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活着就是恶心 > 文章简介
    (++)

    为什么还活着?如此作呕的人生啊……死了算了。

    Wht  fug world!活着就是恶心。

    序

    我是迩纯纯洁的纯唱歌的在演艺圈混饭吃早晨又开始了与昨天一样没什么大区别真恶心——

    镜子里的男人是他吗?苍白没有生气通体的伤痕累累但是不能否认很诱人这就是一种罪恶他的罪恶迩纯的罪恶。

    “在想什么?”一双有力的肩膀环住了迩纯肆意在赤裸的身子上摸着慧黠的洞视着镜中那张清秀异常的脸上的每个细微的变化磁性的声音沙哑的问着:“感觉如何?”

    “不怎么样这男人贱得让人作呕。”他麻木的对着镜子冷笑就好像自己说的是另一个人这是迩纯的一贯态度他厌恶自己这不是没理由的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走下舞台的他是个什么德行就算你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糜烂的形容词都用在他身上也不为过。

    “哼知道就好自己来吧。”淡然的嘲讽着身后的男人把装饰用的细皮绳递到迩纯手上对于别人这或许是个装饰对于迩纯一样是而且还是个极其燎人的装饰。

    “呵……呜……”咬着牙迩纯笑得凄凉捧起自己镶了别致银环的分身这代表了什么也就不用他说了堕落呗。一绕两绕就这样他将自己的前端紧紧的捆了起来痛吗?当然可他没办法他已经无可救药了他是个下贱坯子连被自己触摸顶端都会湿润真是浪透了。

    “真没用这样能绑得住你那些淫欲吗?”粗鲁的手臂一把将削瘦的躯体搂在怀里一双手熟练的继续着迩纯的工作恶意的的在根部扎了三绕耳畔悦耳的声音再次勾起了他的反感于是两颗红李般的小丸无情的被绳子擂得顿时晶莹剔透扯着那尖端耻辱的银环这是他送迩纯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呵呵从此这个男孩就只是他的性玩具了。得意的问着:“现在感觉怎么样?呵呵。”

    “呜……好痛……太紧了……不……”想身手去摸而箍得降红的尖端被那只恶意的手用力扯住了龟头上的银环迩纯知道他不能反抗并且他也不想反抗他的确是淫欲的生物于是双手乖乖的背到身后尽量立直着身体深呼吸着他又没有忍住叫了身后男人的名字:“I.K……啊……”

    多淫荡的声音都说了不让自己爱上他的而这声音分明是在要求索取迩纯啊你真是无可救药。

    “少装纯真没人可怜你这个贱货趴下。”I.K的声音显得高高在上他听不进迩纯的求饶那不诚实像迩纯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对他有什么恻隐之心他就是个发情期的猫不好好管教随时随地都开始张着他的腿开花结果。

    “可不可以不要……他们已经在怀疑了……呜……”尽管这么说着迩纯还是乖乖的屈膝趴在了地上那种像母狗一样的姿势甚至比那更加的谄媚用小臂膀垫着下巴伏着将臀部高高的抬起他都不忍看自己的狼狈样子但习惯了每天早晨这一幕都会上演。不容分说戏谑的手指已经挺进了他的花蕾他要怎么做?像个乖孩子好好的含住就是这样尽管那进入的两指正在毫不留情的撑开他娇嫩的甬道……无法忍受前端涨得要炸开了感到窒息的唇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更大的东西硬生生的钻了进来冷冰冰的那该是一样什么工具突然被涨满的裂痛把他逼疯了或者说是一种病态的兴奋让他不能自已:“啊……不要……啊…………求你……不……”

