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心安 > 第二十四章
    (++)

    林西顾其实没想到厍潇能突然说这么一句话心里一点防备都没有。他最近没在厍潇面前表现出什么厍潇也没提过这事。上次在车上他出过一次小小的状况但也只有那一次。

    林西顾背对着厍潇眨了眨眼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问:“怎么了啊?”

    厍潇说得很直接:“我担心你。”

    林西顾抿了抿唇他最怕的就是厍潇担心。他没拒绝点头说:“好。”答应了之后才继续说:“不过你别担心没有问题你相信我。”

    厍潇当时只是“嗯”了声脸埋在林西顾的颈后久久没有抬起。

    去医院这次是厍潇跟他一起去的这个医院他们都不陌生曾经林西顾陪着厍潇来过很多次。那时候厍潇太能受伤了他们经常要去医院现在厍潇平安又健康倒是陪着他来了想想也挺逗的。

    他的医生姓金这几年一直是同一个医生林西顾和他已经很熟了。他进去的时候也没避着厍潇因为医生会说什么他太了解了他知道医生说的话不会让厍潇更担心。其实他这次也没有严重到必须看医生的地步但如果来看看能让厍潇放心那他就来。来了也就差不多是个例行检查话也还是以前那些话医生说现在的情况可以不配合药物辅助治疗还是让他自己纾解为主。

    林西顾自己也不想吃药精神类药物副作用普遍不小再说他也用不着没那么严重。

    回去的路上厍潇开着车林西顾坐在副驾上抬手去捏了捏他的袖子说:“你看我说了不用担心真没什么事儿。”

    厍潇没立刻说话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沉默的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前面林西顾心里也有点发沉怕他想得太多。

    “我都没怎么吃过药很轻的一般自己调整一下就好了。”林西顾笑了笑说“所以你看我这几年是不是胖了因为李芭蕾经常扯着我出去又吃又玩的我比高中那时候胖了。”

    厍潇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沉默着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胖了个子是长了但是瘦了很多。

    一个红灯间隙厍潇开口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林西顾没隐瞒直接说:“高中高三。”

    厍潇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突然抖了一下林西顾没看到但他马上说:“本来那个年纪就是很容易出问题脑子犯轴想不开压力大一点就会有点小问题这都很正常。好多小孩子青春期都会有心理问题比例很大的。”

    厍潇看过来轻声开口问:“一直都有?”

    林西顾犹豫了下还是点头很坦白:“是一直有。”

    “你没说过。”厍潇转回头去看着前面说。

    他早就有问题了但一直没说。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厍潇刚进去的一年多他们每个月都见面那时候林西顾总是开开心心地来满身都是活力看着他就好像看见希望了。但其实他那个时候就已经出问题了他睡不着觉他焦虑抑郁但他不会把这些带到厍潇跟前在他面前的时候总是笑得眼睛弯弯的。

    他把所有的痛苦灰暗面都自己消化然后捧着自己能拿出来的所有乐观和温度送去厍潇面前。

    “因为没什么好说的啊”林西顾笑了笑“也没多严重说出来听着很吓人其实除了一点小症状之外别的都没什么了。”

    他想用一种轻松的态度把这事儿给带过去但是没有那么容易。厍潇在想什么他琢磨不透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有点没底没来由地有些心慌。

    那晚林西顾盘腿坐在沙发上吃水果厍潇坐在他旁边仰靠着沙发半侧着脸看他。林西顾转头对他笑了笑叉了块甜瓜喂过去。厍潇这么沉沉看着他的时候林西顾心里都是很软的因为当初两人还是同桌的时候厍潇就每天都会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林西顾笑着问他:“怎么一直看着我?”

    厍潇的嘴唇抿起来的时候很好看的林西顾眼睛不自觉地落在他的唇上听到厍潇问他:“现在难受吗?”

