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算账(第1/2页)
    再则,池劲结婚,吴长安和向晚晴肯定会请他们的那些老朋友,而这些人哪一个也是身份不凡的,池家人要是能过来参加婚礼,再与这些人搭上关系,那以后的路子可不就更广些了?

    不得不说,池家人的算盘是打得啪啪响的。

    但是,真的通过吵闹把池劲引了过来,池家众人却又莫名的噤声,再没有之前与人吵闹时的理直气壮了。

    池劲确实是姓池的,可自从他参军之后,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池劲再没把自己当成是池家人,也再没把池家当作是家。

    最初时,池家众人还是不以为然的。

    在他们看来,池劲当时也就是个十几岁的小子,要是不靠着家里给的助力,又能在部队里干出什么名堂来?

    既然如此,那池劲就始终都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

    这样一个人,他有没有把池家当成是家,又哪里会让池家众人重视。

    甚至,池家的某些晚辈,为此还暗戳戳的觉得高兴呢。

    池家在蓉城虽然也是有名有姓的,但家里的资源也就这么多,而池家的人口也众多,多一个人,那就多一个人争抢资源,现在池劲自己不乐意往池家靠,那可不就意味着他们这些人多了机会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池家这些晚辈当然是再高兴不过的了。

    但在看到吴家重新起来,而池劲一点一点的崭露头角之后,池家众人却都有些后悔了。

    后悔当初吴家出事的时候他们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后悔后来刘雪进门之后,他们明知道池劲承受着什么,却都因为事不关己而选择视而不见,让池劲与他们离心。

    现在想想,在当时的情况下,他们哪怕只是对池劲表达一下自己的善意,哪怕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事,只怕池劲也会记得清清楚楚的。

    要是这样的话,他们今天又怎么可能会需要用这样的手段才能进这酒店。

    只可惜,时间是不能倒流的,这些人就是再怎么后悔,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池劲冷眼扫过这一大群人,目光落在池君生的脸上时还意味不明的轻“呵”了一声,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却让人很清楚的就能感受到他的轻视。

    这无疑将池君生给惹怒了。

    “孽子!”池君生厉声喝道,“难不成,你还想让我这个做父亲的来求着你不成?在部队里这么多年,倒是把一个‘孝’字给忘得干干净净了?”

    池君生虽然已经快五十了,但生了一张好皮相,再加上平时又注意保养,所以现在看起来也不过四十左右,再加上向来都是一副温文儒雅的模样,倒是很容易就能给人好感。

    这是顾青第一次见池君生。

    不过,池君生可没有给她留下任何的好印象。

    不仅仅是因为之前知道的池劲在池家遭遇了什么,最重要的是池君生对于池劲的指责。

    现在虽然不是那特殊年代了,但人们对于孝道却还是非常重视的,谁家要是出个不孝子,光是外人的唾沫星子都能将人给淹死,所以不是那种完不在乎外人视线和说法的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人乐意让自己头上多出一个不孝的名声的。

    而要是真被人认定了是不孝之人,别的不说,工作肯定是会受到一定影响的。

    这些,池君生肯定不会不知道。

    在明知道这些的情况下,他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这根本就是没想池劲好啊!

    要知道,今天来吃喜酒的人,可还有不少是来自部队的。

    顾青的目光于是冷了下来,在池劲冷哼了一声准备说话的时候,她在池劲的手心掐了一下制止了池劲,然后道:“这位是谁啊,怎么没头没脑的倒是跑到我的婚礼上闹起来了?”

    池家众人于是都看向了顾青,有不少人还都惊艳不已。

    顾青本来就生得好,还穿着杨秀芸和李淑芬花了那么多心思做出来的裙子,今天又是她的大喜日子,自然是容光焕发,光彩照人的。

    池家众人之前只是在刘莲和刘雪的跟里听过顾青的名字,不过刘雪母女又怎么可能说顾青的好话,所以在池家众人的想象之中,顾青应该是一个又丑陋又贪婪的女人而已,来这里之前众人还想着池劲是不是眼睛瞎了,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呢。

    现在看来……

    瞎了眼的,大概是刘雪母女才是吧。

    想到刘雪,众池家人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这几个月以来,因为刘雪,他们可没少被人非议,现在见着人凑在一起小声说话,他们都会觉得这是人家在针对他们好吗?

    而在惊讶过后,池君生却是冷哼了一声:“你就是池劲的媳妇?我是池劲的父亲,也是你公爹。”

    然后双手负于身后,下巴微微扬起。

    他摆出这样一副姿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