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活着就是恶心 > 第 20 页
    (++)

    海上前两步怒气冲冲他已经将自己的手举起来了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迩纯那双毫不在意的眼睛他就是打不下去。他终于知道自己在这个男人心中是个什么地位了不是根本没有任何的地位只是个没用了就丢掉的替代品而已……

    啪————

    一巴掌狠狠的打了下去迩纯攥着自己有些发麻的手看着海脸上的巴掌印冷冷一笑:

    “男人废物成你这样还真他妈少见。”

    海痛苦的眼神被迩纯看在眼里他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有点贱跟所有的衣冠楚楚的绅士一样都是那么的虚伪并且如此的脆弱不堪只是轻轻撕了面具便已经抓狂了呵呵呵呵呵呵……

    “他呢?我要带他走。”

    迩纯提醒了一下海自己的来意当然他知道这个剧本不会进行的如此顺利。

    “他?哼你心里就只有他。如果我告诉你他已经死了呢?那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海揉着自己的脸他有种幻觉——自己的眼前有把传说中杀人于无形的宝刀而迩纯就是再将他一步一步推向那把刀让他的手染上血……迩纯的血。为什么他就是不肯让他来爱他呢?或许那样的话大概迩纯就不是迩纯了。今天他也准备好去做一件事就是让迩纯将他的心彻底踩得粉碎!那样他就可以安心的去进行他的下一步计划了这是他为迩纯准备的……为一个他爱了整整三年却没有得到半点回报的绝情男人准备的……

    “呵是吗?那我就拿这三百亿买他的尸体。”

    对于海所说的结果迩纯早已做了打算他在五星级酒店订的总统套准备了他和I.K最喜欢的红酒还有杜冷丁如果他不能带I.K回去……那么就只有去找他了……(迩纯:我知道作者不会让这一切发生的因为他舍不得钱租总统套!- -+ 作者:不因为我再尝试把你一脚踹上月球 - -++)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拿了这三百亿走也可以让你找不到他那你不是人财两空?”

    海沉声问着他的心里已经燃了一把火正不断的蔓延……

    “如果是那样那就是我们的命不好。”

    一场游戏一场梦。实际上人生就是那么回事一阵云烟再叱咤风云的一代枭雄也难逃一死再精明奸诈的狠毒角色也有恶贯满盈的终点再怎么样的一生活着时候愁容满至死了的时候去得干净还有什么可寄予的呢?既然一切终究是场空再怎么争抢、算计也是无意义的不如就得过且过反正他一直都不是个喜欢用头脑思考问题的人……

    “这就是一个赌你压得赌注对我来说是唯一重要的我还有什么选择吗?没有了他我也就应了那中国人的四个字:生无可恋……”

    啪————

    这一巴掌够狠打得迩纯的唇角一下子便裂开了红色的血顺着唇角勾起的笑容汩汩的流着海终于忍受不了那让他发狂的愤怒与委屈他猛摇着迩纯瘦弱的肩膀声嘶力竭的吼着——

    “他到底有什么好?他也不过是你的一个替代品而已你为什么要对他这么用心?你已经爱上那个下贱的娼妓了吗?你知不知道他在别人身下那不知羞耻的样子?这里的每个人都尝过他的味道你可以去问他们那个贱货是如何将每个人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他累得连射都射不出了后面那张嘴还是贪婪的吞着那些人的家伙你认为这种人他当时会想到你吗?你才是天底下最笨的人为了那么个玩物你值不值得?你说啊?!你为什么不爱我?我哪点不比他强?!你为什么不爱我?!你知不知道?我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你不爱我!都是因为你不爱我!是你是你把我逼成这样的!都是你的错!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海开始怀疑眼前的迩纯到底有没有心?还是说那颗心已经给了别人了?他怎么可以对一个跟了他三年并且是一直那样的爱着他、温柔的对待他的男人如此的狠?迩纯他就那么不留一点余地的……如同对待一个陌生的乞讨者般……他被他一脚踢出局外……头也不回的将他抛弃……迩纯怎么能那么狠?他在街上用光所用钱只为拨通他的电话听他声音时他却在跟他的新宠调情;他流落街头为他潦倒不堪、醉生梦死时他正搂着新人入眠、依偎梦中……他给了他部的爱可他还给他的只有绝情的痛这公平吗?老天公平吗?

