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修真小说 >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 > 第179章 虾兵
    w.co

    当然了,知道不知道的好像也不是很重要,傲无常是想也不想就一个嘴巴子抽了过去。

    这一巴掌抽过去,傲无常就那么负手而立,淡漠的看着对方。

    实实在在的说个实话,当时傲无常真的就只是淡漠的看着蟹老搬。

    但在蟹老搬的脑海里,那真的是开始浮现各种各样的狗血剧情,在抛开了太过狗血的一些个剧情之后。

    蟹老搬脑子里留下了一个,他认为是最合理的一个脑洞。

    那就是,眼前这个孤高冷傲的人,绝对是山鬼龙王的亲族。

    若不是,谁又敢在山鬼河龙王的地盘,如此跋扈?

    当然了,蟹老搬是给自己脑子里想出来一个在他看来还算是合乎情理的说法,但他手低下的那些个虾兵就有点没眼色了。

    当时就有一个虾兵扯着脖子朝前跨了一步说

    “你是哪里来的毛贼,敢和咱们蟹将军耀武……”

    话还没说完呢就被蟹老搬一把扯到了自己的身后,就看蟹老搬满脸堆着笑

    “大人,莫怪莫怪,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大人,还望大人海涵,海涵!”

    傲无常就很淡然的说

    “不知不罪,但这个人本座是要带走的。”

    蟹老搬看着傲无常指向做空的身后,那只冒冒失失的虾兵还梗着脖子想说什么。

    蟹老搬叹息一声,想想平日里这些个手下跟着自己真是尽心尽责,到底是咬咬牙做了一个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的举动,那就是咯噔一下跪在了傲无常的身前

    “大人,千错万错,只怪小人冲撞了大人,这孩子他修为尚浅,大人若是要罚,就罚小人吧。”

    傲无常淡漠的看着蟹老搬,坦率的说傲无常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惊讶的。

    从默默无闻,混出了蛟魔王的名头,傲无常自己都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厮杀,也不知道自己的手底下有多少妖族的性命。

    可你不得不说,像眼前这样的,好像还真没见过。

    要知道,对于龙族来说,他们的兴趣爱好广泛是出了名的不假,可另外有那么一个扯淡的名头也算是很大的。

    那就是,龙族的食谱也是比较杂的,那真的是飞禽走兽水中游鱼,好像就没有龙族不吃的。

    而龙族惩处手下妖族的方式也算是奇葩,多半呢是打落修为,让其不能幻化成人形,只等对方恢复了本体真身,再愉快的直接吞掉。

    这一点,水系的妖族多半都是知道的,也是清楚的,所以一般来说,很少能看到水系妖族为别的妖精辩护抗罪的事儿。

    毕竟,这罪过是真的不好抗啊,就很有可能,一抗就抗到大铁锅里被炖着吃咯。

    一众虾兵看着傲无常冷漠的眼神,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互相看了一眼,突然齐齐跪下说道

    “大人,若大人要责罚,咱们整队人就一起担这惩罚。”

    反抗呢是不敢反抗的,这帮人或者能视死如归,可这帮虾兵蟹将不也有自己的母族?

    且不说反抗能不能打的过,就算打的过,难道你还敢打死这龙族吗?

    若是不敢,那你就等着把,等着龙族迁怒于这些个虾兵蟹将所有的母族。

    别觉得是危言耸听,在四河水系就有过这样的案例。

    简单的说,就是曾经有那么一只虾兵,在护持某幼龙的时候出了纰漏,之后那虾兵的整个母族,整整一座虾岛都被龙族直接打的沉入了河底。

    至于那些个虾,你就不要管是还顶着个虾头的,还是那些已经彻底化成人形的虾妖精。

    总而言之一句话,整个岛被杀了个片甲不留,据说是一只虾都没留下来,都被龙吞了。

    当然了,龙族还是奇葩,你就别管对方是不是虾,总而言之,只要有机会了,雄龙总是喜欢来上一发,要不然你以为龙虾是怎么来的?

    咳咳,这些都是废话,顶多也就算是个大的背景介绍,现在的重点是,这蟹老搬和他手低下的虾兵们居然有勇气为自己的同袍求情?

    这一点是真的出乎了傲无常的意料,他微微勾起一丝笑意。

    对于这样的袍泽之情,傲无常当然也是会有些许动容的,毕竟傲无常的心也不是石头做得。

    不过,怎么说呢,这帮家伙是不是已经脑补出了自己要红烧清蒸对方的场景。

    这些个二货跪着,总有那么一丝丝诡异的感觉。

    傲无常也懒的和这帮人废话,随意的说

    “你想多了,本座不过是寻个跑腿的。”

    这话一说出口,整个场面都变的安静了几分,继而一股死里逃生的感觉就从跪着的蟹老搬和他说地下的虾兵们内心深处冉冉升起。

    真的是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等傲无常淡然的带了那只大头虾离开之后,一窝子虾兵才凑上来七嘴八舌的说

    “我滴个妈呀,吓死我了,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得被红烧了。”

    “可不是吗,当时那个人的眼神太害怕了,我都从他的眼神里看到蒜香味了!”

    ……

    一帮虾兵叽叽歪歪的瞎说,只有蟹老搬一个人目光深邃的看着傲无常离开的背影,直到有虾兵凑过来问

    “头儿,人都走了你咋还跪着呢?”

    蟹老搬才语重心长的说

    “你懂个蛋蛋球,劳资这是腿软站不起来,你们这帮小崽子,快过来把劳资扶起来!”

    蟹老搬在做什么,是不是能站得起来,那就不是傲无常要考虑的事儿,他只是带着那只虾兵朝着跟深处‘潜入’。

    当然了,在潜入之前傲无常还是顶住了这只虾几句话

    总结一下,大概的意思就是,以后这只虾呢就算是自己的传令兵了。

    直白的说就是,如果对方咖位不够,傲无常丢不打算叽叽歪歪了,就让这只虾去处理好了。

    反正这是个愣头愣脑的家伙,多半也不会觉得胆怯和害怕就是了。

    真的,对于这样的愣头青,傲无常是真的喜欢用,毕竟愣头青是真的比较好用,他们不会有什么弯弯绕绕的想法,就好像现在。

    当那个蟹老搬把这只二货虾兵交给傲无常的那一瞬间起,这只虾兵整个给人的感觉都不太一样了。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