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尽情奔跑吧,归钟!(第1/2页)
    高先达来到了归辛树的身边,看了看归辛树身上的伤。确实非常严重!已经彻底丧失了战斗能力,凭一股真气吊着。若是换成了别人,恐怕早就已经被炸成碎块了。

    不过高先达也没有比他强多少。

    高先达现在也是靠着一股顽强的精神力在战斗。

    他的生命值原本只剩下了1点,都不用考虑破防的问题,就算是个孩子,过来踩他一脚,他也要死掉。

    高先达深吸了一口气,装作很凶悍的样子,说道:“现在你知道错了吗?”

    归辛树抬头看了高先达一眼,向高先达呸地吐出了一口痰。

    高先达道:“其实你们华山派与我们天地会远日无怨,近日无仇,都是反清复明的组织。据说贵派掌门冯难敌与我们总舵主也素有交情,还有书信往来。他们都认为吴三桂是一个大汉奸。为何你偏偏信他是个好人?其实本来你若是帮我们一起除掉吴三桂,我们就是一条战线上的好朋友。以你的武功,将来必能名垂千古。只可惜,你站错队了。这事倒也罢了,我们将你儿子还给你你为何还要出手攻击我们?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们对你仁至义尽,你却出尔反尔。所以……”

    “你要杀便杀!费那么多话做什么?”归辛树怒道。

    高先达此时并不是在啰嗦。他说这些废话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他其实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以及归辛树的伤势。他也怕归辛树是在诈伤,等待自己过去之后好暴起反击。

    同时他也是在等待技能的冷却时间。

    说话的工夫,高先达混元一气功的冷却时间终于到了。混元一气功是恢复生命的好方法,高先达立刻运行了一次,回复了将近一半的生命值。而在离开了战斗状态之后,他的护盾也进行了刷新,重新生成了一面相当于一次治疗量的护盾,足够他抵挡外来入侵的。

    只要不是归辛树这个级别的强敌,挨上一两下都没有问题。

    而另一方面,高先达也确定了归辛树的伤势。他的两只胳膊都已经被炸断了,浑身都是伤,确实没办法反击了。高先达确信自己安了。

    他现在可以慢慢地审问归辛树了。

    “你们为什么那么坚信吴三桂是个好人?”高先达问道。

    归辛树不说话。

    “吴三桂是不是确定要起兵了?他为什么还会派他的儿子进京?”高先达又问。

    归辛树还是不说话。

    他的牙齿非常硬,高先达撬不开他的嘴巴。归辛树的力量、敏捷都要在高先达之上。高先达对他的严刑拷打也没有什么效果。而他只要坚持咬紧牙关不说,高先达的哄骗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高先达正无计可施呢,就感觉旁边有轻微的风吹草动之声。高先达对此早有准备,心道:“来了。”他连忙向后一跳撤了开来,躲过了对方力的一击。

    偷袭他的不是别人,自然是归钟。

    归钟和归辛树方才一起遭了一发炮轰。他的身上缠满了绳子,动弹不得,归辛树爱子心切,自然将他保护在了身后。这也是归辛树结结实实地挨了高先达一炮的原因。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归钟,他未必两条胳膊都会折断。

    即使这样,归钟也受到了炮击的影响,伤害虽然不高,他却因祸得福,飞射来的炮弹碎片将他身上的绳子割断了。他挣扎了几下就挣脱了出来。

    归辛树情知自己状态不好,他便让归钟赶忙藏了起来。由自己来承受高先达的怒火。

    谁知道高先达竟然能沉下心来审问自己,而不是直接将自己击毙。

    高先达对归辛树好顿折磨,把旁边的归钟看得怒火中烧。他虽然心智不高,但是也能分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他的爸爸被人这么折磨,他自然看不下去,冲过来对高先达发动了进攻。

    高先达在观察归辛树的时候,就发现归钟不见了,早就做好了戒备。他将归钟致命的一击躲闪了开来,随后上去就给了归钟一掌。

    归钟在方才与高先达的第一次交手中,挨了三斤一枪,又中了高先达一记长矛擒抱,方才又被炸了一下,血量已经见底了。他又被点住穴道,捆了起来,血脉都不通。这时候的攻击再没有了最初高手的风范。

    所以现在的高先达对付起他来毫无压力,这一掌打得结结实实的,差点没把归钟打死。

    归辛树拼尽了最后一口气,大喊道:“归钟,快跑!沿着大路一直跑,不要回头!”

    “爸爸……”归钟眼睛里都是泪水,看了看归辛树。

    “快跑!”归辛树大喊道。

    归钟不再多说,转头就跑。

    他的轻功还是不错的,力逃跑速度惊人。高先达开着长矛擒抱的加速效果,能与他跑个平齐,等加速效果没了之后,便追不上了。

    所以高先达根本就没追,而是掏出了他的“廿八力”弓,弯弓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