    “是你!是你把我逼成这样的你以为我是什么东西?你的一件玩具吗?不喜欢了就一脚踢开?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这公平吗?你对我公平吗?”

    海已经激动得哭了所有的同伙都在看他的笑话没有人会同情他更不会有人买他这出戏的帐因为他们之间除了金钱的关系再无其他就如同他与迩纯除了肉体的关系也再无其他。其实事情很简单只是海不愿接受而已于是迩纯将那层窗户纸捅破了他便成了海眼中的罪人——

    “海我想你该清楚一点——我不爱你也从来没要求你爱过我。所以你所谓的公平只是你的贪婪罢了你不是已经退而求其次选了这三百亿吗?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感情吗?你跟他唯一不同的就是……你比他更恶心。”

    盯着海脸上难看的表情迩纯继续笑着这些自负的、贪婪的、虚伪的、懦弱的动物一辈子也不知道他们错在哪因为……他们一辈子都不会认错一切都是别人的错所以就要争斗就要自相残杀就要召告一个什么所谓的是非对错……然后他们便有了一个理由去讨伐……

    “够了!迩纯!你这种男人根本就不值得我去爱!我爱错了你!今天我们来算个清楚吧!我要你把你欠我的都还我!”

    海如此宣布着已此证明他接下来要做的一切都是有理由的甚至是替天行道的——

    “你这种男人根本不值得别人对你那么用情难怪你会喜欢上那种货色因为你本身就是这种人不是吗?我真该相信那些关于你是‘公用男娼’的传言你就跟他一样只配让人那样对待……”

    海显得十分公正而无私却换来迩纯的嘲讽。迩纯一边解着自己的衣扣一边用眯起的一双眸子扫着海和围在海身边的暴徒露出他绳索加身的胸膛随意的弹着烟灰嗤讽着说:

    “您是法官吗?定我的罪?那他们是陪审团了?呵呵等着罚我了?早知道你会来这招了看一切都为你一准备好了……”

    迩纯抚着自己的胸膛走到海面前将自己挂在海的身上妩媚的挑逗着——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苍蝇不叮没缝的蛋?OK我等着看你怎么玩这场游戏……”

    或许他是再打一个必输的赌不会有人来救他他并没有把他的行踪告诉给任何人他只是觉得……既然一无所有不如就来去干净。从迩纯决定来的时候他便有种感觉他可能无法跟I.K再回去了……也可以说是否能够活下去也不再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了……他已经玩得累了人有一次轮回便要死一次而他觉得自己已经活着经历了太多次轮回到现在他已经对同样的戏码厌倦了他只是想知道如果一切随波逐流又能怎么样?人说逆天而行必遭天谴于是他顺天他臣服他甚至摇尾乞怜那又如何呢?天就不罚他了吗?

    “你可真不是一般的下贱!你放心!等你把欠我的都还了我会让你见到他的!活着的他!”

    海这样说时迩纯才觉得有了那么几分意思通常那些喜欢凌虐他的人是该有这种表情的很多年没有感受过了还是那么他妈的让人兴奋……

    “那兄弟们就别客气了就当我们迩纯少爷是额外的加餐好了一起乐乐吧。”

    “哈哈哈哈哈哈好货色啊不错不错。”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看看他似乎很喜欢绳子去把那边那根绑货的草绳拿来我让他好好的享受一下!”

    “你看他很敏感耶才摸一把就湿了!”

    “真是下贱!”

    在那些如出一辙的讥讽与羞辱的嘲弄中迩纯被人拖上了一张很大的铁桌子身上专业的情趣绳索很快被换成了粗糙的麻绳大概有五个到六个人他们撕去了他的衣服以趴伏的姿势将他绑好之后那些人开始抚摩他的分身以及敏感的花穴他甚至能听到自己淫乱的蜜蕾吞咽着陌生而粗大的手指时发出的细小的摩擦声……而这一切能换回来的也不过是他在注意到海在看他时而给予的一些安慰似的佯装痛苦的表情……

    其实海唯一错的就是不该要求得到他肉体以外的东西他本来就不该被爱不该被人以对待人的方式那样爱着他从来就不希望自己是个人这种想法在迩纯心中从小到大一直没有改变过……

    那些人到底折腾了他多长时间了?通常这个时候迩纯总是不会去想这些的他其实是个很会享受的人他从来也不明白像I.K那样矛盾着而痛苦的滋味所谓“享受生活”他一直相信他是最了解这种奥妙真谛的动物。

