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理直气壮(第1/2页)
    也正因为这样,今天的酒席,蓉城那边的人,除了一些与金铃关系很亲近的小姐妹过来凑热闹,其他人都是没有来的。

    圆脸女孩儿名叫方静,穿鹅黄色裙子的女孩是林岚,两人都是金铃最好的手帕交,这次也是特意从蓉城赶过来的。

    现在方静这样问刘莲,这不明摆着在问刘莲,她与金铃的关系又不是很亲近,怎么也跟着跑了过来呢?

    听到这样的话,刘莲能不生气吗?

    事实上,方静还真没有想这么多,她也就是随口这样一问,哪里能想到刘莲就能由她这一句话拐弯抹角的想这么远呢?

    虽然对方静的话很生气,但刘莲也清楚,方静的家世可一点都不比金铃差,比起她自己更是好了不止一点半点,她是得罪不起方静的。

    所以,就算心里再怎么生气,刘莲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心里再怎么憋屈得慌,但刘莲的面上还得带着笑容,道:“谁让我从小见着金铃姐就觉得亲切,现在金铃姐结婚了,就算要跑这么一趟,我也得第一时间来风评一下金铃姐的幸福呀!”

    听到刘莲这话,林岚的嘴角微微扯了一下。

    很明显,对于刘莲的话,林岚是不怎么相信的。

    刘莲哪里能注意不到林岚的表情,心里也因此而更怄得慌了。

    她想了想,干脆就直接起身,然后直接坐到了正在喝水的顾青身边。

    这么一来,自然也就引起了桌上其他人的注意。

    “小莲,这位是?”方静看着顾青,有些好奇地问道。

    听到有人问起,刘莲抿唇一笑:“这位是顾青,金铃姐可是说了,要不是在她家买到了合意的家具和衣服,她和小树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办婚礼呢!”

    说完话,刘莲就准备着想看顾青怎么被人往尘埃里踩。

    她可是再清楚不过的,这一桌坐的人都是与金铃交好的,就是性情也与金铃有些相似,别看这会儿她们面上笑意盈盈的看起来再无害不过,但实际上这些人要是轻视起一个人来,那是绝对会让人觉得无地自容的。

    当初最开始跟着母亲到蓉城时,刘莲就没少受这些人的奚落。

    现在她故意在这些人面前点出顾青的身份,想也知道,这些人对顾青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想到这里,刘莲就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

    就好像……

    看到顾青倒霉了,她就能洗掉当初因为受尽奚落而留下的耻辱一般。

    但,让刘莲没想到的是,听她这样一说,方静和林岚不仅没有像她所想的那样拿着鄙夷的目光看顾青,正相反,两个人的眼里都是一亮。

    “所以说,铃铃今天穿的几件衣服,都是你们家做的?还有她家新房里的家具,都是你们家打的?”方静一脸的兴致勃勃。

    作为金铃的手帕交,方静和林岚都是去新房看过的,而且还看过金铃穿那五件礼服的模样,当时两人都觉得有些惊叹,都没想到金铃在蓉城找了一遍都没有找到她喜欢的家具和礼服,倒是在安宁县这个小地方找到了。

    不过,两人看过那些家具和礼服之后,也不得不承认,家具的做工不输蓉城的大商场卖的,款式更是将商城里的家具甩了不知道几条街去。

    而几件礼服,着实是让方静和林岚看得都眼前一亮,要不是知道这几件礼服是金铃结婚当天要穿的,她们肯定就会一人抢一件走了。

    没想到,今天倒是在这里见着卖那些家具和衣服的人。

    年轻女孩儿哪有不爱美的,更别说方静和林岚这样手里不差钱的了。

    两个人都带着期待地看着顾青。

    顾青笑了笑:“都是我家的。”

    她知道刘莲对她没善意,也知道刘莲之所以在这里点出这件事来,无非就是想让桌上这些人看轻自己,但顾青并不觉得自己家里做生意有什么丢人的,不偷不抢,还符合国家政策,碍着谁什么了吗?

    所以,说话的时候,顾青的语气可别提有多理直气壮了。

    听顾青这样一说,方静连忙拉着林岚坐到了顾青的另一边,兴致勃勃地道:“原来就是你家的呀,铃铃前几天还说了要介绍你给我们认识呢,我还以为她说笑的,没想到今天你真的过来了!”

    林岚想想金铃的那几件衣服,也有些急切地道:“听铃铃说,你们家的衣服都是手工缝制的?”

    顾青心中一动。

    她现在大概明白金铃为什么要特意邀了她来参加婚礼了。

    也因为如此,顾青对于金铃不是不感激的。

    将这些感谢压下,顾青笑着道:“是,我家的衣服都是手工缝制的,如果你们喜欢刺绣的话,我舅妈学的是最正宗的蜀绣,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想想金铃那几件衣服上叫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