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心安 > 第十七章
    (++)

    李芭蕾说的话林西顾当时没有回复太多但之后几天他看了好几遍。不说太多不代表他就没在意其实那几段话让他多多少少有些慌乱。好像自己极力掩盖的事儿被人直接点了出来有种慌张的茫然。

    李芭蕾见他们这几面都看得这么清楚林西顾身在其中他怎么可能真的没感觉。

    他只是不得章法他以为他们只是还没有找到最合适的模式没有调整好状态。

    有天晚上林西顾做了个梦他很久没做这个梦了。梦里的厍潇还是以前那个穿校服衬衫的少年血从他眼睛上方沿着脸侧流下来一直滴到衬衫上。厍潇脸色那么苍白身体那么瘦。林西顾抬起手想擦擦他脸上的血厍潇一侧头就躲开了。

    梦里的厍潇一直在和人打架他那副不要命的状态让林西顾很怕。林西顾想替他挡一挡但是厍潇总是一伸手就推开他。林西顾发不出声音只能拼命去贴近厍潇然后再一次次被推开。

    “醒过来”厍潇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睡了宝贝。”

    林西顾隔了一会儿才彻底清醒睁开眼的时候额头上一层汗。厍潇已经开了个小灯正皱着眉看他眼里有些担忧。

    林西顾还陷在梦里的情绪没能出来厍潇伸手把他抱了起来。林西顾下巴抵在厍潇肩膀上闻着他身上的味道闭了闭眼睛。

    厍潇反手揉了揉他的脑后低声说:“做梦了不怕。”

    “嗯。”林西顾应了声把脸埋在厍潇身上心跳还是很快那种慌乱的情绪让他整个胸腔都是憋闷的。

    厍潇一直轻轻拍着他很安稳他身上的温度很暖。

    林西顾听见他问:“梦到我了?”

    “嗯。”林西顾还是这样应着。

    厍潇又揉了揉他的头轻轻叹了口气在他耳边说:“不怕。”

    林西顾最喜欢听他说这两个字这样的夜里听见厍潇说的“不怕”才能感觉到他是真的存在的。

    那晚林西顾没再睡了做过梦之后是睡不着的这种梦让人心悸会在睡着之前心脏猛地一翻个很难受。这样的夜晚他一点都不陌生厍潇不在的这几年他都是这样过来的。他会做各种各样的梦梦里的厍潇总是带着伤和血让林西顾感到痛苦和绝望。他很熟悉黑暗在黑暗里睁着眼睛看光一点点渗透进来从黑夜到白天。

    但厍潇回来之后这应该是第一次厍潇是让人安稳的自从他回来林西顾睡眠一直不错这次可能是最近几天心里揣着事儿压力有点重。

    那晚厍潇时不时会刮刮他的手背或者拍一拍他。林西顾知道他也没睡着但他还是没出声闭着眼假装自己睡得很熟不想让厍潇知道他失眠了。

    年底了朋友圈最近还挺热闹。外地的朋友们已经开始回家了林西顾时不时就去给谁点个赞关系差不多的还能问几句。

    孟童也回来了在朋友圈里晒了下他家小区里一只没有尾巴的小猫配文:“十七梦醒。”

    林西顾在下面评论:“回来了?”

    孟童过了会儿给他发了消息:“约个饭。”

    林西顾笑着回他:“约呗。”

    孟童:“你请我吃不吃西餐。”

    林西顾:“那肯定不吃西餐啊你从法国回来我带你去吃法餐?”

    最后定的还是火锅。他每次回来基本出来吃的都是火锅林西顾以前可能还认真考虑一下吃什么到最后也就不想了反正最后都是一样的。

    出来吃饭那天格外冷林西顾特意找了件厚羽绒服出门之前还跟厍潇说:“你今天出去多穿点快三十度了。”

    林西顾又说了句:“你就穿跟我一样的这件吧这个最厚。”厍潇点头他才出了门。

    开车去火锅店的时候林西顾想到这儿还笑了笑觉得自己挺磨叽的。但是厍潇在这方面真的没什么概念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冬天总是穿得特别少对冷热像是没有感知。其实说起来厍潇这个人他对什么都没有太大的反应压根也不在意。

    厍潇如果出门穿少了他是没概念无所谓穿什么。孟童这样的出门穿得少那就是故意的耍帅呢每次出来穿得都很骚。

    上身一个大的亮面羽绒服下半身黑色牛仔裤潮牌运动鞋上边还露着一截脚踝。

    林西顾看见他条件反射就跺了跺脚觉得脚踝发凉。

    孟童冲他招了下手然后插着兜走过来问他:“你穿棉裤了啊?看着这么厚。”