    在这个阴冷、黑暗、潮湿的仓库中到处散发着作呕的腐臭摇曳的灯光下映在墙壁上斑驳的影是那么狰狞可怖就像是古老传说中魔兽的身形庞大而强壮他知道就算他再怎么反抗也无法逃脱的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并且他也知道自己怎样做便会得到奖赏如何……便能让这样的磨难变成是一种真正的享受。如果那些生物真的是魔兽那么或许他就是用来祭祀的供品吧?此遭所来为何?或许只是提醒自己若有来世莫做凡人。他要做只猫做只机灵而贪图享受的猫再来这世界趴在高高的篱笆上看着那些可笑的人类看着他们如何的生如何的亡如何的对其他的生物了无察觉任意妄为的去涂炭、去争夺、去杀戮、去荒淫、去自私的拿想要的一切再去不情愿的走向他们的灭亡……

    这一生他扮迩纯已经扮得太累了……

    “呵呵怎么不叫了?刚刚你在伺候我的朋友们时不是挺兴奋得吗?叫得那么淫荡现在怎么不叫了?恩?”

    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的身体不断的被人去挑逗、去侵占、去凌虐。他们将滚热的精液射在他被抽插得撕裂的体内他们去舔食他的腿上混浊着精液的肮脏鲜血还在那里饮吭高歌着颂扬那是一种美味他们任意揉捏他的分身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逼他说那些下贱的话才仁慈的同意让他射出来而他们一点也不知道他其实能够忍很长时间那样去说无非是想去看他们那种自以为是洋洋得意的作呕笑容罢了。他们和那些所有想这样去驾驭他的人一样都不明白自己有多么的蠢都不明白自己无时无刻不是其他动物一个笑料一个根本就不好笑的蹩脚笑料——

    “呵呵呵呵……”

    被一桶冷水泼在身上才从短暂的昏迷中醒来的迩纯啐里一口忍耐时咬出的血看着站在他面前掏出自己的阳物的海苍白的唇间泛起一丝嘲弄的笑。捆绑他的绳子被用刀子割开迩纯被那些玩爽了的男人们反转过来双手被按在耳边一双腿也被分开到那种他无法想象的角度或许胯骨脱臼了很痛但这比不上那些人给他的快乐看他淌着淫液还不断翕合着诱惑他人侵犯的花蕾就知道——他这淫荡成性的身体今天已经吃得很饱了。

    海他永远也不懂得他的这些招数只对那些纯洁的天使们才是种惩罚而他是个恶魔——

    “海……抡到你了吗?呵呵快把你那玩意儿插进来吧别放在外面丢人了……”

    迩纯呵呵的笑着现在站在他双腿之间虎视眈眈、郑重其事的海在他眼里就是个初次蹬台的马戏团小丑连如何都令台下的观众发笑都不会的白痴于是他帮他——迩纯的挑衅令海颜面尽失一群人高马大的亡命徒们的哄堂大笑为迩纯招来了厄运……

    啪——————

    “呜……”

    迩纯低呜着他的下体被海从腰间抽出的皮带狠狠的教训了顿时逐渐变得冰冷的身体再次袭上了冷汗看到迩纯受挫的表情海反而更加猖狂他一边无情的鞭打着迩纯已经饱受侵袭的下身一边为了保护自己的颜面而控诉着痛得咬破嘴唇、面色苍白的迩纯——

    “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样?你也需要过我不是吗?难道你就没有爱过我吗?今天这些罪都是你自己给自己找的!我不会再在你面前做一个懦夫我要让你遭到报应!你这下贱的贱货!你不就是喜欢被人虐待吗?你不是受虐狂吗?好!既然你不要我对你的好那我就好好的让你享受一下!叫啊!给我叫啊————”

    海的皮带在迩纯的身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皮带鞭挞肉体的声音在空旷而封闭的黑暗空间中发出可怕的厮嚎。那些恶徒们并没有让迩纯的血白流他们用他们的舌头去品尝着这疯狂的洗礼中所奉上的美味。对于海的话那微不足道的只言片语也只是说给海自己听的罢了海不会明白他是一个多么不起眼的小人物如果不是因为他所答应的那些丰厚的报酬根本不会有哪个白痴愿意跟他浪费这些时间。自以为是的正确与自以为是的自豪感使得他只是显得更加的失败只有他自己没有发现……

