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心安 > 第十章
    (++)

    那个温柔的午后林西顾如愿以偿做了个爽。

    后来厍潇把他抱在身上从身后环着他让林西顾坐在他身上然后自下而上顶着他。林西顾不知道射了几次到后来连指尖都没力气抬起来。

    厍潇在他耳朵边上叫他“宝贝”。

    厍潇一声一声哄着他林西顾溺在他的温柔里。

    他被厍潇抱着去洗澡趴在厍潇身上让厍潇给他洗后面引导体内的液体缓缓流出。

    羞耻感还是有的但林西顾也是真的没力气自己洗。他把脸埋进厍潇颈窝嘴唇贴着他的脖子能感受到皮肤下面的脉动。林西顾笑了声声音听起来都有点虚嗓子也很哑:“厍潇你好白啊。”

    厍潇低低地笑出声环着他的腰在水里轻轻给他按摩。他笑着说:“黑了。”

    “还是白的”林西顾笑得很满足脸贴着厍潇的肩膀蹭了蹭“你刚回来的时候比现在还黑。”

    “不喜欢了?”厍潇问他。

    林西顾眨着眼笑笑得很慵懒也有点傻:“怎么可能呢。”

    后来厍潇给他涂了药抱着林西顾在床上哄他睡觉。当时天已经有些擦黑了林西顾虽然身体特别累但精神很亢奋一直跟厍潇说话。

    厍潇问他:“刚才疼了吗?”

    “不疼。”林西顾笑了笑“真的没有。”

    厍潇已经那么当心了林西顾就不可能疼。因为他们第一次做爱的场面太惨烈了是疼痛是血。

    所以厍潇像有意在弥补什么他尽了他最大的可能克制让自己尽量温柔让林西顾舒服让他不疼。

    林西顾想想刚才两人之间的亲密还是觉得心尖发麻。厍潇的胳膊太有力量了肌肉绷起的时候线条很好看。

    他的确是跟以前不一样了的以前他太瘦了。

    性是情感最好的调和剂。

    这次做完两人之间的距离和陌生几乎消了个干净连周围的空气都是甜腻的。眼神相交都带着心照不宣的情感交流这个世界上我们是最亲密的。

    那之后很多天林西顾都反复想起厍潇在射精之前说的那句:“我每次都幻想着这样干你……然后自慰。”

    这句话对林西顾刺激得太厉害了他只要想起这句话来就亢奋就会勃起。

    好像比别人迟钝了很多年别人朋友圈都发腻了林西顾才刚觉出好来。他几乎隔两天就要发一条状态迷上了这种把自己的心情模糊处理一下分享出去的感觉。

    个中暧昧只有相关人士才看得懂。

    一个周四的下午林西顾在工作间隙发了条状态:“希望这个周末物业不要来做满意度调查。”

    配图是他家阳台的一盆绿植。

    有人评论他林西顾挑着些聊了两句然后就去工作了。等到又拿起手机去看的时候发现厍潇竟然给他点了个赞。

    林西顾突然就觉得特别特别甜。

    李芭蕾私敲他问:“周末你要出去吗?干啥去?”

    林西顾说:“啥也不干。”

    “那你怕什么满意度调查。”李芭蕾给他发了个“暗中观察”的表情。

    林西顾发过去一个坏笑。

    他顺手刷了两下朋友圈看到其中一条的时候顿了顿。

    那是他以前的一个邻居谢扬。

    图上是满天的繁星黑色的幕布上一颗颗光亮的点。看起来那么漂亮也澄澈像是离天空特别近。

    但是配文让林西顾的手指顿了一下:“新婚快乐希望余生你永远快乐。”

    林西顾手指在屏幕上轻轻划动两下心里有点发闷。

    他跟谢扬近两年联系不算多因为他在甘肃做支教一直没回来。一个阳光活泼的大男孩自愿留在那边做老师。偶尔会发些小朋友的照片也会发他自己的。

    黑了变得很成熟。

    他的事情林西顾后来也知道了一点之前他每次回来的时候会联系林西顾给他带些好玩的找他吃饭。

    酒后真言林西顾听了一些。

    说到底也是个执着的人。林西顾非常清楚记得他喝多了之后说:“我这人就特别轴轴到我自己都恨。”

    其实林西顾认识他这么久也没觉得他轴挺好相处的一个人。可能他把所有的倔强都用在别处了。

    他的话没说得太清楚但林西顾还是知道个差不多。

    人生艰难谁都有个信仰谢扬的信仰就是他小叔。他怎么说服自己都松不开手想一直绑着他哪怕乱伦背德。

    林西顾锁了屏。

    求而不得最痛苦希望每个人都好。

    那天他又加班了厍潇在楼下等他。等了两个小时林西顾才下来钻进车里跟厍潇说:“我没想到这么久我应该跟你说让你晚点来的。”

    厍潇笑了下:“没事饿不饿?”

    “还行”林西顾系上安带之前先凑过去亲了亲厍潇“抱歉啊总是让你等我。”

    厍潇挑起眉:“然后?”

    林西顾想起来上次因为这事说对不起让厍潇生气了于是笑着摇头:“没有然后了!然后我们去吃饭吧今天加班明天可能还加班不过这样周末就不用来了!”

