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生活费(第1/2页)
    池君生这是恼怒之下终于图穷匕见了。

    而池家的众人看起来也没有任何意外的样子。

    这本来就是他们早就商量好了的,要是池劲真的油盐不进六亲不认,那这样一个对池家怀着仇恨的人,他们当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再往上爬。

    还不如,趁早把他拉下来得了!

    在部队里,想要往上爬很难,但想要把一个人扯下来,那还能难到哪里去?

    只需要池君生这个做爹的往部队一告也就知道了。

    一群人于是都得意地看着池劲。

    他们知道池劲对于身上的这身军装有多热爱,更知道池劲有多不想离开部队,真要任池君生闹起来,池劲难不成还想呆在部队吗?

    他们就不信了,这样池劲还能不妥协!

    只是,让他们失望的是,池劲还真的就没妥协。

    他看着池家众人,眼里就像生了刀子一样,被他看上一眼就叫池家众人觉得眼中生疼。

    这会儿,他们再没有任何的得意了,甚至心虚的不敢再与池劲对视。

    顾青也怒了,“哦?这位大叔,你要去部队告池劲不孝?那你倒是说说,池劲是怎么不孝的?”

    池君生当然是说不出什么来的。

    要是他现在是七老八十动弹不得了,而池劲又不愿意赡养他,那他当然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一声池劲不孝,就是去部队里闹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可问题是,他现在正当壮年,连五十岁都没有,既用不着池劲赡养,池劲又没有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就算他去了部队里闹,对池劲的影响是有,但影响也绝对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大。

    池君生当然是知道这一点的,只不过他以为池劲会因为害怕他去闹而选择妥协而已。

    一看池君生这副模样,顾青就知道他这是打的什么主意了。

    她再厌恶不过地看了池君生一眼,这个人,大概真的如池劲所说的那样是没有心的,要不然又怎么能做出这么些事来呢?

    她于是道:“这位大叔你放心,虽然你从来都没有尽到过做父亲的责任,当初还对刘雪的所为冷眼旁观,但你是池劲血缘上的亲生父亲,这一点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

    池君生顿时就扬眉吐气起来。

    他以为,顾青这是要服软了。

    他甚至在想,顾青要是放下身段来讨好他这个做公爹的,他到时候要用怎样的高姿态来训斥她。

    嗯,要训斥她什么呢?

    就让她以后一定要谨记如何敬重、孝顺长辈好了。

    这样想着,池君生看向顾青,眼里还有些期待。

    顾青冷笑一声:“既然无法改变这个事实,那好,咱们该负的责任还是要负的,等到再过三十年,你走不动路的时候,我和池劲一定会每个月按时给你符合当时人均生活水准的赡养费的,你放心,咱们一定不会让你饿死病死的。”

    池君生先是一愣,然后面上的得意一僵。

    他没想到,顾青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池君生指着顾青,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其他池家人也都是差不多的反应。

    他们原以为,顾青才与池劲结了婚,肯定很在乎自己在池劲面前的形象,把她当作是突破口应该会来得更容易一些,但现在看来,顾青与池劲可就该是一对,脾气都是一样的又臭又硬!

    他们要的是池劲向他们妥协,以后对他们的要求言听计从,再利用他自己的人脉来帮助他们,可不是要什么符合人均生活水准的生活费!

    他们池家,还差了那点生活费吗?

    池月是这样想的,她也这样说了出来。

    顾青闻言诧异地看了池君生一眼,“原来你们不是来要生活费的?”

    这话将池家众人噎得只差没翻白眼了。

    然后,顾青又极为诚恳地道:“哦,这也没关系,不管你差不差生活费,既然是身为儿女应尽的责任,那我们家池劲一定不会逃避责任的,你们放心好了。”

    只不过……

    除了那点生活费,别的也不用想了。

    至于说以后池君生老了,将他接过来一起住?

    那不存在的。

    就凭着池君生当初能坐视池劲被刘雪那样对待,顾青就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至于会不会有人拿孝不孝顺来说事,那就简单了,就像顾青说的那样,每个月给生活费,真要是池君生老得走不动了,顶多也就是花钱请个人照顾他起居。

    顾青也想让池劲能完离得池君生远远的,最好能够老死不相往来,但这也就是说气话罢了,就凭着池君生是池劲的亲生父亲,这就是不可能的。

    就这,顾青都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