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陷阱(第1/2页)
    慕容玖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孙海云在儿子被砍头的那一刻,大哭了三声,当时的哭声很悲伤,就像是老牛呻吟,又像是杜鹃泣血,给周围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嗯……仔细想想,里面还真的带有一点笑声。

    人悲痛到了绝顶的时候,哭和笑的表情还真没有什么区别,这时候谁能分辨出来?

    对了,那时候的孙立波满脸是血,一直没有说话……

    “你确定那个人是孙立波吗,有没有想过,孙大人为什么要带走儿子的人头,为什么你的长辈任由我出来胡闹?她们的人在哪里?”

    “我……”

    “看到那些被杀了的人没有?”

    周欢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狼藉。

    “如果我说孙大人给我提供了一份名单,我正按照名单上的人名地址来杀人你信不信?这中间不少人孙大人一直想杀,但是没有机会。”

    “你们……”

    一瞬间,慕容玖理清了一切。

    从头到尾,周欢在演戏!什么你毫不后退,我奉陪到底,那是在扯淡。

    她真是脑子被驴踢了,那一刻居然激动起来,这样的情况每天都在发生,官员们朝堂上争得你死我活,为损失的朋友痛哭流涕,激励着属下拼死卖命。

    然后,就真有许多人前仆后继的跟随着长官,就算是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你们看,长官为了我们,和那个人争的你死我活,他甚至骂那个人死家,他一定不会辜负我们的,我们很荣幸能碰上这样的好长官!

    然后……那些官员们私下里把酒言欢,嘲笑着那些豁出去和他们一起干事的愣头青,同时得到了最大的利益。

    “王欢,这个计划是不是你安排的?”

    她的声音一下子变得迷离起来,有种东西瞬间击中了她,这是一种智力智谋上的碾压,让她呼吸急促了起来。

    本来这是一个死局,周欢无论怎么做,都做不好,但他从源头上,一剑斩断了线团。

    而且慕容玖可以肯定,这一切根本不是那三位大婶想到的,她们不久前还忧心忡忡,左右为难,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是怎么样说服了三个老姑娘,怎么说服了孙海云,怎么能让行动这么流畅的进行下去,怎么……

    她的目光变得无比的柔和,里面异彩闪过,脸上的笑容完为王欢绽放,不知道有多少追求她的江湖豪杰想要看到这样的微笑,他们可以不惜任何的代价。

    但王欢只是笑了笑,温和的就像是旅行的途中,为她们做菜做饭的时候一样,从来不因为她们称赞菜肴的美味而自豪,仿佛做了一件不起眼的事情。

    ……

    高昂立的身体,在黑暗中行进着。

    刺杀不需要太多的人,所以他一个人来就好了,城守府有安排的暗子,潜伏了二十年,虽然这次行动后会被暴露,但也值得了。

    只要杀了孙海云,接任的程普真一定会和唐门往死里撕,到时候别说整个玉门关,整个中原都会大乱。

    三成几率,面对能得到的好处,已经非常高了。

    可是,不知道为何他心中总有一点不安。

    突然间,他想起了杜紫藤,那天追杀唐月亮的时候,杜紫藤满怀信心,用他的话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够击杀唐门第一高手的诱惑没有人能抵挡。

    那么杀掉孙海云的机会呢?

    “高昂立,你的性格什么都好,但缺少一分隐忍,你一定记得,如果某天,你发现一个诱惑能让你不惜代价的时候,那么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甚至是错过都不要紧。”

    那是亚瑟王的吩咐,他一直牢记在心。

    可是……

    庭院里静悄悄的,孙海云正在书房处理公务,除了一名护卫一名侍女之外,身边再无他人。

    孙海云有他的依仗,他武功为七旋斩,来自大江盟的攻守兼备的刀法,加上儒家浩然正气,就算是江湖上顶尖的高手也难以短时间拿下他。

    不过,高昂立准备的是刺杀,他的袖中是一把尖锐的细刺,他的武功更是战场上磨炼出来的,以伤换命,三招之内他就能解决孙海云。

    一分钟之后。

    老修士的身躯跌倒在地上,他被孙海云身边的侍卫点中了穴道,这一刻他疑惑不解,孙海云身边居然还有如此的高手!

    这是一个陷阱,但为什么孙海云手边有如此的高手?孙海云身边的防卫力量有多强,他非常的清楚。眼看就要杀掉了孙海云,但那名护卫和侍女同时出手,制住了他。

    没有理会老修士的诧异,孙海云也不会给他解释,只是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萧索。

    那是一种被人逼迫,又不得不配合的难受。

    “唐前辈,果然如你们所料,你们是对的,现在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