    “好。”厍潇挂了档开出了停车场。

    他的驾照已经考完了现在偶尔是他开车。林西顾就坐在副驾上看着他厍潇说:“后座有蛋糕你先吃。”

    林西顾拿了过来笑着说“谢谢”。

    他用小勺子挖着吃看了眼后座的书问厍潇:“今天去哪了呢?”

    厍潇说:“图书馆。”

    林西顾问他:“吵吗?”

    “不没很多人。”

    林西顾笑了笑他特别喜欢厍潇身上的沉稳低调的气质。其实大学和研究生厍潇已经算读完了考研对他来说不能更简单了但他还是很认真在复习。

    学霸的气场还是在的。

    想起考试来林西顾莫名很期待因为他知道厍潇还是会和当初一样酷他永远都在最耀眼的位置。

    林西顾等着看他的光。

    厍潇侧过头看他问:“笑什么?”

    林西顾挖了勺蛋糕放进嘴里说:“笑你怎么那么帅。”

    厍潇也笑了起来过会儿才说:“其实这几年我偶尔会想万一我长得不好看怎么办。”

    林西顾“哈哈哈”地笑得很开心。他跟厍潇说过的最初喜欢他就只是因为他的脸。

    厍潇打着方向盘拐了个弯然后继续说:“万一你没有喜欢我我怎么办。”

    我可能会永远陷在泥里沉在黑暗里。我的生命里没有光看不见太阳。

    林西顾笑了会儿也开始跟着思考这个问题万一厍潇不这么好看当初自己是不是不会喜欢他。

    他想了半天后来说:“不会的我肯定会喜欢你。”

    厍潇侧过头看了他一眼。

    林西顾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说:“不然好看的人那么多我怎么一下子就喜欢了你。不然我爸那么多在学校的朋友我怎么偏偏去了咱们学校呢。学校那么多班我怎么就去了咱们班坐在你旁边。”

    他笑了声揉了下鼻子说:“都是命运安排的我一定会遇见你然后无论如何都会喜欢你。”

    厍潇被他的言论逗笑了“嗯”了声。

    那天他们在一家餐厅吃饭林西顾本来跟厍潇说着话结果一抬头看到了个人。

    那人也看到了他又看向他对面的厍潇表情没变但眼神一直坐在厍潇身上这让林西顾下意识紧张。

    厍潇问他:“怎么了?”

    林西顾摇头:“没事儿愣神了一下。”

    他赶紧收回视线不想让厍潇回头。厍潇的性格向来对什么也没多好奇也没回头去看这让林西顾放了点心。

    他刚刚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

    那是厍潇的一个叔叔。

    当初他去见厍潇家人的时候见过就坐在厍潇他爷爷旁边他长得有点像厍潇他爸。

    看到这么个人林西顾的心情肯定会受影响。接下来他话都很少厍潇问他:“不开心?”

    “没有”林西顾摇头对他笑了下“没有的。”

    厍潇视线里有着关切看着林西顾的眼睛林西顾笑着问他:“咱们回家吧?”

    厍潇点头:“好。”

    林西顾希望赶紧从这里离开跟那家人处在同一个空间里都让他不舒服。但他更怕厍潇看见那人厍潇现在状态很好一切都好了别让他想起从前林西顾希望他永远都别想起那些可怖的过去。

    然而墨菲定律总是神准越怕发生的事情就越会发生。

    林西顾走在他旁边俩人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那人从对面也走了过来。

    厍潇几乎是一瞬间就定在原地了林西顾挨着他他清楚地看到了厍潇瞳孔紧缩了一下。

    那人不是冲着他们来的他只是来接他们身后进来的人。看起来是他的上级那人满脸堆着笑去跟对方握手。

    林西顾也顾不上什么了他握住厍潇的手轻轻晃了晃。

    厍潇还是没回过神他盯着那个人定在原地没有反应呼吸有点急促。

    那人已经走了转身之前只扫了他们一眼。林西顾站在厍潇面前小声跟他说:“厍潇厍潇看我。”

    “别看他看我……我在这儿。”

    林西顾皱着眉有点着急。厍潇这次回来之后一次都没有失常过说话也都正常了他看起来像是好了。

    “厍潇”林西顾拉着他离开“咱们回家啊。”

    一直到进了停车场坐进车里林西顾抱住厍潇在他耳边轻声哄着:“厍潇看看我他不是那个人都过去了……”

    林西顾紧紧搂着他亲他的脸轻轻拍他的后背:“咱们都长大了过去很多年了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怕。”

    林西顾很怕他抱着厍潇的手其实都是抖的。他怕厍潇出问题厍潇经历过的地狱一样的那些年在他心上落下了巨大丑陋的疤。

    “嗯。”厍潇终于出了声他缓缓抬起手在林西顾后脑上揉了一下低声说“不怕。”

    林西顾亲他的耳朵还是在说:“我在这儿。”

    厍潇闭上眼把自己的脸埋进林西顾的颈窝用力吸着他发间淡淡的洗发水味道。他在林西顾脖子上亲了亲沉沉地说:“嗯你在这儿。”

    喜欢心安请大家收藏:(.)心安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