    “恩……”

    迩纯只是咬着牙忍着他不叫出来完是因为他实在是已经鄙夷眼前这个恶心的男人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他只当这一切是对他自己的惩罚惩罚他自己为什么曾经会将这个人当成I.K的代替品就算那是能让他无聊的生命延续到现在的唯一方法迩纯依旧感到内疚——这样的一个废物怎么配做I.K的代替品?现在连他那张被制造得与I.K一模一样的脸他都感到作呕了……一个人长了那张令他所魂萦梦迁的脸却还能如此的令他厌恶恐怕也只有海能够做到了。

    终究人的身体还是脆弱了即便迩纯忍住了不叫一声在一次次的鞭打中那种每一根神经都如千针刺骨般的痛他再也忍受不了了他不想去求饶所以他选择了迎战——

    “呵呵……”

    迩纯沙哑的笑了两声眯起眼睛看着丢掉手中的皮带搐着膝恶狠狠的看着他的海努力抬了抬头瞅瞅自己在凌虐的快感中诚实的分身兴奋的模样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引诱的蛊惑——

    “别告诉我你真的只能靠这种方法来取悦我……他比你强多了……”

    “你说什么?”

    海冲了过来一把推开其他的人掐着迩纯的脖子将他拽了起来用自己冒着血丝的眼睛盯着迩纯那感觉像是一直饿了三天的豺在盯着一只小耗子——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把你像对一个天使般的供奉着为什么你不能给我想要的一切还要把我从你身边推开?已经这个时候了你还要来羞辱我吗?我可以杀了你你知道吗?这很容易的你知道吗?”

    “好啊……那你就杀了我……”

    迩纯的眼睛慢慢的扎动着在海钳制的怀中他显得格外的漫不经心——死?他还会怕死吗?他连他活着到底是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又何必贪恋于生存?活着给他带来了什么?那些繁华的梦?还是……这些腐朽、肮脏、奴役的生活方式?这恶心的活法他早就腻了……如果有人能杀了他那或许才真算是天对他的恩赐。

    “那他呢?你不担心他吗?你不是为他来的吗?”

    海提醒着迩纯也为自己寻找着可以挟持的理由。他的心已经为这个男人碎了难道迩纯他听不到吗?为什么还要这样对他?就非要把他推到那个灭绝的地步吗?

    “迩纯?你是不是真的要我来惩罚你你才开心?我从来就不想让你不开心你知道吗?你为什么那么自私的不去顾及一下我的感受?你爱他是吗?”

    爱……他爱I.K吗?迩纯真的爱着I.K吗?那样的情感可以被叫做爱吗?迩纯闭了下眼浅浅的笑着一个十分美好的笑容而这对于海来说却如一根闪刺眼光亮的毒针穿透了他的心脏。迩纯一个字一个字的将海引向了疯狂——

    “如果你认为那种感情叫爱那就是爱吧。我并不一定要接他离开但我知道无论我们谁先离开……另一个人也会很快追去的……他不会再让我等待……呜——————”

    凛冽的一拳迩纯轻飘飘的身体如棉絮般被海打了出去重重的跌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冷冷的生疼感觉让迩纯在刹那间觉得自己好像跌入了地狱或者是说他一直在地狱无底的深渊中下落然而这一刻他终于到达最底层了……

    “今天这都是你自己找的那人说得对让你死了才是便宜了你。”

    海向后退了一步将手插在衣袋里他疯狂的眼神召告着一切他的心已经完被黑暗所控制了而这浓浓的乌云又是谁布在他的那片天空中的呢?他认为是迩纯……

    “迩纯从现在开始我们的这出戏码才刚刚上演我会让你知道辜负我的后果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海的一个眼神使那些在一旁已经休息了很久的暴徒们再次动了起来他们拿着绳锁与黑布袭上了毫无反抗能力的迩纯蒙住他的眼睛用塞口球堵住了他的嘴将他吊了起来……等到一些类似于沉重的金属被移动的声响过后他被抚弄的腿再次被分开了他们让他跪在一张冰冷的台子上在他的双腿之间躺了一个人然后吊在房梁上的绳索慢慢下降在那些粗略的手指任意的撑扯下乖巧的后庭很快便将那被塞入的肉刃整个吞了下去痉挛的入口紧紧的收缩着被再次添满的花巷裂了开来血顺着迩纯分开的两腿流淌牵制着手腕的绳索在升高后又慢慢下降这种于器械制造出来的律动令迩纯在肉壁与肉杵的摩擦所带来的欲望与痛苦中发出难以抑制的呻吟——