    “听听纯儿啊你说你怎么会下贱成这个样子?看来真要好好教育才可以了。”将已经瘫软的贴在地上的迩纯拖了起来I.K拽过衣架上的粗绳恶狠狠的将分成四股拢在一起的绳辫勒入迩纯陶瓷般的臀瓣内将刚刚塞入的物体整个没入了那已变得石榴般鲜红的菊蕊内而此时的迩纯已经昏了过去看他昨夜他的玩具没有休息不好不然他应该可以忍耐的。抱起迩纯的动作是轻柔的但仅此而已。

    “恩……不……”昏沉的迩纯胡乱的哼着I.K的动作并没有因他的虚弱停下来他的下身被用粗绳捆绑、打结腰被束得喘不过气而最难以忍受的是他的分身那该算什么?那只是I.K的一个小玩意根本不是他的器官捆扎的分身竟被用粗绳硬生生的捆贴在了小腹上当那个所谓艺术的杰作完成之后他趴在床上却连呼喊的力气都没了哭了吗?只有泪在淌。

    “真乖你记住不要把下面的东西拿出来我的惩罚你不是没尝过呵呵。”拍拍迩纯被绑紧的下体白嫩的皮肉被勒出红痕的感觉果然是一种美这样的一块美肉又有谁不想吃呢?一把扯高迩纯的头I.K狠狠的说着:“记住了!别让别人碰你!”

    “我……他们……好像看出来了……恩……”迩纯声音是颤抖的他知道I.K不会给自己丝毫的恩赐果然他被像个木偶一样翻来覆去套上了衣服、裤子……在被揪起的一刻迩纯笑得惨淡……能想象吗?这就是那个衣冠楚楚的真实的皮相他厚重的衣服从来就不是为了羞怯而是掩饰。

    迩纯还是站不稳他是被I.K半推半就的抱出去的而这一刻他却觉得幸福至少在I.K满意的时候他会得到一些温暖这足够了。他不奢求他爱这个叫I.K的男人说出来几乎没人信他自己也不信但这是真的并且I.K信。

    没有人会了解他们间的情感但那是爱情真正的爱是畸形的这是西方哲学家的观点也是I.K对他说的当时他趴在床上哭得像个孩子只因为I.K说了爱他……满足了真的。对于他的人生那又是什么东西他是个从不绝望的人因为他根本就不抱任何希望。

    “到了……晚一点我来接你。”到最后他还是心软了I.K嘲笑着自己摇摇头迩纯的颤抖与踉跄让他心生怜爱但这不被允许表现出来他的高傲不允许。

    “恩I.K……昨天我梦到妈妈了……”迩纯点点头竟勉强的笑了才迈了第一步果不其然寸不难行的痛没走一下刺痛一分也刺激一分他大概就是个变态竟然他感到愉悦。他被毁了被I.K?或者是他自己。

    “别跟我提那个贱女人你和他一样晚上在跟你算帐。”带上车门I.K风一样的消失了也像带走了他的灵魂。

    “I.K……我爱你。”看着街的尽头迩纯笑得更加深切那根本让人想象不到他正在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但也没人能想到他在承受什么样的甜蜜这就叫……自作自受呵呵。

    悲剧一切都是悲剧。世界是人生是每个感觉都是。所以痛苦大概是应该的……

    一

    走入新公司的大门意思跟那些似乎眼睛长了钩子的男男女女们虚伪的打着招呼自己还能挨到自己的工作室这使迩纯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忍耐力但来自下身的疼痛与体内被涨满以及刺激的欲望却折磨着他就连周遭投来的目光都似乎带了异样的神采他感到害怕更或许只是心虚他知道自己身上隐藏的秘密如果在这个圈子里被发现了将代表着什么并且在上一家公司他也是吃过苦头的了他真怕可是……

    “对不起我不舒服出去一下。”

    就这样唐突的到了下午面色苍白的迩纯从会议室里略带踉跄的冲了出来他实在无法忍受了。

    还好洗手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几乎是用爬的躲进一道小门内缓缓的坐在马桶盖子上尽管动作已经放得非常轻了但他还是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那真的是比女人还娇嗲的呼吸。

