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心安 > 第二十二章
    (++)

    林西顾本来还想在这边多留两天但是想想谢扬初三就走了走之前还是想再见一面送送他。所以也没多待住了两宿就走了然后直接开车回去。

    谢扬下午的火车他们初三上午还见了个面。这一路站着也不方便拿太多行李所以谢扬回来的时候就一个书包走了也还是一个书包。

    林西顾问他:“还什么时候回来啊?”

    谢扬咧嘴一笑还是那么个开朗劲儿:“就不一定了回来一趟太费劲了我今天都没敢喝水火车上去个厕所能要我半条命。”

    林西顾也笑了他没怎么坐过火车但也知道春运时候火车上大概什么样“那你下次早点订机票回。”

    谢扬笑了下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过会儿才说:“有理智的时候我不会想回来提前订票基本不存在。我回来一般都是突然就控制不住脑子了那就得立刻回能买着什么算什么了。”

    林西顾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在心里叹气。他问谢扬:“那你这次见着了吗?”

    “见着了”谢扬点头眼神看起来还挺满足的嘴边勾起个很淡的笑来“挺好的。”

    “他知道你回来吗?”林西顾又多问了一句。

    谢扬摇头说:“不知道我也没想让他知道让他知道我就不回来了。”

    这种事儿用不着谁安慰也不需要任何人劝。他已经一头扎进去了的确挺辛苦的但那也是自己的选择这种感觉林西顾明白。

    所以林西顾最后也没说什么送他去了车站下车之前拍了拍他的肩说:“下次你回来提前联系我我过来接你去我那儿住。”

    “好嘞”谢扬笑着点头“下回不跟你客气。你有空可以去我那边转转换种心情看看黄土地也看看天。”

    林西顾说有机会肯定去。

    然后谢扬背着他那个大书包就走了进了火车站广场回头冲林西顾摆了摆手之后就再没回过头。尽管这个城市有他那么惦记的人但走得依然洒脱看不出有什么不舍和留恋。林西顾很欣赏他这样虽然前方无望有时候看起来很心酸但不卑微让自己的感情一直都有尊严。

    回来之后他们去厍潇妈妈那儿待了一天年都快过完了还没怎么来过呢。想到这儿林西顾就有点不好意思跟她说:“本来年前就应该来的我脑子一热拉着厍潇就走了。”

    “没关系”厍潇妈妈常年都是温柔的说话声音不大很沉静“什么时候都一样平时也总过来节不节的现在都不怎么看重了你们开心了就行。”

    林西顾在长辈面前一直很乖笑起来也甜没人不喜欢他。何况这么多年一起走过来的他有多在意厍潇这些年他有多不容易没人比厍潇妈妈更清楚。

    那天她还说了个这次回去听到的消息林西顾听到了直接就攥住了厍潇的手掌心贴着掌心轻轻地捏。

    她说那个老人死了。按血缘来讲那是厍潇的爷爷但他们都拒绝用这个词。爸爸爷爷奶奶这些词和他从来都没有关系如果厍潇的人生里没有他们会有多快乐他们的存在本来就代表着灾难。

    但他如今死了也不会让人觉得快乐。好像提到这些人心情就永远都是沉重而压抑的即便是他永远消失了但那种深刻的抗拒也依然存在。

    林西顾挪了挪位置让自己离厍潇又近一些几乎是紧挨着的。他不知道厍潇心里还有没有恐惧但他是有的。当初的绝望和尖锐的疼痛每次想起来都让他从心底深处感觉恐惧。

    “挺好的。”林西顾勾了勾唇角说了一句。他抬眼看了看厍潇厍潇和他对视的眼神很平静。林西顾的指尖很凉但厍潇的掌心是暖的。

    那天他们似乎并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只是聊天中很小的一个内容谁也没有过多关注好像真的只是说过了就过去了曾经彻骨的不甘和恨意也都随着时间淡化了。

    他们还在这边过了一夜这个房间他们很少住几乎就没怎么住过。东西都是新的枕头和被子都带着股淡淡的香味洗漱用具也很虽然可能不会用到但厍潇妈妈还是一直都准备着。

    林西顾和她相处起来没有压力已经太熟了。从她那里接了红包林西顾笑得很亲嘴也甜就没有长辈会不喜欢他。

    晚上睡前厍潇把他的红包也给了林西顾放进他的睡衣口袋里然后随手摸了摸他的头。

    林西顾拍了拍口袋笑着问:“给我了啊?”