    “呜……呜……呜……”

    透明的津液从被塞住的口淌了出来这时有人搂住了迩纯的上身猥亵的手在他的脊背与胸膛上游移着感觉到他的颤抖与渴求。那人发出低低的笑声是海的原来自己身下的人不是海——

    “迩纯你喜欢吗?呵呵还会有让更加意想不到的刺激玩法等着你……来我来让你更兴奋一些……”

    “呜……呜……呜……呜……”

    海俯下身以口含住迩纯耸立的分身他用味蕾顶住迩纯的小孔使得那积蓄的欲望无法发泄海的套弄与绳索造成的抽插感使得迩纯被欲望所奴役的身体再也无从去思考什么只是听从着欲望的支配任那股火热的熔岩在他体内不断的燃烧。这是他的弱点他始终都无法逃脱欲望的支配他被这样教育着长大他没有办法……似乎最笨的人也可以学会对于他人的弱点而落井下石就好像是两个决斗的人在生死之间最后去寻觅的东西……破绽……就是这样的破绽他的身体他们控制他的身体从而是控制他的思想然后是他整个人他又怎么能逃得掉呢?他跑得好累……那是一条蜿蜒的黑色隧道他被追赶着一直跑一直跑……直到他看到了那片光亮……有个人站在那片光亮之中等待他……

    “呜……呜……呜……呜……”

    终于白色的液体喷薄了出来海离开了迩纯的身体而在他体内那个肉刃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迩纯你开心吗?你找了一个月的人就在一面前了……”

    “呜————”

    窒息此刻的迩纯脑中一片空白在刺眼的光芒散去之后被摘下黑布的眼睛所看到的足以在瞬间将他的灵魂杀死……那会是他的I.K吗?不他不相信。

    迩纯不自觉的摇头恐惧着他所看到的一切此刻的他甚至已分辨不出那些夺眶而出的滚烫液体是什么他的眼睛被血肉模糊的一片充斥成了一片猩红的血沼泽——

    那个静静的躺在金属的台子上被他包裹的人真的是I.K吗?他看不到那双忧郁的眼也看不到那俊秀惊艳的五官只有一张已经龟裂得失去了形态的唇还在艰涩的喘息着以证明他还活着然而这样的活一定比死了更加的痛苦。那张脸已经完被纱布包括住了他们把他的脸毁了吗?纱布上染了很多血如果不是那几缕暴露在外的银发以及那已经被一道道翻开皮肉的伤口弄得难以辨认出整个图案的纹身他根本就认不出那是他的I.K——为什么要这样对I.K?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就让他在这些日子里一直被摧残吗?就为了给我来演这样一出戏吗?

    “呵呵他还真能活想知道我怎么对他的吗?”

    海走了过来伸出手勾着迩纯的眼泪拿着一丙森冷的利刃慢慢的将那具呼吸着的尸体身上的伤痕再次划开因疼痛而颤抖的身体使依旧与之紧紧结合的迩纯清楚得感觉到那些伤痕的痛楚海每划在那破烂不堪的身体一刀就如同在迩纯的心里也同样捅了一刀……

    “还要感谢他让我赚了一大笔钱呢。我们先是出卖他的肉体去伺候那些有着各种变态的欲望的男人们他表现的很不错可是……要请这些兄弟来帮忙我还需要更多的钱没办法我也希望一切顺利如果知道你这么合作的话……我也许会少难为他一些……真没想到他身上的这些零件还这么值钱呵呵……这里他的眼睛还有他脸上的皮肤帮我赚了不少钱。还有这里他的肝脏只是二分之一就让我赚了块五十万……不过最多的还是他的肾脏我真想不到那还能用哈哈哈哈100万啊…………啊对了你一定觉得奇怪吧?他为什么对你那么僚人的身体没反应对吗?因为他没有睾丸和精囊了……呵呵呵呵……这个没卖钱完是因为你因为我要叫你知道你离开我的后果!”

