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还钱(第1/2页)
    两天后。

    周欢本来要一个人去,但林青桐硬要跟着周欢也没有办法。

    海蓝小区是杜彩香的安身之处,她家别的房产已经被法院查扣。

    一群人正围在这个独院的门口,还有人身边放着还我血汗钱的牌子。

    “大哥,怎么回事?”

    换了一身普通运动服的周欢,抽出根烟问道,这种熟练的姿势让林青桐眼睛抽了抽。

    “杜老板跑了,我们的工钱也没有了,现在能做的,就是来看看能不能要回工钱。”

    “不是说财产都被法院银行扣押了吗?这里只剩下一个小女孩,能问她要多少钱?”

    周欢看着面前这个面容憔悴的中年人问道。

    “我也没有办法,二百三十万,没有那些钱我手下的工人就没有钱回家过年,那个小姑娘很可怜,等一会进去你不要吓着她。”

    “啊?”

    “她家没有钱,我们到这里也只是做做样子,让记者帮忙拍照,然后再去找政府要钱,反正这样折腾几个来回,总能拿到一部分钱。”

    点点头,周欢走进了这个独院——这不是什么别墅,而是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农家自建小院。

    平日里胆小温柔的杜彩香正笔直的挺着腰,坐在了那里和几个人交涉。

    那些人的声音很大,说话也很恶毒,里面夹杂着污言秽语就算是成年人也很难招架。

    “还不起钱去陪酒呀,有人喜欢你这种中学生。”

    “没有钱,你去立交桥下去卖去,一次五十……”

    周欢认识这几个人,是地方上的混.混。他皱了皱眉头,走到了骂声最大的一个中年人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当那个人回头的时候,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这一拳没有见血,就算是到医院也检查不出来什么伤痕,却会让人极为痛苦,难受,那个人跪倒在地上,捂着肚子身体抽搐着,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另一个世界,周欢挨过很多次这种打击,不过他一点都不同情这个人。

    “你!”

    另一个人指着周欢想说什么,却被周欢直接抓住了手指头,用力一扭。

    嘎嘣一声,这个人捂着手指头倒在了地上开始滚动着,他还想说什么,周欢顺手抄起桌上的水果刀,钉在了他的另一只手上。

    那个人如同被活剐的鱼一样大声的吼叫着,声音凄惨无比。

    “郭老六,孙老二,你们可真有脸,来欺负一个小女孩,真想逼出人命坐牢吗?”

    拔出了水果刀,周欢骂了一句,不是发怒,但却有一股杀气。

    混.混之所以是混.混,就在于会看眼色,你越强,对方越退缩。剩下的几个混.混虽然一拥而上,但看着周欢手中滴血的水果刀,选择了让一步。

    “别装了,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吓傻了。”

    周欢看了一眼杜彩香那副强装镇静的样子,笑着说道,“饲主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这个饲主是班级上同学们的笑谈,因为杜彩香经常用各种的好吃的来投喂周欢,不少人认为这是主人和宠物的关系,当时周欢也是很不高兴,不过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周欢已经看开了,这时候来一句平缓女孩的心情。

    他觉得尴尬,那么这个投喂他的女孩不感到尴尬吗?只不过是女孩想办法接近他,感谢他的方式而已。

    杜彩香和周欢之间的交集来自于周欢的见义勇为,作为发育早而且漂亮的女孩子杜彩香受到了各种骚扰,她又不想将这些事情告诉父母,这些事情积累到了一起,她被别的班的坏男生堵到了校园角落。

    好在那时候周欢正好路过,一人敌五,将那几个男生打得头破血流自己也流血受伤。事后杜彩香父亲要拿钱感谢周欢被周欢拒绝了,于是后来女孩总买好吃的给周欢。

    杜彩香没有说话,眼泪滴滴答答的落下来了,她本身就是温室中的花朵,突然遇到这样的变故,父亲进看守所,亲朋好友背叛,每天被一群人缠着,各种攻击不断,这时候,周欢如同神兵一样从天而降,她怎么会不感动。

    “你快点走,那几个混.混会去找人……”

    “好的,我现在就走,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自杀,用刀子割手腕不但会很痛,也很不容易死的。”

    “你说什么,我才……”

    杜彩香争辩道,但周欢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在他面前自杀的人可多了,有自愿的,有不自愿的,有按照程序的,有想临死前给他震动的,甚至有更变态玩行为艺术的,刚才女孩的表情,怎么能瞒得过周欢?

    她刚才的目光不停的扫过那把水果刀!

    周欢放下了背着的书包,沉甸甸的放到了地上,叫了一声在门口探头的那个中年汉子。

    “杜家欠你多少工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