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重逢(第1/2页)
    “不去京城了?”

    周欢看着身后的小尾巴,问道。

    “不去了,我将信给了那几个人,让她们送信去,现在有这么大的热闹,我不去看实在是太可惜了。”

    女孩指的是九大门派和朝廷的战斗,她表示对此非常感兴趣,希望被周欢带着去看战斗,而周欢也没有拒绝。

    九大派驻守的小镇并不能完的遮挡道路,周欢和唐月亮很简单的越过。

    “我说,大个子,你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来,不嫌热吗?”

    女孩这样的说道,周欢点点头,摘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真像。”

    那一刻,唐月亮似乎愣住了,小小的身躯有些颤抖。

    一百四十年前,平阳公主去世之后,唐芸娘在蜀地创立了唐门。

    她虽然一生未婚,但过继了兄弟的孙子作为自己一脉的接班人,时光流逝,唐姑娘变成了唐大娘,再往后又变成了唐老太太,白发红颜,青丝成灰,唯有她挂在唐门大堂的那副画像。

    那副画像不是她的,而是周欢的,大宗师周欢,每一个唐门子弟拜师前都要对着这幅画磕头行礼。

    “你就是京师的那个魔师王欢?”

    “正是在下。”

    “王欢,你居然在书中那样的污蔑平阳公主!”

    “喵喵喵。”

    周欢这次还真的愣住了,不知道小女孩发什么神经。

    “你为什么要用小龙女来污蔑平阳公主?”

    “喵喵喵?”

    一刻钟之后,周欢不得不承认女孩说的有一定的道理。

    大宗师周欢和平阳公主游历天下的时候,有人看到有只大雕跟在他们身后,那只大雕最后被人见到是在八年后的终南山,平阳公主在为它梳洗羽毛。面对来人的恭敬,平阳公主转身离去,只留下四句话。

    “终南山下,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见到过周欢,唯有平阳公主一人浪迹天涯。

    “你这书中的小龙女被尹志平那个坏蛋给祸害了,你这是映射平阳公主,亏我还以为你是好人……”

    女孩说着自己的理由,周欢不由自主的撇了撇嘴,他怎么会写自己老婆的同人呢?

    “那本重生赵x敬也是你写的,你还好意思说你不会映射,你这个恶心的大叔!”

    越说越气,唐月亮裙下的脚一动,下一刻一脚踢在了周欢的小腿上。

    “痛痛痛痛,你这个坏蛋!”

    以她的真气主动攻击周欢,被反震自然会很痛。

    一路上,两个人就这样的行进着,周欢对于这个刁钻古怪的女孩,显得是非常的宽容。

    前方有座建筑,占地面积很大,此处周欢早已闻名,却从未曾来过。

    “白鹿书院那是一百五十年前,平阳公主离开了帝位之后,在这里开办的一所学校。和国子监相提并论的一所武校。

    虽然是武校,但平阳公主却坚持使用白鹿书院而不是白鹿武院的名号,她说习武之人最重要的心中要有浩然正气,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上百年过去了,白鹿书院现在依旧是习武之人所期盼的圣地,入学考试很难,没有天赋天分的人是别指望考入白鹿书院。”

    唐月亮是一个很好的导游,她知道许许多多的东西,蝴蝶一样飞来飞去的女孩唧唧喳喳讲述着过去的事情,一些人物被从记忆中翻出来,让周欢有些黯然。

    将真气呼吸法传给陈丽华的时候,周欢才发现陈丽华也是练武的奇才,两个人就曾经为真气这东西争论过,尤其是不久之后陈丽华一只手指头都可以吊打周欢的时候,周欢更发出了你这样是不对的的哀嚎。

    “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这种平等是建立在相互间武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你这样欺负我实在是太过分了,士可杀不可辱,你这样我会永远的鄙视你!”

    周欢没有告诉过陈丽华他的来历,但却给她讲述过天赋人权、人人平等的概念——周欢曾经和陈丽华有过一次很厉害的冲突,某个厨娘给周欢的饭菜中吐了一口痰,上菜的时候被味觉灵敏的陈丽华发现了。

    这名厨娘是北方小富之家,北伐时候被战乱波及一家死光了,因此上怀恨在心,认为没有了北伐也不会有这些事情。

    周欢回来之后发现陈丽华已经杀了那名厨娘,然后夫妻俩为这个事情还好好的吵了一架,周欢认为厨娘可以被打板子罚钱,甚至以传染疾病的罪责坐牢,但不至于被杀。

    而陈丽华则认为厨娘……好吧用周欢的话总结就是陈丽华没有放下公主的架子,认为大宗师和公主不能冒犯。

    两个人为这个事情还争执了很多天,虽然谁也说服不了谁,但周欢的话却印入了陈丽华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