    就这样海每说一句就挑开一道用粗糙的黑线缝合的伤口迩纯的心中也被那些刀刃的轨迹一次又一次无情的惩罚与削剥着到最后他所有的力量都被这刺骨的痛榨了出来只剩下唯一的脆弱……那些伤口是不可能愈合的了……再多刺一刀只要一刀就会要他的命……他真希望这一刀刺在他身上而不是I.K的身上……可他阻止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流着泪看着I.K来承受这一切……

    “所以……我决定迩纯我要当着你的面把他的心脏取出来我要看看一个人没了心他还能怎么去接受你对他的爱!你给不了我的!我也不允许你给别人!这都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将手中的凶器递给一旁对着血腥的一片狞笑的人海拍着迩纯因哭泣而凄美的脸恨得咬牙切齿他知道那些泪是永远也不可能为他留的——那个人说的没错只有这样才能让迩纯在乎他他杀了他最爱的人这样迩纯就能一辈子记住他了!

    “呜————呜————————”

    迩纯拼命瞪着眼睛摇着头他不能再承受这些他已经有了一身的罪孽不能再背负上I.K的死了他会万劫不复的……那样的话就算他跟着I.K去了也一定不会找到I.K的他会被憎恨的再也不会有人要他了……再也不会有人要迩纯了……

    老天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只求你这一次放过我让我跟他去死不要把我跟他用生死隔开不要让我看着他去死不要让他因我而死……我真的不怕死……但我真的不能失去他……真的不能失去他……

    血爱人的血飞溅时是这么耀眼而惊艳当他赤裸的身上溅了那鲜红的血液迩纯的灵魂之火便在这一刻彻底的熄灭了。他注视着那柄钢刀刺入I.K的胸口而被堵住的嘴甚至不能去发出一声哀悼的哭嚎只是那样看着看着那道伤口被刀刃慢慢的割开血一开始喷洒随后慢慢的向周围扩散……呼吸中浓重的血腥味提醒着迩纯他的灵魂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罪是他害I.K死得这么惨的是他害的……

    “迩纯是你害死他的!是因为你的自私伤害了爱你的人所以才害死他的!不管他是不是I.K都是你害的你只是一心想去享受他给予你的欲望而从来都没考虑过他的感受所以你才害死他的!你想死了所以你也想让他陪你去死对吗?你是故意不找他的所以他才受了这么多苦!是你把他害死的!是你!他一定会恨你的!就算是你死上一万死他也不会原谅你的!”

    不!不是!不是我!不是纯纯!纯纯怎么会害死他的主人呢?I.K不会听他的话的I.K不会不要纯纯的!I.K不会的……可是……为什么……I.K走得好远好远……为什么……别丢下纯纯……纯纯好怕……不要……

    “呜……呜……呜……”

    迩纯这样在心底喊着却无法说出一句话无论他再怎么努力都挣脱不开那束缚住他双手的绳索他只能看着那些人将他的I.K开膛破肚看着铮铮的白骨暴露在腐朽的空气之中看着那些人挑断血管将那跳动的心脏取了出来在他眼前炫耀的晃着……他的身上甚至体内都沾了I.K的血怎么洗也不会洗掉……I.K的……血……I.K……他死了……他……死了……

    “呜…………”

    他好想去抱抱那逐渐冰冷的身体迩纯甚至相信只要他能够抱紧I.K奇迹就会发生可他不能他无法去抱他他只能感受着自己体内爱人的部分逐渐得变得冰冷只能目睹着血腥的残忍场面只能……这样……

    他不会再要我了他一定不会再要我了他一个人走了……

    迩纯黑亮的眸子似乎是被泪带走了神彩盯着身下惨不忍睹的一切在最后的一颗泪水滴入那被阔开的胸膛后他的眼中只剩下空洞的一片苍茫他不再拥有任何东西了甚至是他的灵魂也将他舍弃了……什么也没有……他什么也没有了……

    “你终于知道失去所爱的感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迩纯你会继续活下去的活在这个噩梦里永远也无法逃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狂妄的笑着从地上捡起刚刚掉落的文件在上面牵上了自己的名字在迩纯呆滞的眼睛上印了个吻做出他作为一个胜利者的裁决——