    “啊……I.K……”

    咬咬牙解开裤子的拉练迩纯笑得自嘲一定不会有人想到那个衣冠楚楚、看上去乖巧可人的大男孩竟然会有这样一幡景致——那是一条连女人穿上都无比风骚过火的蝴蝶比基尼基本上只有那些卖淫的鸡才会穿而现在却套在了他的私处上这是I.K的爱好他会让迩纯无时无刻的都记得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有多下贱。精巧的蕾丝只是种暧昧的装饰根本挡不住任何东西这条内裤是中间分开的……深吸一口气将手插进花边之下皮质的绳结已经湿润了两枚可怜的小丸被勒得血丝清晰可见肿胀的好像成熟的红李般色泽妖媚尽管分身已经被捆得惨不忍赌而乳白色的汁液夹杂着血丝还是染了顶端那枚银环那是他离开上一个公司时被迫穿上的是两枚另一枚在他的阔约筋上I.K说这是为了证明他的贞洁多蠢像自己这种人怎么可能跟贞洁这个词在沾上面无非是另一种再折磨他的方法罢了如果让他听话还是那句狠话管用点——别让我再知道你那淫贱的小穴再让什么别的人插过不然就跟你的阔约筋再见吧——迩纯知道I.K真的做的出。

    “啊……啊……啊……”

    淫乱的呻吟在晦涩的场所内难耐的越发放肆在迩纯被因折磨而病态的快感统治并征服之时他忘记了一切廉耻、尊严、荣辱、还有心……这让他忽略了一切而却不等于他的贪图会被所有人所忽略与救赎……

    砰——

    “哈你看早说过这小子很淫乱吧?”

    光将代表灾难吗?而这一束光是的。在那道小门被人踹开的一刻迩辰知道将有不幸的事降临了那些带着猥亵笑容的男同事们活像是逮到兔子的猎人俯视着瘫软的靠在瓷砖墙上大方的分开双腿展示着被束缚的肮脏私处的他嘲弄的大笑着他感到羞愤但这没有意义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货色——

    “哈哈不愧是传言中的‘公用男娼’还穿女人的内裤哈哈哈哈看来他被调教的不错。”

    “看那里都穿了环绑着还能有这么兴奋的表情我猜他心理变态的。”

    “是啊是啊很多碰过他的人都说他有被虐狂怎么玩弄都不会死的。”

    “那你说我们要不要试试?”

    “那是当然把他拖出来……”

    就这样在迩纯因眩晕与畏惧而模糊的视线中无数只手将他从他觉得安的黑暗角落拖了出来他的手被两个男人架的很高那个宣传部的小头头淫笑着将他落在膝上的裤子扒了下来男人们一边用手任意抚着他的身体一边谈论着作呕的话题而他能做的却只是鼓励似的发出淫乱的叫声——

    “啊……不……”

    他的脸很痛苦而他的心在嘲笑迩纯就是这样的人——I.K说他活着就是一个奇迹。

    “哈你看摸一下都会颤抖好敏感啊。”

    “没错而且他好象很喜欢我们对他这样呢……”

    “还真浪呢 我们不如这样把他拖出去让公司的同时们看看我们这位大明星的风采……”

    “哈哈哈哈哈哈有道理让大家到会议室开个会吧我们来研究一下这件等待我们开发潜力的产品哈哈哈哈哈哈。”

    “可这样的话如果I.K知道了怎么办?这小子可是有主的。”

    “那这小子就惨了不过这似乎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不是吗?”

