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师傅是男的
    ()    虽然步非烟觉得这是多此一举,但还是架不住陆笙的游说。毕竟生孩子是大事,如果能得到更加专业的护理和孕育,孩子更加的健康聪明。

    步非烟已经不是第一次怀孕,不过当初的条件还不允许。天下父母心,陆笙有点过于神经紧张也可以理解。

    第二天早上,陆笙带着步非烟来到第二医馆。领了号牌,两人在科室外的候诊室等候。整个候诊室,等着十几个挺着大肚子的妇人。看着穿着打扮,皆是富贵人家。

    也只有富贵人家才会这么在乎尚在腹中的胎儿,换了普通人家,怀孕了照常洗衣做饭干活。有的甚至原本在做饭,突然生孩子了。孩子生下来,简单处理一下就继续做饭。

    这种根本就不是传说,而是普遍现象。

    步非烟眼眸扫过,其他人也是投来善意的笑容。彼此都心照不宣……

    “以前玄天府第二医馆并没有妇产科,这是一月份我刚回兰州的时候,林远瞳馆长极力向我推荐的。说从关中来了一个大夫,成功接生了一个难产的孕妇,母子平安,此大夫在孕妇调理,接生,及妇科疾病上面有很高的造诣。

    你要知道,就算是在发达的楚州,孩子的死亡率都是人群中最高的。有三成的孩子无法成功活过十岁,而这些早夭的孩子之中,多数没能活过一岁。如果妇产一科能成熟起来,其功德将是无量。”

    步非烟能感受到陆笙言语中的自豪,推动妇产科的发展,对陆笙来说是一件伟大的事业。其实陆笙这个数据还是说的少了。

    在这个时代,生孩子对女人来说就是走一次鬼门关,孩子体弱,生病早夭那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胎位不正导致的难产。

    真不知道,人类在学会直立行走之后的进化中,怎么挺过这生孩子困难这一劣势而成功繁衍下来的。至少在当代,只要难产,母子皆死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

    “我们不一样的……”步非烟低语一声,却也没有再打击陆笙的积极性。对于步非烟这样的道境高手来说,胎位不正这种事,完不存在的。你当内力这东西是假的?不正,就直接摆正。什么脐带绕颈啊啥的,更是笑话。

    不客气的讲,在步非烟怀陆颖的时候,半夜陆颖在肚子练功的一招一式,特么还是步非烟手把手教的。内视的诀窍,在先天之境就掌握了。

    只不过这些步非烟从来没对陆笙说,对孩子的培养这一点,陆笙天然和这个世界有巨大鸿沟。在常人眼中,孩子越早开智越好,最好是三岁识字,四岁读遍子曰,五岁吟诗作赋。

    但陆笙却坚持孩子在六岁之后才开始读书识字,十岁之后再习武强身。

    “请二十二号到妇产室就诊!”在和步非烟的闲聊中,时间过得飞快,虽然候诊室的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但不知不觉已经轮到步非烟前去就诊了。

    “九月大夫,您好!”陆笙敲门,带着步非烟进入。

    对面的坐诊台后,坐着一名身着白色大褂,盘着简单朴素发髻的女大夫。

    大夫叫九月,真名叫什么用大夫的话说他也不知道。她自幼父母双亡,吃百家饭长大。大家叫她九月所以她就叫九月。

    九月大夫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面容姣好,皮肤白皙。从外貌上看,应该二十来许,但从气质和眼神来看,却至少有着三四十岁的成熟和稳重。

    九月的声线有些沙哑,带着一种莫名的魔力。笑容自然又亲切,在妇人圈中,九月大夫的威望都非常高。甚至很多妇人的难言之隐,也是九月大夫给治好的。

    “陆大人,您怎么来了……”而后,九月大夫看了眼陆笙带来的步非烟,眼眸中微微闪动,“这是青鸾剑仙步非烟吧?恭喜恭喜!”

    陆笙笑了笑,“烟儿刚刚怀孕,所以来给九月大夫看看。”

    “步仙子,请这边坐!”九月柔声说道。但此刻的步非烟,却发愣一般直勾勾的盯着九月大夫。

    “烟儿,你怎么了?”陆笙低沉的问道。

    “啊?没事!九月大夫……”步非烟来到九月大夫的面前坐下,“九月大夫是哪里人?”

    “关中人士!怎么了?”

    “没什么!大夫身体有恙么?”步非烟微微皱眉,淡淡的问道。

    此刻已经是六月天,外面的很多人都已经穿着短打或者干脆赤膊,很多女子也开始穿上了漂亮的裙子。而面前的九月大夫,却还是穿着厚厚的长袖外袍。从衣领中望去,里面至少穿了三四件衣服。

    而且步非烟也注意到,九月大夫的怀中,一直抱着一个汤婆子。如果是大冬天,这非常正常。可六月天抱着汤婆子就有些不能理解了。

    “步仙子别担心,我不是有病。是我出生的时候伤了元气,导致我一年到头都体虚发寒。步仙子把手给我,我给你把把脉。”

    可能是因为刚刚一直抱着汤婆子,九月大夫的指尖很暖。仅仅两三息,九月松开了步非烟的手腕笑语嫣然。

    “恭喜陆大人,剑仙确实是怀孕了。只是怀孕时间较短,倒也合适!”

