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浸猪笼的风俗(第1/2页)
    大梁帝国大泽乡。

    “华捕头,这是我们大泽乡的私事,由不得你的参与。”

    一群民众手持着木棍、锄头堵在了几名衙役的身前,大声的吼叫着,而周围街头上,房顶上、田野间,人山人海的都是围观的人。方圆数十里的村民都来了,来看地头蛇和衙役们的大戏。

    “大梁律令杀人偿命,你们这些人是不想活了吗?”

    “孙秦氏不守妇道,和人私奔,已经被我浸了猪笼,华捕头你来晚了。”

    有人从一大群村民身后走了出来,大声的说道。

    华捕头没有理会这个人,抓了他又有什么用?这明显是替死鬼,而真正的主谋在不远处,那三个白胡子老头才是这件事的主导。

    一百多年前,女帝陈丽华登基后大幅修订了大梁律,其中对于女性的保护大大加强,民间这种浸猪笼的行为是完被禁止的,一旦被抓到就是砍头。

    但这种风俗没有被完废止,一些地方认为这没错,对于那些不守妇道的女人来说就应该这样的做,而且官府也不太愿意激起民变,所以今天又发生了这样一起惨案。

    “将人抓回去,好好的审问。”

    华捕头对着周围的衙役说道,但对面的讥笑声音更大了,他当然知道为什么,他来了不到十个人,面对几百名壮汉能有什么用?就算是抓了那个替死鬼回衙门,又能如何?

    至于说将那几个白胡子老头抓回去,华捕头不能做也做不到,这些人外表上干净的很,还会被乡里当做有魄力的人。

    这时他听到了有人在他耳边问道。

    “我听到有浸猪笼的事情发生,告诉发生了什么?”

    华捕头身体一紧,握住了长刀,看向了身边的人然后吓了一大跳。

    那是一名女子,长腿细腰,她的美是一种开放性的美,宛如炽热的牡丹,仿佛能将人融化,她的头发不是黑色而是有点点的金黄混杂其中,如果放到现代会被人认为是维秘模特现身。

    这种外观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很容易被人认出身份。

    ”八品捕头华林勋见过南阳公主殿下。“

    “朝廷不是下令废了我的名号并且通缉我吗?”

    “在下不想死,也不想插手皇家的家事。发生浸猪笼的事是前面的乡,孙永望的儿媳孙秦氏被人抓奸在床,因此上被族中下令浸猪笼。”

    “平日里官府不是不管此事吗?”

    “孙秦氏和我乃是邻居,她绝不会和地痞李夏雨通奸,我听闻孙永望看儿媳孙秦氏貌美,多次下手未遂。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下了迷药侮辱了孙秦氏,并找了地痞李夏雨来顶罪,所以……”

    ”可惜我来晚了一步,但也不算迟。”

    南阳公主陈云英微微的叹息着。

    “公主殿下,请不要……“

    华捕头一边想要拦住陈云英,一边声嘶力竭的对着拦着他的那些人吼道,“你们还不赶紧让开,这是南阳公主陈云英!”

    “公主?随随便便拉出一个人就说是公主,我们就不让,你能如何?”

    说话的乡里面有名的泼妇陈云静,她带着几个同伴迎上了陈云英,下一刻一道凄厉的剑光扫过,拦路的几名妇孺被拦腰斩断!

    “公主殿下,这样不行,你不能杀人呀!”

    背后的华捕头绝望的吼叫着,但陈云英再次将长剑向前一伸,将那几个白发老头和他们身后的人斩成了两段!

    “他们有浸猪笼的习俗,帝国有杀人的法律,而我南阳公主则有杀人本领!”

    断腰的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鲜红的血如同瀑布一样的流淌,整个集市先是静了一下,然后如同一盆水泼进了滚油里一样,所有的人都如同受惊的家禽一样,不知道该做什么!

    “都站住,谁敢跑我就杀谁!”

    陈云英的声音让所有的人都站立在哪里,一动不敢动。

    让华捕头读了一遍浸猪笼方面的大梁律,陈云英再次说道。

    “以后再发生浸猪笼的事件,我就屠了整个村子,一个不剩!”

    陈云英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那些人的耳朵里,让他们终生难忘。

    “公主殿下,你这样做的会惹来大麻烦的,孙永望是四品官呀,虽然退下来,但也有许多好友……”

    “四品官?我连刑部尚书、太子太傅还有我的几个兄弟都杀了,你觉得四品官了不起吗?“

    “公主殿下,孙永望文坛名声很好,你这样一来,你的名声更臭了。”

    “名声,这东西能吃吗?”

    陈云英和华捕头来到了水潭边,看着那名寡妇的尸体,“被浸猪笼的寡妇就不是人了?帝国允许和离,更不禁寡妇再嫁!”

    “在某种意义上,帝国只有三成人能够被称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