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轩然大波(第1/2页)
    京师最近不太平,很不太平,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人见面就会争论,甚至打出了狗脑子。

    引发这一切的,来源于一份叫做京华时报的刊物,四张纸,十六个版面,普普通通的——才怪!

    “小姐,最新的京华时报买回来了。”

    某家大院的闺房里,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小姐的闺房前,还没有等她敲门,房门已经被打开了,小姐一把从她的手中夺走了报纸,一点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小姐,小姐……”

    丫鬟可怜巴巴的蹲在小姐的旁边,等着小姐看完了报纸上的连载之后,如同受伤的小猫一样求道,“小姐,能不能给我念一遍故事?”

    不识字就是这样的可怜,小姐没有说话,只是打了一下丫鬟的小脑袋,依旧沉迷在故事的情节中,许久之后,她才开始念着故事。

    但见室右有榻,是他幼时练功的寒玉床;室中凌空拉着一条长绳,是他练轻功时睡卧所用;窗前小小一几,是他读书写字之处。室左立着一个粗糙木橱,拉开橱门,只见橱中放着几件树皮结成的儿童衣衫,正是从前在古墓时小龙女为自己所缝制的模样。他自进室中,抚摸床几,早已泪珠盈眶,这时再也忍耐不住,眼泪扑簌簌的滚下衣衫。

    忽觉得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抚着他的头发,柔声问道:“过儿,甚么事不痛快了?”这声调语气,抚他头发的模样,便和从前小龙女安慰他一般。杨过霍地回过身来,只见身前盈盈站着一个白衫女子,雪肤依然,花貌如昨,正是十六年来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小龙女。

    两人呆立半晌,“啊”的一声轻呼,搂抱在一起。燕燕轻盈,莺莺娇软,是耶非耶?是真是幻?

    过了良久,杨过才道:“龙儿,你容貌一点也没变,我却老了。”小龙女端目凝视,说道:“不是老了,是我的过儿长大了。”

    小龙女年长于杨过数岁,但她自幼居于古墓,跟随师父修习内功,屏绝思虑欲念。杨过却饱历忧患,大悲大乐,因此到二人成婚之时,已似年貌相若。

    ……

    小姐一边念,泪水从眼角处流下,丫鬟也一样,痴痴的听着,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分隔符————

    “有的人为了赚钱,哗众取宠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看看这个报纸上写的是什么东西?这东西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有伤风化,成何体统!”

    一个老头子气吁吁的拿着手中的京华时报,看着上面的文章,一边读一边气的浑身发抖。

    “不喜欢就不要看,又没有人求着你看。”

    不远处一个中年妇人横眉冷对自己的丈夫,一副你不看就将报纸给我的场景。

    “一个失贞的女子,不去自杀,还到处乱走,你居然还喜欢这种报纸!”

    老头子越读越气,然后被中年妇人一把夺去了手中的报纸。

    “老娘就喜欢看着这种报纸,怎么了,不服气?”

    看得出妇人在家中的地位比老头子强多了,她的话也很伤人。

    “失贞怎么了?有种你就别去青楼勾栏,行不行?呸!”

    ————分隔符————

    三月三日天气新,帝都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CW盍叶垂鬓唇。

    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

    曲江诗会每隔上三个月就会举办一场,这个专属于女子的聚会每次都会吸引无数的才女在其中亮相,朝中许多女官能够出人头地也和诗会有关。

    甚至这个诗会,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影响朝野的舆论。

    但是这次诗会,却沉寂了许多,因为大家都在讨论着另一个东西,京华时报连载的神雕侠侣。

    刹时之间,杨过心中想起几句词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是周学士悼亡之词。杨过一生潜心武学,读书不多,数年前在江南一家小酒店壁上偶尔见到题着这首词,但觉情深意真,随口念了几遍,这时忆及,已不记得是谁所作,心想:“他是十年生死两茫茫,我和龙儿却已相隔十六年了。他尚有个孤坟,知道爱妻埋骨之所,而我却连妻子葬身何处也自不知。”接着又想到这词的下半阙,那是作者一晚梦到亡妻的情境:“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不由得心中大恸:“而我,而我,三日三夜不能合眼,竟连梦也做不到一个!”

    猛地里一跃而起,奔到断肠崖前,瞧着小龙女所刻下的那几行字,大声叫道:“‘十六年后,在此重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小龙女啊小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