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7章 降服魏延(第1/2页)
    黄忠、魏延虽然都是领主级武将,但是在这种绝境之下,还是抵不住白晓文的大军包围。

    顽抗了一段时间之后,两员大将就先后落马被擒,然后押送到白晓文的中军大帐里来。

    白晓文说道:“们二人,可愿归降?”

    魏延沉默不语。黄忠大声道:“老夫头可断,绝不可降!”

    白晓文笑道:“黄老将军,本是长沙太守韩玄部将,郁郁不得志;跟随刘备,时日也短。为何如此忠于刘备?却不知道刘备也早晚是我的阶下囚了。”

    黄忠道:“韩玄不能用我,是他识人不明。老夫在刘皇叔麾下,委以先锋大将之职,深蒙重用,岂能辜负知遇之恩?”

    白晓文摇头说道:“区区一介先锋,也称得上重用?以我看来,黄老将军的文武韬略,足可独当一面。”

    黄忠不信,道:“休要挑拨离间,老夫决计不降。”

    白晓文皱了皱眉,说道:“刘备旦夕之间,就将被我所擒,荆州也将是我的囊中之物。黄老将军,难道不为自己的家人考虑一二?”

    黄忠脸色微变。

    白晓文便命人将黄忠带下去,监禁起来。随后,他看向了魏延:“是否愿降?”

    魏延面露踌躇。

    白晓文笑道:

    “孤知道的心思。是想建功立业,博取功名。

    “若是投身刘备,可以攻城略地,有很多施展才华的机会;然而我军即将平定天下,不服的诸侯已经所剩无几,在我帐下,没有办法施展拳脚。是也不是?”

    魏延的心事,都被白晓文说出,骇得红脸变成了白脸,好悬才恢复过来。

    葛玄说道:“公子,贫道颇善相人之术。我观此人,脑后有反骨,久后必反,收降无益。”

    魏延刚刚恢复过来的脸色,又刷的一下变白。

    白晓文微笑说道:“现在正是用人之际,魏延颇有勇力,杀之可惜。他就算有反骨,要背叛我的话,也得掂量轻重。”

    说完,白晓文直视魏延道:“魏文长,若是肯降,孤保封侯之位;若是不降,顷刻间身首异处。如何选择,自己想好了。”

    一边是功名利禄,一边是脑袋搬家,魏延连忙跪地请降。

    白晓文点头笑道:“暂封为关内侯,牙门将军。等立功之后,再视功劳大小,加封食邑。”

    关内侯虽然只是一个贵族名头,没有任何实际价值,但魏延却也是喜出望外,连声拜谢。

    白晓文便问魏延:“和黄忠,都是出身长沙郡?”

    魏延忙道:“回禀燕公,黄忠是长沙郡老将没错,不过末将本是义阳人,后来投靠荆州刘表,辗转流落至长沙太守韩玄门下。后来刘备掌了荆州之权,访贤纳士,便请末将和黄忠随军。”

    白晓文暗暗笑了一下,知道魏延这话,不尽不实。

    在演义之中,魏延几次三番要投靠刘备。先是在刘表病死、刘琮继承的时候,杀了襄阳城门吏,要献城给刘备;后来流落到长沙郡,砍死了太守韩玄,再次献长沙郡给刘备。

    所以说,魏延对刘备,那真是没的说,是风儿我是沙,愿做舔狗到天涯。

    所以魏延说“刘备访贤纳士”征用了他,估计是子虚乌有,绝对是魏延自己凑上去的。

    可惜舔狗终究不得house(注),诸葛亮非常不待见魏延,刚见面就来了个下马威,说魏延脑后有反骨,要砍了他;后来实在没有大将可用,才不得不捏着鼻子用魏延,但在临终之时,还设计把魏延搞死了。

    白晓文继续询问:“黄忠在荆州,是有家小的吧?”

    魏延点头道:“有一子一女。儿子名叫黄叙,体弱多病;女儿闺名不知,不过闲谈之时,据说也是个通晓弓马的女将。”

    说到这里,魏延小心地看了一眼李淑仪、塞西莉亚。

    白晓文心中了然。

    黄叙是有史料记载的,不过体弱早夭;大概是灵界原住民体质强于普通人的缘故,在这里的黄叙并没有早死。

    至于黄忠的女儿,就没怎么听说过了,多半是基于公元时代的游戏虚构出来的女性武将。

    白晓文说道:“此战虽然大破刘备,但还是被他逃了。我已有定计,可以截住刘备。是否愿意率军出战?”

    魏延拱手说道:“既降燕公,得燕公厚恩殊遇,自当为燕公效死。现在燕公才是我的主公,刘备已经不复是我的主公了。”

    白晓文微微点头说道:“好,接下来大战在即,且去休整。接下来截击刘备,孤还要观看的胆略勇武。”

    魏延喜滋滋地拱手称谢而下。

    张郃默然不语,曹洪却是忿然说道:“此人无义,燕公怎能用他?”

    白晓文笑道:“为人主者,当量才善用。世间之士,有德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