    “没穿”林西顾看着他脚踝问他“你不冷?你这都容易冻出毛病。”

    孟童说:“不冷除非我没知觉现在真快没知觉了冻麻了。”

    林西顾失笑:“图个什么劲儿。”

    “装逼呢”孟童吸了吸鼻子推门进了店里“再跟门口站一会儿我就得截肢了。”

    孟童一年能回来一次不错了每次吃饭的时候林西顾都感叹他饭量是真好他这边也就吃了点菜和蘑菇孟童第四盘肉已经倒锅里了。

    他以前就能吃这林西顾是记得的。那会儿他天天都坐旁边吃早餐一早上就得吃双份儿。

    “跟你男友挺好的?”孟童吃垫了个底才倒出空来说话。

    “啊”林西顾点点头“挺好的。”

    “你不说他要考研么?考上了?”孟童问。

    林西顾说:“差不多吧成绩没出估计没什么问题。”

    孟童“嗯”了声又夹了些肉在自己盘子里“毕竟B大加30分的选手。”

    这个事儿他从高中一直说到现在记忆是真深刻。那时候林西顾就是炫耀很想跟别人提提厍潇孟童又是一个明白同性恋群体的人简直是送上门来让他炫耀。他男友那么耀眼他想让别人都看看。

    林西顾笑着问:“这事儿还能不能过去了?”

    孟童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遗憾吗?”

    一个B大减三十分还因为专业不一定愿意考的尖子生当年的市状元最后是这样的结果。

    “不遗憾”林西顾摇了摇头毫不犹豫“不。”

    孟童看了看他笑了下没再继续说什么低头继续吃了。

    林西顾性格很好跟谁都合得来但这些年留下来的朋友却没有几个。因为厍潇的关系有一段时间林西顾基本上是和外界断了联系的他很抗拒别人提起厍潇也不想听。孟童倒是一直没断主要本来联系得也不多而且林西顾一直不讨厌孟童这人一阵阵还挺逗的。

    “你以后回来吗?还是留在那边。”林西顾问他。

    “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孟童不太当回事“在哪儿都一样画个破画还挑什么地方。”

    林西顾笑了这人一直这么随意。

    吃完饭林西顾说要送他回家孟童拿出手机看了看说:“我不回家你给我送这儿吧我有个约。”

    林西顾接过来看了眼是一家咖啡馆离这儿倒是不远。

    在车上的时候孟童闻了闻自己衣服皱了皱眉:“这股火锅味儿。”

    林西顾看他一眼笑了:“你约了谁啊?影响形象了吧。”

    孟童说:“约炮。”

    林西顾又看了他一眼孟童挑眉笑着看过来:“好孩子就别问这么多了再吓着你。”

    “咖啡馆约炮啊?”林西顾一边开车一边问他“你才回来几天就能约上了。”

    “我惦记几个月了”孟童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低着头说“没他我这次就不回了。”

    林西顾没再多说把人送到地方说了句:“那你……注意安吧。”

    孟童嗤笑了声摆了摆手下车了然后把着车门弯下身说:“给你带了点东西嫌冻手我没拿你回头把地址发我。”

    这人说完就关门走了。

    林西顾在原地没急着走拿出手机给厍潇打电话问问他在哪儿。打电话的时候看见孟童在咖啡馆门口遇见个人挺高的太远了看不清长什么样不过气质的确不错。他摇了摇头孟童一直挺爱玩儿。这些离他都挺远的他身边接触的人比较单一认识的相同取向的平时也接触不多。

    厍潇没在家让林西顾比较意外的是厍潇让他爸给叫公司去了。他过去的时候也没能找着厍潇说是跟林总一起出去了。

    林西顾在公司里等了会儿厍潇才跟着他爸一起回来。

    之前他爸就提过想让他们俩来公司林西顾以厍潇要考试的理由给拒了。年底公司事儿多厍潇试也考完了强行就让他爸给扣住了。

    林西顾私下里碰了碰厍潇的手互相挨一下手背。厍潇抓住他的手捏了捏然后迅速放开两个人偷偷地交换一下暧昧的小心思。

    其实林西顾本来还有点担心厍潇突然被叫来公司会不太习惯怕他不适应每天面对这么多人和乱七八糟的事儿。但是一天观察下来林西顾才发现厍潇真的已经不是他记忆里那个孤僻内向的冷漠少年了。

    他变了很多他能适应一切他在一个然陌生的环境里竟然那么成熟优秀。

    这挺好的真的挺好的。但是林西顾还是有些说不上来的怅然他扯了扯唇角浅浅地笑了下。他们果然都已经长大了啊。

    喜欢心安请大家收藏:(.)心安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