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他和她(第1/2页)
    风从上千米的高空吹过,呼呼的宛如野狼的呼叫,无边的大地和天空一样的黑暗,庞大的浮空飞艇宛如一朵蒲公英。

    谢青丝呆呆的坐在了船舱中,凝视着外面无边的黑暗。

    飞船的临检没有找到她,她还是喝下了那晚苦涩的药物,然后接下来几天又被灌下去一些,肤色等发生了变化,包括脸上,也被这个人捏过,肌肉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对着镜子,她认不出自己是谁,包括上来检查的那些人。

    说话的声音很沙哑,总是咳嗽,身体虚弱的厉害,现在的身份是一位剑客的妻子,温玉盛,不,应该称他为周欢的重病的妻子。

    没有人把这个重病缠身,看起来即将不行的女人和九公主联系起来,甚至没有人想过单独审问她等等,这个家伙掩饰做的极好,一夜之间就溜了上千里,现在距离南蛮之地已经足足有数万里的距离。

    这艘飞艇之中,有许许多多的夫妻,女仆等等,他们两个人,就像是大海里的一滴水。

    对于谢青丝来说,这是一段让人郁闷而又无可奈何的时光。

    她曾经是天之骄女,也曾是纵横三千里的女剑客,走到哪里都被人重视,出门在外遇到的全是鲜花和掌声,像这种别扭的被病倒在这里,从未曾有过。

    她是一个好人,一个三观正确的女侠——想一想她的老师是系统,就知道她本质上会有好。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女孩子,一生中总要遇到许许多多的波折,总要遇到难以攀登的险峰,谢青丝将这次的历程当成了挑战,可是这场挑战实在是太让人无奈了。

    周欢不是色狼,对她没有动手动脚,一些特别私人的情况,他一拳一脚,真气巧妙之极的解决问题,比如穿衣,比如洗漱,比如别的,真气就是无形的手,能避免很多的麻烦。

    “这是你今天要看的书,别心慌,趁着这段日子里的空闲,好好的看一些书,对自己的未来很有帮助。”

    面前的男子同样翻阅着借来的玉简,这东西里面记载着大陆的种种风情,只要将神念放入其中,就可以里面的文字。

    谢青丝有一种直觉,这个人说的话九假一真,但是他真的认识母后,两个人之间有着极为微妙的纠葛,亲密的关系不为外人所知。

    这些年来,大家目睹了李曌的变化,她外表虽然正常,实际上却变得越发的恐怖了。

    其实,谢青丝并不是那么反感周欢,那天战斗之时,生死关头,周欢的选择表明了他是什么人,不往人多的地方跑,不用别人当挡箭牌等等,这个人本质上还不错。

    这趟旅途,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旅途,她也希望在这趟旅途中了解清楚这个人,来决定是不是要帮助他见到母后。

    “我们能做的,就是一条条的律令下达,然后按照法令行事,但是总有许许多多的人进行破坏,而且还找不出解决的方法。”

    “一个地方就算是平息了下来,还有别的地方要闹事,最重要的是一个人一把剑就能横扫四方的时候,没有人能制约他。”

    “母后在的时候还好说,但是这些年她很少出手了,很多地方乱成了一团糟,那些地方势力从来不缺少给九重天阙的供奉,按照法令我们拿他们没有好的办法,就算是抓住了问题,他们也可以推到了奴仆身上等等。”

    “杀戮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更糟,对于那些武者来说,他们也观察着我们,他们照章纳税,按时交钱,他们遵守我们建立的制度,我们还要杀了他们,那么他们为什么不更加的做一些事情?”

    “我处理过暴乱,那些绝望的农奴们不惜一切的攻击着一切,任何的荣耀和道理在他们面前不值一提,我不知道自己是错还是对,但是不制止他们,会死更多的人。”

    “我杀掉了当地的领主等,告诉他的儿子如果发生了暴乱我会将他们满门杀光,五年后我过去,却发现当地的统治更加的严苛了,用领主的话说,对农奴、农民们更坏一点,更差一点,在他们三十岁之前累死他们,就没有问题了。那个王八蛋建立起了更加严密的制度,连每个农奴的一生都做了规划。”

    “他上缴的赋税比父亲多了三倍,我想要杀他却无从下手。”

    ……

    虽然面前的人是一个很讨厌的人,但是谢青丝很愿意和他讲述自己过去的经历。

    母后曾经说过,一个人的境界有多高,未来的成就就有多高——前提是别被脚下的陷阱所吞噬了。

    “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吗?”

    在荒蛮时代,野人的国王会寻求隐居的大贤,问他们治国的纲要。

    “不要骄傲,我们没有骄傲的资本,我们唯一的优势在于武力而不是头脑,如果你能碰到一个能帮你解决问题的人,那么好好的请教他。”

    面前的男人,很少说话,尤其是关于这个世界局势的问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