    “什么合适?”步非烟有些警觉的问道。

    “合适我独创的安胎疗程啊!孩子孕育初期,首先会孕育心脏,而后会是脑袋。而人,最重要的就是这两样东西。

    我就是因为心脏孕育的不够强健,导致我的心跳速度太慢,一年到头都是病怏怏的。”

    这个论点,听得步非烟不明觉厉,但陆笙却有种仿佛找到他乡故知的感慨。

    “然后呢?”步非烟也被勾起了兴致问道。

    “所以所为安胎养胎,并不是快生的时候才被想起,甚至人的年龄,也不该从出生的那一刻算起。不过世俗中的人算年龄多数还是能歪打正着的。

    人的生命起源,应该在母体刚刚孕育的时候就算起,十月怀胎之后出生,正好是……一岁。

    很多孩子发育不,或者在母体孕育有误,这就注定了孩子的寿命。我做过统筹,大禹十九州的孩童死亡率是五成。

    也就是说,十个孩子,有五个是无法活到成年的。而这些无法活到成年的孩子,其中九成是先天有不足的。

    先天不足分两个方面,母亲的身体状态不好,第二个是孩子在孕育期间没有得到足够的养分导致孕育不健……”

    原本来好好看病的,结果却被看成了一场生动的育儿知识普及。但九月大夫的口才真的挺好,立意,论点,总能抓住孕妇的心。就连步非烟这个对自己孕育孩子能力有十足信心的人,也被说的一阵后怕。

    步非烟有信心么?当然有信心,能够内视的她能够看着孩子一点点的长大。但是,她却对九月大夫说的阴阳均衡,果蔬鱼肉的搭配进食却一无所知。

    突然,步非烟好奇的看向陆笙。

    她想起来在怀陆颖的时候,那几个月陆笙亲自做饭,而且每天的菜式都不同。可以看出陆笙对食材的搭配花费了很多心思。

    一直以来步非烟以为是因为看在那些日子自己食欲不振才那么的殚精竭虑。可陆笙当年所做,似乎又和九月大夫所说不谋而合?

    想到此处,步非烟突然被浓浓的幸福感包围,原来陆笙早已经知晓这一切,夫君永远是无所不知的……

    “步仙子,你与陆大人成亲之后,过的怎么样?他对你好么?”突然,九月仿佛闲聊一般的问道。而陆笙还在一边杵着呢,你这话问的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了?

    “很好啊?我们成亲七年了,从未红过脸吵过架。大夫为何要问这个?”

    “哦,除了饮食和作息之外,另一个最为注意的要点就是情绪。怀孕期间,情绪一定要快乐向上,就算再多的烦恼,或者在激烈的矛盾,为了孩子也不能动气。”

    在九月千叮咛万嘱咐之下,步非烟拿着一张药方离开了诊室。走出诊室之后,陆笙的眉头却皱起了。

    “都快半个时辰了……”

    “怎么了?”步非烟疑惑的问道,“你有其他事要去做么?”

    “这倒没有,只是感觉……这个九月大夫对你太过格外照顾了,事无巨细滔滔不绝的说了半个时辰。虽然一直都是他在说,可竟然不知不觉将我们婚后的生活了解了个够。真是天生的审讯高手啊!”

    “你……”步非烟风情万种的白了陆笙一眼,这职业病有点重啊,大夫说的详细不好么?非得遇到一个高冷的,三句不到开方交钱就不可疑了么?

    “下一位!”说话间,里面的报号再一次响起。

    “我也是后知后觉而已,从你们的交谈,我都快以为你们很早就认识了呢。”陆笙哈哈笑了笑,牵着步非烟的手向药房走去。

    但突然,步非烟的脚步顿住。

    “怎么了?”

    “其实……在刚见到九月大夫的时候,你知道她给我的感觉像什么么?”

    “什么?”

    “像我的师傅!”步非烟眼神迷离的说道,“那时候,我眼睛看不见,也从未看过师傅的容貌,可我的心眼却很亮。自从我的眼睛看得见之后,我的心眼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触动了。

    可是在见到九月的时候,心眼却突然间触动了。那种熟悉感觉……很玄妙。”

    “难道她是你师傅?”陆笙惊异的问道,“听说你师傅在二十年前失踪了对吧?”

    “不可能的,我师父失踪的时候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要是现在还活着,应该七十岁了。”

    “那可不一定,我们习武之人驻颜有术。”

    “我师父是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