    “有道理那么……亲爱的迩纯先生就以你如此亮丽的形象去见见你的同事们吧。”

    如果I.K知道他会被打的I.K不喜欢他在很多人面前丢脸特别是I.K看不起的人——迩纯有些怕了他求饶——

    “求求你们不要……不要让别人看到……怎么都成……不要……”

    “哈都要哭了好可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们大笑着他们将卫生间的门一把推开——

    “就算我们把你带出去也一样可以为所欲为小东西让我们开个PARTY吧哈哈哈哈哈哈。”

    “不不要————”

    迩纯害怕的抗拒着但他知道这没多大用处噩梦要降临了I.K……如果被他知道了他会怎么样?像迩纯这样的人当然不会在乎被怎么玩弄或是怎么惩罚他从未把自己当成一个人可如果自己做了I.K不喜欢的事恰恰相反I.K不会对他做什么因为他会离开他就像狗最害怕被他的主人丢弃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二

    “I.K先生议员请您进去。”

    “……”

    点了下头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白色的休闲套装在西服革履的侍从引领下走入国会大厦富丽堂皇的法式门廊他的脸上习惯性的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就像正在400平的豪华办公室等他的参议院先生说的那样——

    “I.K你这个表情可一点都不像个男娼。”

    那个体态肥胖的议员挺着他硕大的肚子慢慢踱了过来捏着I.K的下巴的粗壮手指像清点着自己的那些财富般摩擦着贴进I.K的脸他必须翘着脚尖才能用刚刚还叼着雪茄的厚嘴唇舔上I.K的丰腴、性感的唇I.K没有躲他对任何事都表现得很敬业这是他的优点但他也同样不喜欢去迎合别人。

    “你不笑笑吗?那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我不喜欢笑。”

    议员推推架在自己的蒜头鼻上的银边眼镜搔着自己的地中海式的稀疏毛发装着能让人呕吐的细嗓调笑着而这一切只换来I.K一个无所谓的笑——这个野小子就是这副脾气不过就是这样才让人想凌虐他。

    “I.K你被我们宠坏了别在这里摆你外面天之骄子的架子你认清楚那是怎么得来的。”

    议员在I.K尖俏的下巴上狠狠的捏了一把错错肥胖的身体退到一旁示意侍者将门关上然后他不用再掩饰他贪婪、邪恶的嘴脸揉弄着自己硕大膨胀的裤裆他向早立在一旁怀着同样猥亵表情的书记官弩弩了嘴——

    “去帮I.K先生更衣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哼!”

    “老东西别装了又不是演戏我已经在演艺圈玩得腻了不想听你这么蹩脚的台词……”

    一把将大理石办公桌上的文件推到地上I.K无趣的撇撇嘴脱了鞋十分随意的躺了上去能让国会的书记官伺候更衣可是件荣幸的事他当然不会拒绝只要不看那个四十几岁的男人黄鼠狼一样的奸相这也算是种享受不是吗?只是他有些担心书记官的口水好像随时都会滴在他干净的脸上还是闭上眼睛好了——

    “你想出什么新花招都随便你但我要一样东西你得给我弄到手。”

    “I.K只要你做个乖孩子议员先生当然会满足你其实你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年轻人为什么总是那么没情趣呢?呵呵呵呵……”

    书记官像见到奶酪的老鼠般发出古怪刺耳的笑声拨开衣物I.K健康而光滑的淡小麦色肌肤让他堆积着皱纹的三角眼放着异样的光真想看这样的肌肤染上蔷薇色的瑰丽只可惜I.K有个规矩——只要你给他想要的就可以对他做一切但别留下痕迹——这么傲慢的小宠物恐怕也只有国会的重议员以上的官员才消受的起所以他一直很感谢议员的关照不然他这种身份根本没资格接近I.K。

    “……狗的嘴都可以随便叫吗?最好小心你的指甲他们划得我的皮肤很疼。”

    根本连眼睛都懒得睁一下I.K皱了下眉书记官在他身上涂抹香油的手让他烦躁这个混蛋看上去有点噬血这可不好他不喜欢在皮肤上留下痕迹这当然是因为迩纯迩纯不会接受他的主人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跟他做着一样低劣、下贱的事的所以说迩纯这个小东西才是纯正的心理变态他只是单纯的喜欢被所爱的人摧残的快感而并非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I.K你把我们的书记官都吓到了呵呵我真不明白首相到底在想什么像你这种的贱货有什么资格来命令国家的官员?恩?”

