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你绝不退缩,我奉陪到底(上)(第1/2页)
    没有和三位女士多寒暄,也没有不好意思,她们进来后,周欢吩咐了几句,就开始行动。

    费尽心力说服别人?摆道理讲事实哄对方高兴,然后还要忍辱负重接受对方的小脾气,甚至连对方犯的错都不能提?

    这种情况当然会发生,前提是这个人只是一个参谋,是辅佐女上官的。

    做参谋的受气难过很正常,因为这是他的职责,但当他成了主官之后,就应该有主官的态度,这时候应该她们配合他!

    你不行我上,我上来你就少叽叽歪歪。

    这就是周欢秉承的信念,板着脸训了唐月亮等人几句,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

    现在已经是三更时分,公馆里的武林豪杰都已经散去,但在后面的院子里,聚集了二百人的队伍。

    西风烈烈,杀气腾腾。

    周欢站在了队伍的前面,和妙僧无花并肩而立。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但不要伤及无辜?明白吗?”

    这些人都是一些苦主,这些日子里受了不少的委屈,妙僧无花将他们召集起来,现在就去杀人。

    “多谢唐前辈。”

    那些人红艳艳的脸庞在火光下闪亮,他们已经忍了很久了闯荡江湖并不是好事,如果有钱有房有田,又有多少人愿意过着这种刀头舔血的生活?

    没有后台、没有关系,就算是被人欺负了,也要如同野狗一样夹着尾巴,本以为这次被欺负了,也就只能忍下去之后,然后有人愿意为他们出头。

    “分清楚目标,然后动手,能活捉最好,不杀幼童,不杀女人,明白不?”

    “明白。”

    “对了,不杀女人是指的不杀无辜女人,那些老鸨什么的,你们想放过我也不想!”

    周欢这句话让在场的江湖汉子们都笑了起来,原本严肃的场合一下子活泼了起来。

    “走!吃我的给我吐出来,拿我的给我送回来!”

    周欢和无花一马当先,背后二百名江湖汉子紧追其后,每个人的右臂上都缠着红布条,沿着道路向前行进。

    说的再多,说得再好,比不上真正的行动,只杀了几个城卫军怎么够?

    玉门关的桶需要一次宣泄才能平静下来,那么选择群众自发的狂欢,还是被自己人控制着?

    设计圈套的人不怕唐月亮反击,双方争斗起来他就赢了,如果不尽快将这把火宣泄出去,下一刻就会原地b,而负责做此事的人,要承担骂名。

    周欢不怕脏了手,大梁帝国是他的事业!

    一行人在路上沉默的前行着,虽然已经是深夜,但也不时有人探出头来观看,天上的月光很好,行走在路上仿佛水中行舟。

    第一家,客满隆酒店。

    一群如狼似虎的汉子,冲进了酒楼,将里面熟睡的老板、伙计都抓了出来,赤条条的跪在了路边。

    经常性坑蒙外地人,一两银子一壶酒结账时候变成十两,最夸张的是花生米一盘按粒算,能算到三十两银子,店主是城卫军副统领的一个远方亲戚,前几天还上了报纸,这是一家远近闻名的黑店!

    浑身发抖,满口求饶的老板被按到了地上,然后苦主出来宣告缘由,周欢负责审判,无花负责测谎同时担任辩护复仇是一杯美酒,但必须节制,无花就是最后一道关卡,负责提醒大家,这种情况下几乎不会有人能瞒得过无花的眼睛,那些敲诈犯还可以互相指认。

    十三人,杀三人,五人断一手,五人放过。

    老板的人头滚落到地上,昨日的嚣张再也不见,狗腿子断了一只手,跪在路边等着周欢等人离去。

    第二家,怡红楼。

    这里收费非常贵,而且非常黑,收了钱连手都不让摸,当然这只是小事,更要命的是逼良为娼的情况有,仙人跳的情况有,甚至还下企图迷糊某个侠女,好在被人发现获救,影响非常大。

    不理会求饶,不理会辩解,二十一颗人头在街头滚来滚去,老鸨、龟公、打手、大姐头还有一大批被放了的女子,她们每人从唐糖手中得到了二十两银子。

    杀人容易救人难,周欢要堂堂正正的将此事干好。

    杀人是一项很复杂的工作,尤其是带着一大批人去干,往往最终变成了一场灾难,唐月亮之所以犹豫,就是害怕她一带头,然后那些江湖豪杰们借机闹事,事态不可收拾她没有处理城市暴乱以及在城市里指挥军事行动的经验,但周欢有。

    杀魔王陈云英是他的老婆,周欢亲眼看着她和天下第一杀手唐芸娘是怎么样清洗整座城市,然后清洗朝野上下,最后杀的人头滚滚其实还没有死多少人人们会记住死了多少高官贵族,不会记得死了几百倍的平民。

    第三家,王捕头家。

    称一虎四彪的王家吃完上家吃下家,多少江湖汉子因为小事,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