    “把那个贱货的内脏都挖出来砍下手脚丢到海里就让我们的迩纯少爷再享受一下他爱人在他体内的滋味吧就那样别管他们会有人找到这儿的我们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那死去的肉体被人切割成数块迩纯的脑中一切的记忆与思绪也被生生的切断了在沉重的铁门开启又合上的巨响之后只剩下迩纯活着肉体与那具残缺的躯体……

    死去的人渐渐干涸的是血液活着人渐渐干涸的是他活着的意识。哀末过大于心死而最残酷的死亡也末过于心已死肉体却还活着。

    米迦勒俱乐部·密室

    “迩纯……呜……啊……”

    迩纯的心死了他能听到他能感受到……而他能做什么呢?那个被装了针孔摄象机的仓库所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得到而他却连伸出手去碰一下银幕上迩纯哭泣的脸都做不到他只能在不知不觉中呼唤他的名字让自己的心跟他一起痛着……

    “I.K呵呵原来你会说话啊?呵呵呵呵还满意我安排的这出戏吗?海那个白痴根本想不到这么绝妙的玩法的呵呵。迩纯那个傻小子被我天衣无缝的掉包记给骗了他现在一定痛不欲生了你是不是很想去安慰他?可你现在连你自己都救不了呵呵……”

    香艳的女人优雅的笑着挽起群摆她回过身向被绑在椅子上的I.K慢慢走了过去看着因两支按摩器双管齐下的震动而染上自己体液的I.K女人用手中的折扇勾开I.K的发丝露出那张刻了艳丽纹身的脸定夺着——

    “我知道你就是I.K本人对吗?迩纯不会对一个替代品用这么多心他是那种一生只在乎一个的死心眼的孩子所以只有利用你来打击他才是最有效的。”

    女人一笑又说——

    “可是你辜负了他你为了你男人的面子不愿意承认自己现在落到了这样的地步你装着不认识他还排斥他逃避他伤了他的心甚至在你做了这些之后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跟他说只是活在自己一种自我毁灭意识中……认为自己像个木头一样去承受就能解决一切吗?呵呵如今好了我导演了这出戏你可以在这里亲眼看着你毁灭了迩纯他到底会不会向你想象中那么坚强的活下去……为什么你们总是要求别人坚强来纵容自己的脆弱呢?恩?”

    女人挑起I.K的脸颊注视着那从紧闭的长睫中所流出的泪水冷冷的笑着——

    “真没想到一个男人的泪水可以美成这样。收起你的虚情假意吧去想想他在为你做这一切时你在这里做着什么?还不是在这张椅子上因为放任着你那些肮脏的欲望?你们这些男人根本不懂得怎么去爱人你们爱的永远都只有自己。你是这样迩纯是迩纯的父亲也一样是……遭到报应是迟早的事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女人傲慢的捧着I.K的脸抚着那痛苦的眼中淌出的泪水将手放在I.K的颈子上感受着异常的温度与急促的呼吸——

    “你是不是想要了?呵呵我的灵药很厉害的只要再来一针以后你就不得不靠欲望活着了。呵呵呵呵在迩纯为你而心碎时你却在其他的男人身下迷失自我、纵情享受……对于我给你们安排的未来你满意吗?呜……”

    女人未说完的话因I.K狠狠咬住了她春笋般的手指而打断了她没有躲闪只是看着I.K任他咬着直到因体内欲望的澎湃而不得不松开嘴的I.K将头撇向一边女人才收回自己的手退了一步打量着I.K那连被人注视都异常兴奋的身体嘲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男人……哼别心急我就去找人满足你就让……你可怜的迩纯一个人去心碎吧。知道吗?他一定会疯狂的因为他太像他的母亲了我知道他一定会的没人……比母亲更了解儿子……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好好享受吧你会成为我这俱乐部的头牌的。”

    女人绝艳的一笑之后旋即走出了禁锢着I.K的密室却在门口碰上心事重重的JOHN——

    “你该不会是后悔当初你自己倒戈跟我来玩这个掉包记吧?”

    “没办法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还不至于想让他白白去死。”

    JOHN看着女人的背影良久之后突然又说——

    喜欢活着就是恶心请大家收藏:(.)活着就是恶心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