    等书记官将I.K的手用皮带束缚在桌子两边暗藏的锁链上议员才得意洋洋的坐在他现在变成刑讯台的办公桌前叼了支新的雪茄喜滋滋的由下至上抚过他钟爱的年轻肌肤他笑得狰狞——

    “呵呵这玫瑰香油还真不错它让你的皮肤很柔软好孩子就该学得乖点、温柔点这对你有好处……别以为你和首相有一腿就可以为所欲为!”

    故意的议员将雪茄猩红的烟灰抖在I.K绛红色的乳尖上端详着那额前的乌丝间倔强的眉一蹙哈哈的笑着那双手再挣扎可就像进了笼子的野兽又能怎么样呢?——

    “好了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我也不喜欢演戏通常成功的人都喜欢不容易征服的东西所以我们才喜欢宠你但你也不要太得寸进尺我知道你要什么听说你养的那个小贱货换公司了?你乖乖的等你走出这里那个传媒公司就是你的了。”

    听到这句话只是微微的I.K笑了这该算是顺从了吧对他来说就算是了那么下一步该干什么呢?通常迩纯在这种时候会选择哭泣因为迩纯喜欢被从痛苦中释放而他则是喜欢先得到承诺再准备痛苦——I.K清楚自己接下来的任务所以他不再挣扎并分开了他的腿他又不得不去忍受那恶心的腐肉与自己的身体磨蹭的感觉但这至少是有价值的不是吗?他告诉过迩纯他会不择一切手段的控制他跑的再远也没用他要每时每刻的让那个总是了无生趣的大孩子在自己的视线中才能平静。

    “I.K你要这家公司不只是为了那个小贱货吧?没记错的话有了它这个国家的媒体就完在你的控制内了对吗?”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没人相信I.K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看住迩纯而当然也不可能只是这样他何止想要这个传媒界有可能的话他想要这整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但那不是靠出卖肉体就可以得到的……迩纯或许只是安慰他灵魂的人真正陷落的是他他已经准备好了为自己的野心付出一切代价……

    “你什么时候开始在意我想什么了?我跟你交易的只是身体不是思想。”

    眯着眼睛I.K配合着书记官将自己装了皮革的膝窝折到分束的手边与腕部用钢锁固定在一起他不知道自己将要陪这些权衡朝野的禽兽们玩些什么样的游戏但他知道他会努力的活下去这就够了吧?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不同的人选择着自己不同的生活方式而那大部分都是没什么意义的活着做一些事确定自己活着其实就是如此而已——这不是他说他对人生的真谛没研究是迩纯说的。

    “呵呵你这个姿态很燎人啊一会儿你会更美的呵呵呵呵……”

    抚起I.K黑色发丝那张脸如果不是那么冷若冰爽真是绝色修眉、长睫、挺鼻、薄唇还有那双眸子深邃得让人无法猜透仿佛一注视便跌入了他重墨的深渊所以对这种妖精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的——

    “书记官去把医生为我们提供的神奇药拿来呵呵……”

    在议员下达命令的时候那双手已经冷不防的捏住I.K表现得十分怠慢的分身将什么针剂从收缩的括约筋注射了进去突如起来的刺痛让I.K本身开是轻颤了起来敏感的前端也顿时尖挺喘息着他尽量让自己平静收缩的花蕾开始慢慢放松直到他赫然发现那个开始渴望被插入的肮脏容器根本不听他的控制就算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缩紧……但那些体面的官员是不会给他弄清一切的机会的比刚刚笑得更贪婪的书记官将一种红色的药水刺入他的动脉很快他开始呼吸急促浑身燥热I.K的经验告诉自己马上他将不再是自己只是一个被玩弄的物件他只希望药效快点过去这样晚上1点时他还可以去接迩纯下班而迩纯呢?现在又在做什么呢?躲在厕所里因他放在他体内的性具而难耐的自卫吗?还是……他已来不及去思考自己以外的事了……