    “不难受啊”林西顾赶紧说“我平时都没什么感觉就很偶尔才会有那么一次。”

    他伸手过去攥住厍潇的手掌心贴着他的手背让自己的温度从掌心传递到厍潇手里。他对厍潇笑的时候眼睛里就像有条涓涓流淌的小河那么清澈那么透亮每一颗溅起的水珠里都藏着彩虹的颜色。

    厍潇抬起手缓缓抚摸林西顾的侧脸和下颌。以前他发誓让光穿透黑暗之后还继续是光但他最后发现黑暗的力量那么强那道光沉进黑暗里就没再出来过。世界上有些相遇打从最开始就是错的但错误一旦发生碰撞出的巨大力量和火花会把一切都吞噬人类单薄的胸膛是无法扭转的。

    他以前没能阻止情感的发生后来也没能阻止林西顾的一往无前和奋不顾身。

    这事儿说开了之后林西顾倒真的觉得轻松了很多他不再刻意地瞒着厍潇突然发现李芭蕾之前说的是有道理的他只是当局者迷。他越那么瞒着厍潇可能觉得他的问题越重两个人连相处都不那么自然了。没有必要只是一点小问题他们都不需要那么紧张。

    从这之后生活仿佛突然就平静了下来过了元宵节年味也就散干净了。林西顾基本整天都要泡在学校里在导师办公室占着台查数据改论文。他老师也不让他走老教授岁数大了学生都圈在身边看着才觉得心里有底放他们出去总觉得他们都去玩了不干正事。一起带的几个学生里教授最喜欢的也是林西顾在他的论文上也最费心一直惦记着要评个奖。

    这天肖老师是有节课的林西顾也得跟着去他正收拾着东西听见肖老师接了个电话。电话里说的是今年硕士班的事儿有人说了个成绩想问问教授这分数够不够过线。林西顾当时心猛一哆嗦看了眼手机上的日期觉得自己脑子抽了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

    主要也是因为从厍潇考完试开始林西顾从来没怀疑过他能考上这事儿。整个冬天他就跟厍潇已经考上了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一直都觉得十拿九稳了但这会儿看着手机屏幕又有些愣神到现在才想起紧张。

    他解了锁给厍潇发消息:“啊啊啊成绩能查了!”

    “我之前都没关注这事儿!”

    “太有自信了就给忘干净了我现在去查!”

    厍潇这会儿在公司里不知道在忙什么林西顾发完这几条消息就退出去准备查成绩厍潇的考生号他早就背下来了。但还没等他打开网页厍潇就回了条消息给他非常简单地只发了一个数字。

    林西顾看着那个数字有点愣住问:“你查过了?”

    厍潇的消息回得很快:“嗯。”

    林西顾看着上面那个数字眨了眨眼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分数很吓人林西顾知道厍潇报的学校专业以往的过线分这分数别说过线了不出意外的话笔试第一的位置肯定是拿到了。

    其实也根本不会有什么意外学校是不错但其实能考出这分儿来的多数也还是有更高的目标。

    林西顾手指在屏幕上碰了碰点了两下那个数字。如果厍潇没有案底如果他的毕业证上不是“监狱自考”他们也不会特意调低了目标。

    但是想这些没有意义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那些如果的事儿。要是真的有他们早就不在这儿了厍潇可能在某高校直博或者早就不在国内了他也会用尽力地跟着不管厍潇在哪儿他都会跟着一起走尽管要跟上他的脚步会很辛苦。但这种辛苦是闪光的让人生都变得坚韧又有意义。

    林西顾发了半天的呆没顾得上给厍潇回消息。

    厍潇问他:“开心吗?”

    林西顾立刻回复他:“开心!特别骄傲!”

    骄傲是真的骄傲他想起厍潇进考场之前说的那句话:如果在这种事上让你担心我就不是我了。

    厍潇之后又发了句话突然就让林西顾鼻子发酸屏幕上的那行字扎得林西顾眼睛疼:“对不起没能让你更开心。”

    这句话说得不明白但是他当然看懂了林西顾抿着唇低着头很久都没有其他动作。厍潇因为自己只能止步于此而感到抱歉可是他有什么对不起他凭什么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命运是当初那些挣不开的绝望和残酷狰狞的现实。那些靠能力征服领导的事儿只在电视里才有现实就是背着这一身的记录即使是现在这个学校面试的时候也未必不会有什么意外。杀过人的重犯学校领导得下多大决心才敢收进来这种不稳定成分如果有天爆发了那又是件轰动国的校园事件。

    林西顾本来打了一大串话但最后又一个一个都删掉了他什么都没说只给厍潇发了个“=33=”。

    那天林西顾更新了一个朋友圈配图是一张照片。那是有天他和厍潇晚上散步的时候拍的当时天已经黑透了他们路过了一个雪糕摊儿二十几个箱子就摆在路灯下面卖 看着很热闹。厍潇蹲下去给他拿放在最里面的一个林西顾一喊他趁他抬头随手给他拍了一张。

