。

    然后,周红笑着点头:“青青,秀秀,小白,这是你们姐夫常松。”

    顾青三人于是都唤了一声“姐夫”。

    不管是周红还是常松,虽然只认识了这么一会儿,但已经足够顾青看出来这两人都是可以结交之人了,因而这声“姐夫”叫得倒也是心甘情愿的。

    目光在常松的身上稍微停留了一会儿,顾青问道:“姐夫,你以前当过兵?”

    常松身姿笔挺,看着就真的跟一棵长得笔直的松树一般,走路之时每踏出一步都似经过了尺子量过的一般,也只有是当过兵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特征了。

    而且……

    看常松这明显是将这当作是本能的样子,应该还是才刚刚从部队里回来没多久。

    周红眼里一亮,道:“青青妹子,你这眼力可真是好,松哥这才刚刚退伍没两个月呢,到现在有时候都还当作自己是在队伍里,让人都没法儿说……”

    说的是埋怨的话,但语气里不仅没有埋怨,反而有些淡淡的骄傲。

    这个年代的人们对于军营的向往与热情,是后世的人没办法理解的,更不用说周红还是军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