    “啊……”

    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I.K胡乱的摇着头窝折的姿态让他有些缺氧视力渐渐的失去了它的功能只有被麻醉了的感官——他听到金属咬合的声音分身被冰冷的感觉在根部箍得无法释放而后他不知道又是什么特殊的工具像是钩子一类的东西从四个方向伸入他的蜜蕾中将失去弹性的穴口向外大大扩开——

    “啊……恩……痛……别……别再扯了……啊……”

    药生效了I.K的呻吟像发情的动物般不断的响起他能听到可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有种人死了变成灵魂之后看着自己的肉体被火化的感觉无能为力的境地总会让人畏惧I.K也不例外因此协议达成后他都会遭到被下药的待遇那会让他看起来楚楚可怜特别是像他这种高傲的男人这样的时候就更加让那些变态的欲望感到兴奋。

    “听这声音你很喜欢嘛放心吧我很宝贝你的给你打了肌肉松弛剂你看你的小穴竟然可以撑到拳头这么大呢我得把他们固定好你最好别乱动。”

    带着几乎所有的政客都拥有的虚伪的慈善笑容议员示意充当帮凶的书记官将用来撑开蓓蕾的长柄金属钩固定在早已准备好的用来固定臀部的黑铁架的四角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工具制造这样东西的人不做机械师而是做一个性具的设计师简直太可惜了——在约1米见方的黑铁架内是一个椭圆的环型在书记官殷勤的帮助下它紧箍住了I.K被迫分开的胯被铁架稍稍翘起的私处更加清楚的暴露出来甚至连蜜穴内的红色肉壁都格外清晰被器具装点的像是一件研究品的I.K咬着牙侧过头不愿去看议员令人作呕的嘴脸而别过的头却被那双肥胖的大手板正——

    “议员先生你看这种脸的表情又羞又愤的如果不是那药没准他会咬我一口呢大概他不满意议员您的招待吧?”

    书记官谄媚的声音带着隐藏不住的雀跃。

    “是吗?他不会拒绝的这只是我们满足他愿望的一点点小小的回报是不是I.K?”

    靠在桌尾议员横肉的脸笑起来活像个河豚欣赏着那被他的新花招弄得像展品的红色隧道他将一直叼在嘴上的雪茄夹在指尖慢慢的靠近I.K因感到热量的逼近而颤抖的肌肤不慌不忙的将火光探进撑开的后庭中抖了几下——

    “呵不错的烟灰缸。”

    “啊——————啊……混蛋……混蛋……啊……啊……”

    体内的灼伤令I.K发了狂般的挣扎但被困住的身体根本无力反抗——这样的时候他时常想到迩纯对于那个人这是种享受吧?但他真的不相信迩纯那些所谓他是被虐狂的鬼话也不愿意去相信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感觉。

    “最好闭上你的嘴I.K你该记得我们的协议哈哈我不会让你的身体被看出伤痕的但你的体内嘛……哈哈你都想不到他有多美……我喜欢美的东西被摧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议员狂妄的笑着他就是喜欢这样把这个小东西捧到天上然后再让其在自己面前过着连狗都不如的日子那将是种多么美好的事——孩子就是孩子他以为得到一切都那么简单而任何一种游戏花样翻新都会有异想不到的效果。

    “我今天要研究一下你美丽而淫荡的器官到底喜欢被用什么填满……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感到舒服的……书记官去舔他。”

    “什……什么?我我?”

