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新娘(第1/2页)
    新娘跳井,事情一出来,刘家屯子的迎亲队顿时一哄而散,谁都怕担责任。

    刘福和那个负责喊门的老先生商量。从他的称谓中,白晓文听出此人是刘福的四伯,村里人都叫一声刘四爷。

    两人合计之后,决定串联村民作证,花玉容是跳井自杀,跟刘家人没有任何关系——反正花家的老太爷已经过世,作为外来户的花家也没什么人了,不会有人替花玉容翻案。

    一行人还铲来泥土,将那口井给填了起来。

    白晓文作为旁观者,一直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直到刘家人离开,夜幕降临的时候,那口被封住的井,忽然有了动静。

    泥土松动,一个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子身影飘然而出,正是花玉容。她的额头上仍有血渍,浑身湿透,皮肤微微有些水肿,一双眼睑下,有两道血痕……

    毫无疑问,此时的花玉容已经异变成了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晓文看到花玉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恐怖的笑容。

    他瞬间明白了,刘家抢亲这件事,只是一个开始。已经化为厉鬼的花玉容,对刘家屯子村人的报复,正式拉开了序幕!

    更让白晓文有些毛骨悚然的是,花玉容看向了他所在的方向,那眼神绝对是看到了他的存在。不过,花玉容并没有停留太久,直接飘然离开了院落。

    周围的景色变幻。

    等到景物定格,白晓文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枯井里,头顶是井口,约莫三五米高,脚下是松软的沙地。

    井口处,传来了老韩的声音“队长,你在吗?”

    “我在。”白晓文答道。

    一阵倒吸气的声音响起,李淑仪急急说道“晓文,你这也太吓人了,忽然消失这么久。”

    白晓文说道“遇到了一点变故。”

    “快点出来吧,我们在屋子里也遇到了诡异的事情,得你来拿主意。”乔蕊说道。

    白晓文答应一声,刚想跃上去,忽然看到了沙地掩埋下的一角红布。他将红布抽出来,却发现这是一个脏污破烂的红盖头。

    “花玉容的红盖头在这里,不过尸骨却不在……”白晓文蹲下身,在沙土之中翻找了一下,没有找到更多的东西,失望地摇了摇头,选择了上井。

    几个队友都围了上来,不过脸色都不太好。

    “我在井下进入了一个镜像空间,应该是幻境,重温了一遍刘家抢亲之日的过程,有了不少发现……”白晓文说道,“之前的推测错误,成为鬼魂新娘的人,不是周家二姐,而是日记一开始就提到的花玉容。这里,也不是周家,而是花家。”

    众人都有些意外,不过也迅速接受了这一事实。随后,乔蕊开始陈述

    “我和淑仪在屋子里,看到了一口棺材……那口棺材用七寸长钉给钉死了。我试图开棺,却出现了一只鬼攻击我们……然后我们就逃了出来。本来想找你商量,谁知韩旭却说,你下井之后就不见了……我们只能等待。”

    白晓文眯着眼睛“那只鬼很厉害吗?你们都打不过?”

    “对方有幽白石庇佑,免疫伤害的,”乔蕊道,“虽说在他攻击的一瞬间,会不再免疫伤害,但对方的实力很强,就连淑仪都抓不住那一瞬间的机会。”

    “我们去看看。”

    白晓文带着队友,走到了屋门之前,推门而入。

    一股阴风吹来。屋子中空空荡荡,正中央摆着一口朱红棺材,如乔蕊所说,用大长钉给钉死了。

    一道白影出现,是一个须发银白的老人形象,只不过两眼翻白,显得不怎么慈祥。

    老人闷吼一声冲了过来。

    李淑仪抢步上前,双剑攻出,然而刺在老人的身上,却如同空气一样划过,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那老人侧步踢出,一脚踢向李淑仪的下巴。

    李淑仪已经来不及变招,乔蕊一记破之音阶射出。不过那老者似乎有所感觉,踢出的脚微微一顿,竟是中止了攻击动作,破之音阶的音波箭矢再次落空。

    咚,一声闷响,老者抬起的腿像是弹簧一样踹出,李淑仪被踢了个跟头。

    “这老鬼很厉害的,不过好像不能离开这座屋子。”

    李淑仪爬起来说道。好在老者刚刚是中途中断攻击动作,力道不足,她受伤不重,损血不多。

    白晓文眯起眼睛,这老者比起村庄外围遇到的寄身鬼厉害多了,似乎能有意识地利用“幽白石庇佑”的状态,而且身手敏捷,看起来像是习武之人。

    眼看老人再次冲过来,韩旭刚要举盾迎接,忽然白晓文开口了

    “花玉容!”

    这三个字仿佛有某种魔力,在喊出的一瞬间,老人的攻击动作停滞了,而被七寸长钉封住的棺材,发出了轻微的晃动,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拍击。

    白晓文吁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