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单独过河
    三人商议好之后,由萧芳打头阵,她拿着两米多长的椴木棍,开始狂扫扑来的响尾蛇群,凌云跟在萧芳后面,大叔夹在两人中间,偶有落单扑到三人跟前的响尾蛇,或被光头大叔拿木棍打退,或被凌云控制住。

    一路到了河边,结果抬眼一看,河对岸根本没人,不死心的三人一边跟蛇群战斗一边继续等待。

    大概又等了十分钟左右,凌云的鼻孔里便开始冒血了。

    光头大叔看了一眼,有些心疼,对两人吼道。

    “鬼知道这人今天还会不会来,蛇群越来越多了,再不走就麻烦了,不行就先撤回去吧?”

    说完不等两人表态,他就拽着两人朝回走了。

    可惜啊……

    这会马天瑶三人才走到一半,实在是那棵树距离河边太远太远了,就算她们三个人一睁眼毫不停留的朝这边赶,那也得走上好半天。

    光头大叔三人搀扶着回到安区后,连忙扶着凌云坐下休息。

    “要不……我们等会再去看看吧。”

    “不行,你已经流鼻血了,再去一趟你肯定又得七窍流血,太吓人了,不能为了我们让你把命搭上。”

    凌云还想说什么,却被萧芳拦住了,她思索了一会开口道。

    “咱们其实可以在山崖这边等着,如果发现对方再次出现,我再以最快速度过去查探情况,这样就比较稳妥了。”

    “嗯,这也是个办法。”

    ……

    马天瑶这边,三人一路小跑,等到地方的时候也已经到了下午,同样的,到了跟前又被鳄鱼群给拦住了。

    “天瑶,实在不行的话……我……我来吸引这些鳄鱼吧……”

    石小小虽然惧怕这些鳄鱼,但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能豁出性命,马天瑶却摇了摇头。

    “不行,昨天是和你开玩笑呢,虽然你能死而复生,但咱们根本不清楚你的能力缺陷,被切掉胳膊能长出来,可掉了脑袋呢?被鳄鱼咬碎了呢?万一出了事我怎么给石爷爷交代?”

    见石小小还要坚持,她又开口道。

    “再说了,昨天我只是模糊看到那人有些像萧芳,并不确定,万一跑过去不是她呢?你不就白牺牲了吗?”

    “那咱们怎么办?”

    马天瑶捏着下巴思索,而后朝她和金慧敏开口道。

    “这样吧,咱们一天也没吃没喝了,先原地埋锅造饭,吃饱喝足了之后你们两个在这等我,我一个人先去对岸看看情况,反正天黑之后我也会自己传送到大树下面去的。”

    “可是你一个人……”

    “问题不大,你可别忘了,我除了定身术之外,力量和体力、敏捷都比普通人要高,这些鳄鱼还拦不住我!!!”

    说完她又叮嘱两人。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两个千万记住,都不要尝试去河边。另外也不要担心我,如果对付不了鳄鱼,我也不会傻傻去送死,打不过我还跑不过吗?”

    听到这里,石小小才略微放下了心,对于马天瑶的实力,她还是非常清楚的。

    三人商量好之后,开始猎食野味做饭,等吃饱喝足之后,马天瑶看了看天色。

    她也害怕过去之后碰到棘手的危险,所以专门等了一会才开始动身。

    这样一来,她既能给自己留够侦查的时间,也能遇到解决不掉的危险时卡点让初始化送自己返回。

    如果确认对面真是萧芳的话,那大不了明天再跑一趟。

    看到天色差不多了,她又朝这二人叮嘱了几句,然后拿起烤肉用的木棍,这木棍是她费了心思专门从一棵蛇桑树上搞下来的。

    蛇桑,又叫蛇纹木,顾名思义,这种木材表明有蛇纹图案。

    蛇桑木密度重且强度高,气干密度1.20-1.36g/立方厘米,堪称是世界上密度最大的木材!

    虽然是木材,但重量和坚硬程度堪比钢铁。

    这木棍足有两米多长,虽然只有大拇指粗细,但入手沉重,石小小之前还试了试,两只手只能勉强拿起来一米高。

    要用这种木头打在人脑门上,绝对比板砖厉害,如果再配合马天瑶的力量,对付鳄鱼,也就一棍。

    她拿起木棍,在手里掂了掂,然后大踏步的朝着河岸走了。

    这一次她不在小心翼翼,直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几乎只用了一两分钟,人已经化为虚影到了河岸。

    路过被惊起的鳄鱼纷纷抬头,各个都露出了懵逼的表情。

    到了河边之后,她抬头看了看对岸,河对岸没人,于是她又看了看小山坡后面的山崖,果然,山崖上再次出现了三个人影!!!

    这时候三个人影似乎也看到她了,手臂挥舞了一下,然后瞬间消失不见。

    “果然有人!”

    她点头确认,却不料这时候岸边的鳄鱼也反应过来了,十几条扑腾着朝她围了过来。

    “滚!!!”

    她暴喝一声,一棍横扫,直接将扑到最跟前的一条鳄鱼横着打飞掉入河里。

    再转身又是一棍扫飞后面追来的鳄鱼,想也不想,以木棍为支撑,一跃七八米腾空而起,直直朝着河边飞跃而去。

    这时河面一个鳄鱼刚刚露头,还没来得及张开大口,马天瑶用棍狠狠戳到了它坚硬的背上,借力又跃出三五米。

    脚尖一点,再次借助一头鳄鱼的身体发力跃出……

    来回四五次之后,成功过河。

    刚过河,河岸的鳄鱼就扑面而来,她举棍就打,这蛇桑木也着实非凡,在这种大的冲击力面前,几乎完好无损,反倒是上百斤的鳄鱼一个个被打飞出去。

    偶有蛇桑木打不到的漏网之鱼,她则都用定身术给定在原地。

    就这么边打边走,走出三十多米后,鳄鱼区域终于结束,就在她以为稍微安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霹雳啪的响声。

    抬头一看,她不禁脸色发白,嘴里发苦!!!

    就在她面前十多米的地方,密密麻麻的黑蛇,如同一层黑色地毯!!!

    黑蛇不大,只有半米左右,但架不住数量太多,一眼看去几乎可以用漫山遍野来形容。这些黑蛇吐着蛇信,甩动尾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让人光看一眼就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响尾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