    唯唯诺诺的交握着双掌书记官受宠若惊的确认着他很想尽力掩饰自己对I.K的贪婪但那八字型的嘴角险些留下的口水已经证明了一切。

    “哈哈我们是老朋友了来吧他不是觉得你像条狗吗?那么没准他会喜欢被狗舔的感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是那我可就对I.K先生不客气了……”

    尽管嘴上这么说着但那条滴答着口水的舌头还是由I.K颤抖的身体上舔了下去……

    “啊……啊……恩……啊……啊……呜……”

    除了呻吟他的嘴就还有一个用场当I.K意识到这一点翻到他身上像狗一样倒着舔食的书记官已经套出他粗黑的阳物塞入I.K因呼吸困难而张开的口中恶心的感觉刺激着被不断触碰的小舌而更让他感到撕心裂肺的是那个在他身上游走的舌头竟真的钩起了他的欲望被书记管的手揉搓的分身越是活跃禁锢的痛苦便越是逼得他发疯而正在为一个禽兽的性物服务的嘴又却连呻吟的机会都不再拥有在野兽的胯下他的泪被隐藏了……

    “呵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来吧看看我带了什么东西来为你的‘美丽隧道’的开通做礼物这可比我为任何一座海底隧道剪彩都隆重哦……”

    议员此刻的表情像是比邀请参加什么戏剧首映式幕帷拉开的一刻将放在桌下的文件柜中的笼子拿出来—— 一条一米长的青蛇一对可爱的小白鼠到底哪一个更适合他淫荡的奴隶呢—— 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将青色药膏用手涂抹在I.K颤抖的甬道内他感到非常兴奋没想到那小小的蜜蕾竟真的可以打开得让整只手随意进出呢如果他在严格一点会不会下次这里可以装得下一个篮球呢?哈哈哈哈。

    “好了用这个把他的嘴堵上。”

    将一个高尔夫球丢给纵欲书记官I.K淌着兽液的唇立刻被再次填满当黑色的胶布封上他低呜的嘴之后他也只能任由恶心的液体流入自己的颈嗓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书记官雀跃的喊着——

    “你看他竟然哭了哈哈流泪的样子都这么美议员先生他真是太棒了……”

    “呵更棒的还在后面呢拿布蒙上他眼睛把他的腿解开你用手撑着就好好戏要上演了……”

    待书记官将I.K的眼睛蒙住之后议员不慌不忙的抚着I.K湿润的尖端从抽屉中拿出一根按摩棒对着书记官诡异的笑笑却先将其放在一旁——

    “我想他会喜欢的呵呵。”

    议员扯着笼子中小白鼠细长的尾巴笑意更深吱吱的声音对于黑暗中的I.K来说更加可怕而就在这时有个毛茸茸的东西进入了他被剖开的甬道内——

    “这就是你下边这条隧道的第一位客人喜欢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恩……呜……呜……恩——呜——————呜——————————”

    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体内蠕动像是想要跑出他的身体而又一硬物的顶入阻挡了体内的物体出逃的去路于是那个物体疯了般开始用尖利的爪子撕扯他身体内的肉脏疼痛已经把I.K逼疯了这时那一直撑开他的铁钩却被撤了下去摆脱了器械的束缚却换来了新的绳索被并绑的双腿让他完沦陷在体内比他欲望更加疯狂的蠕动与撕扯中而当他的腿间流出鲜血议员笑着拨开了按摩器的开关看着大理石的桌面染上更多的血色眼前的这个孩子显得格外的妖媚没人会想到像I.K这样的少年才俊会有这样的秘密——

    “呵呵一会儿你就会期待这些客人们进入你的‘隧道’了我在你下贱的穴里的涂的药物渗入血液会让你温柔24个小时我想你没法去接你的迩纯了……而且刚刚有人告诉我那个小贱货正光着屁股在会议室里跟他的同事们开会呢……呵呵你们还真是一对……”

    “呜……呜……呜……呜……………………”

    喜欢活着就是恶心请大家收藏:(.)活着就是恶心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