    照片里的厍潇蹲在那里手里拿了根雪糕轻轻挑着眉在问他是不是这个。他嘴角还带着点纵容的笑意很好看。

    林西顾发了这张照片和一句话。

    ——永远是我骄傲。

    林西顾平时明里暗里没少秀恩爱跟他关系好的都知道怎么回事儿但他倒是没直接发过厍潇的照片毕竟他没公开出柜过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对象是个男的。

    这条状态下面瞬间就炸了消息嗡嗡嗡地都来了。

    林西顾没怎么看顾不上。

    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厍潇已经在门口等他了林西顾钻进车里往手上呼了口气:“今天可太冷了啊!”

    厍潇手里拎的奶茶递给他林西顾接过来在手里攥着问他:“我爸今天又奴役你了吗?”

    厍潇看着他淡淡笑了笑摇头:“没。”

    “不可能”林西顾笑着说“他昨天都说了今天要使唤你出去了他这还是拿你当接班人使呢。”

    林西顾插了吸管喝了口奶茶稍微有一点点烫这个温度在这种天气里格外舒服从喉管一直暖进胃里。他仰在椅背上长长舒了口气看着厍潇白天心里想了太多这会儿还没太回过劲来。他问厍潇:“你昨天查完分儿怎么没跟我说啊?”

    在等红灯厍潇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轻轻搓了搓淡淡地说:“没当回事。”

    “哎学神思维”林西顾自己笑了两声然后说“虽然咱们用不着担心过不过线的事儿但好歹也要显摆一下的啊。”

    他想了想问厍潇:“你跟我爸说了没?”

    厍潇说:“没。”

    林西顾于是直接给他爸拨了个电话那边刚一接起来林西顾直接说:“哈喽酷爹一起吃个饭啊?成绩出了咱们家大神分数有点太酷了庆祝一下。”

    然后简单地说了下厍潇的分。

    他爸在电话那边说:“猜着了显摆呢?玩你们的吧我今晚有事儿。”

    “啊那你忙。” 林西顾笑着挂了电话。并不是真的想共进晚餐就是炫耀一下而已。

    随后林西顾又把这数字给熟悉的几个朋友都发了过去。打开微信看见下午那些消息还都没回林西顾点开朋友圈看了看评论。

    第一个是孟童只发了一个字:“啧。”

    孟童还在家浪着没走呢林西顾觉得有必要再约出来吃个饭了。

    李芭蕾发了一大串的“哈哈哈”占了三行半。后面又评论了一条:“小师傅你男友挺帅的。”

    林西顾回了她一句:“一直很帅谢谢了。”

    这条底下还炸出了些平时根本没联系的朋友女生调侃着问这是谁男生可能不会想这么多有的夸句帅或者直接点个赞。最让他意外的是他爷爷奶奶竟然都点了赞爷爷还评论了个“俊”。

    林西顾看着手机直接就乐出了声。爷爷奶奶算是很潮了还会用手机看新闻刷朋友圈。老两口不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估计就是看着照片了随手点了个赞。

    厍潇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林西顾看着他说:“爷爷夸你俊。”

    厍潇没说话只是笑笑。

    “你颜值太高啦”林西顾看着手机里的评论“我好多女同学问我要你联系方式呢我给吗?”

    林西顾就是有意逗厍潇开心碰了碰他的手笑着问:“我给吗小哥?”

    厍潇反手把他的手给攥住了捏了两下。知道他说着玩的说:“那你问问我男友。”

    林西顾每天都沉迷厍潇无法自拔看着厍潇的侧脸又觉得他这句话有点苏说:“男友说不给。”

    厍潇点点头:“那就不给。”

    实在是被问得太多后来林西顾公开给自己评论了一条:“照片里是我小哥非单身怪遗憾的谢扰了哈哈。”

    发完自己坐那儿跟有病似的乐了半天。现在他是真的觉得很快乐人生最大的幸事无非就是思念的人就在身边想要的都能得到。现在他拥有的一切都是他最想要的还有什么不知足。

    喜欢心安请大家收藏:(.)心安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