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出头(第1/2页)
    “算账?算什么账?”池君生下意识地道。

    顾青冷哼一声:“我听说啊,池劲的亲生父亲就是个混球,当初外公外婆被下放到农场,还没怎么着呢,那人就生怕自己会被连累到,心急火燎的跟我婆婆离了婚,要不是这样,我婆婆也不会在去农场的路上遇到危险,把池劲一个人留在池家。”

    池君生一听到这个,面色就开始变得铁青。

    不仅池君生,其他人的脸色也都有些难看。

    当初的事可不是池君生一个人的错,池君生要和吴月如离婚,那可是受了池家不少人怂恿的,吴月如离开池家的时候,池家人可个个都拍手称快呢,觉得他们总算是可以不用被人连累了。

    自那之后,外人提起池家来,总是免不得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一说,让池家人想要假装没有这回事都不行。

    不过,外人就算提起这件事,总不会当着池家人的面说,现在顾青这样不管不顾的当着他们说出来,众人能好过了才怪。

    “你!”池君生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顾青可没有管他是什么表情。

    池劲十岁就没了母亲,然后跟着就在后妈手下生活,他又不是个受了委屈会与人说的人,要不是当初吴月华发现了他的处境,怕是他真的会在冷暴力之下抑郁了。

    这么些年来,池劲也没有与池家这些人清算他所受的这些委屈,现在,顾青可以替池劲出这个头了。

    没有理会池君生,顾青继续道:“当初我婆婆去了才没几个月呢,后妈跟着就进了门,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点别的事,这些咱也就不追究了,后来那恶毒后妈把池劲当空气的时候,池家这么多人,可也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句公道话,更没有安慰哪怕一句,那个时候,你这个自称是池劲父亲的人,又去了哪里呢?”

    今天酒店里办酒席的可不只顾青和池劲这一拨,所以这时候酒店里进出的人其实还是不少的,打从池家人在门口闹,就有不少人围着看热闹。

    最开始的时候,听池家人说池劲结婚了却连家里都没通知,这些人还觉得这是池劲的不对呢。

    不过,现在听顾青这样一说,众人再看池家众人时,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都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现在看来,这话一点也不错啊。

    而且,没听人小姑娘说了吗,当初人家里才一出事,这家人就赶紧的把媳妇扫地出门了呢!

    池君生的一张脸涨得通红。

    他自诩自己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向来最在乎自己的脸面了,现在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脸,偏偏还没办法反驳,池君生真是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了。

    同时,对于池劲和顾青,他也是真的痛恨。

    要不是他们不孝,他又怎么会被这么多人非议?

    “好,好啊……”池君生一副再悲愤不过的模样,“你这个不孝子,倒是娶了个和你一样的媳妇,我知道,你是觉得我老了,帮不到你什么了,所以开始不待见我了,既然这样,好,我走,我走……”

    说着话转身就要走。

    真要让他走了,那池劲头上这个不孝的帽子不是要戴实了吗?

    “慢着!”顾青冷声道,“你可真是个好父亲啊,自己做了亏心事,倒是没忘了给儿子扣这个不孝的帽子。”

    池君生别提有多难堪了,看着顾青的眼神就跟要将顾青给吃了一般。

    池劲拧着眉头,往旁边跨了一步,挡住了池君生的目光。

    顾青却拍了拍池劲的背以示安慰,然后重新站了出来。

    她今天既然要替池劲讨这个公道,当然不能虎头蛇尾的。

    “你也不用觉得你给池劲扣个不孝的帽子就能对他的前途有什么妨害,在说池劲不孝之前,你不如先把

    ‘父慈子孝’几个字好好念叨几遍。”顾青冷哼一声。

    一时之间,围观的众人看池君生的目光就更意味深长了。

    这可一点也没错,父慈子孝,要是做父亲的先不慈了,还放任儿子被后妈欺负却不管不顾的,还能要求儿子孝顺吗?

    现在可不是孝道大于天的封建社会了!

    “还有……”顾青道,“我得纠正一下,你说池劲是看你帮不到他什么了才这样对你,这一点就大错特错了,池劲的所有成就,得到的所胡荣誉,都是他用自己的性命拼来的,他上过战场,走过枪林弹雨,他的身上有无数生死之间留下的伤痕,他有现在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应得的!”

    顾青说得斩钉截铁的。

    而看热闹的众人,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池劲是军人。

    这年头军人就是最受尊敬、最可爱的人了,再听顾青这样一说,众人都心酸之余,都觉得义愤填膺。

    这可是上过战场的英雄,英雄在外面为了保家卫国而拼命,他这些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