    “嗯”厍潇说“给你了都给你。”

    “那谢谢小哥了”林西顾歪着头笑“拿了你的钱给你当小弟。”

    厍潇喜欢看他现在轻松笑着的样子胳膊一环把他搂了过来林西顾本来是坐在床上的被这么一搂就变成了半躺的姿势靠在厍潇身上。林西顾索性半眯起眼这么靠着很舒服不想动了。

    厍潇也不动就看着他休息。林西顾其实脸色不算很好眼下有淡淡的青色他这几天应该都没怎么休息好。林西顾每次瘦一点脸上就很显本来脸就很小一瘦下巴都是尖的。厍潇轻轻挪了挪自己的位置让他能靠得舒服点。

    这会儿房间里的温度很暖厍潇身上也很暖是个很有安感的环境让人抵不住困意。他竟然真的就那么睡着了靠着厍潇呼吸慢慢变得平稳又绵长。

    他有些时日没睡得这么舒服过了年前他的状态就不太好过年这几天更是差。从高三那年开始落下来的失眠的毛病这几年下来已经很习惯了。

    可能是最近真的累了也可能这个姿势真的太舒服林西顾睡得很沉连厍潇是什么时候把他放下的都不知道总之一觉睡醒天都快亮了。厍潇就躺在他旁边一条胳膊还搭在自己身上林西顾躺在那里愣了会儿神只是看着厍潇什么也不做就静静地发呆。

    他耳边除了厍潇轻轻的呼吸声什么都听不到每个睡不着的夜里他都是这样数着厍潇的呼吸到天亮的。睡不着也没什么难受的不会勉强自己去睡平静地感受黑夜也没什么。

    他们只在那边住了一夜就回了厍潇年前一直在公司了年后林西顾他爸也没打算放他走。他虽然没怎么提过但林西顾知道他应该是挺满意的。他也未必就真的是想让厍潇做点什么毕竟厍潇之后还得去上学他倒是觉得他爸只是想看看厍潇的能力。

    对这点林西顾当然是自信的没得说。

    “过两天上班了厍潇还跟着我”林丘荣说这话的时候很自然这段时间带着厍潇已经挺习惯了“开年会正好也都认认人。”

    厍潇点了点头林西顾在旁边笑了声说:“你是不是想长期征用我们啊?那不行啊老爹我们还得出去上学啊。”

    “上学早着呢”林丘荣哼笑了声“少说半年多这半年就先跟着我。”

    林西顾心里其实挺美的因为他既然想扣着厍潇不让走就说明用着很顺手也说明厍潇能力是好的。但是他还是得说:“还没复试呢啊酷爹你是不是忘了还有复试这回事儿了?再俩月复试了。”

    林丘荣挑了挑眉看着他们俩点头说:“那行先准备着吧完事儿再说。”

    “不用”厍潇摇了下头“不影响。”

    的确是不影响厍潇初试的分摆在那儿了只要复试不发挥特别失常都没什么问题。

    林丘荣说:“反正之后也不用天天都去再说吧。但是年初开会还是要去现在挺多人都不知道你。”

    “嗯行。”厍潇应了一声。

    林西顾还要去姥姥家待一天那边聚会人都在呢就缺了他们家。林西顾虽然不经常过来但和姥姥家是很亲的小时候也经常会过来住。他没带厍潇来是自己过来的。

    纪琼提前打过招呼不知道是怎么说的反正他一进来姥爷就在问:“不是说还有个小朋友一起来吗?人呢?”

    林西顾眨眨眼笑着答:“他没来我自己来的。”

    “那下回一块儿来。”姥爷牵着他的胳膊一起走到沙发边坐下屋子里一大家子人林西顾按个问了好。其实他年前来过的只不过那会儿人不没现在这么多。

    姥姥姥爷年纪大了一到这个时候缺了谁就会一直惦记着吃饭的时候也念叨着纪琼这是想闺女了。

    林西顾笑着安慰他们:“过段时间她就回来了能住一个多月到时候让她来家里住。”

    姥姥点头:“房间都给她留着让她一直在这儿住。”

    “好。”

    坐在林西顾对面的是他一个小表舅席间开着玩笑问林西顾处了朋友没有家庭聚会永远少不了的话题就是这个。

    林西顾也没什么不敢答的微微扬着下巴笑着说:“有啊一直都有。”

    “哟还真有啊?那领回来见见啊?”小表舅其实就是开玩笑一问没想到还真有之前没听他提过。

    “行啊见见呗。”林西顾扬了扬眉毛很开朗。提起厍潇他心里总是愉悦的命运已经给了他最想要的很知足所以每一天都是轻松的。

    喜欢心安请大家收藏:(.)心安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