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五色大师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huilou

    ps感谢yangzhigang、曲尽源打赏,感谢冥圣道月票鼓励。

    虽说是在黑夜之中,但赵然眼神却迥异于常人,当即看出这团伫立在树梢上的黑影是一只锦鸡。于是松了口气,吐出一口浊息,暗道真是自己吓唬自己。

    这只锦鸡个头很大,显得相当肥硕,几根长长的尾羽拖在身后,月光下泛着五彩斑斓的光芒,看上去非常漂亮。赵然正琢磨着怎生想个法子把这只锦鸡捉了烧烤,就见它扑着翅膀从树梢上飞落下来,落地之处离赵然只有丈许远近。

    赵然大喜,缓缓起身,口中道“啰啰啰啰,乖乖别怕,这里有好吃的,啰啰啰啰……”一边弯腰向锦鸡迈去,一边取了块干粮,掰成碎末后抛到锦鸡跟前。

    锦鸡低头看了看抛在它脚下的干粮碎末,又抬头看了看正在逐渐接近的赵然,忍不住啄了几口……

    赵然见锦鸡没有逃走,暗道这回有烤鸡吃了。正要矮身扑去之时,忽然听那锦鸡开口了“咯咯,不好吃。”

    赵然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盯着这只锦鸡,心道坏了,这尼玛真是妖,而且是灵妖!”

    赵然曾听卓腾翼讲过,妖物修行初始,是没有灵智的,行事浑浑噩噩,凭本能而为。待修出灵智之后,便会如人一般,能思虑、会蹈矩、知进退、明根果,这个阶段的妖物已可称为灵妖,连卓腾云、卓腾翼这两位黄冠一级的修士都很难应付。

    赵然有时候也想过,自家那头老驴应该属于灵妖,因为它听得懂人话,还有自己的思维和情绪。交流起来一点都不困难。老驴的本事,赵然在大沼泽时曾经见过,等闲毒虫凶兽,甚至普通的妖物都不在话下,一尥蹶子直接踢飞,那是相当的威猛。可就算如此。老驴也达不到能口吐人言的地步,而眼前的这只锦鸡居然会开口说话,岂不是比老驴还厉害?

    想到这里,赵然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自家那头老驴,就见这畜生不知何时已经缩到赵然身后,耷拉着脑袋,眼中满是恐惧。

    赵然心道这厮看来是不能指望了,只能靠自己,于是心神一动。悄然取出两张符箓捏在手上,一张是神霄五雷符,还有一张是神行符。战术计划非常简单,扔雷、逃跑!

    正在寻找“扔雷”良机之时,就听锦鸡又开口了“咯咯,还有没有别的好吃的?”

    赵然一呆,回了句“烤肉要不要?哦,你是吃素的。不好意思……”

    “咯咯,谁说我吃素?我也吃虫子。不过虫子不好吃。”

    赵然拍了拍自己脑门“不好意思,太紧张了,忘了这茬……喏,这是烤肉……”

    锦鸡在烤肉上啄了几下,将烤肉啄碎,一一吞咽而下。然后道“咯咯,好吃,还有没有?”

    赵然将最后一块烤肉取出来扔了过去“最后一块了……那什么,天太晚了,就不陪你了。我先回家了啊,咱们回头再见。”说罢转过身来,牵过老驴就要溜之大吉。

    谁知锦鸡却不让赵然离开,一抖翅膀又落到他前面“咯咯,先别走。”

    赵然忙道“真的很晚了,怕打扰您休息,改日我再来拜访。”

    锦鸡道“咯咯,不能走,我还没吃饱,你走了我吃什么?”

    赵然大惊,道“我可不能吃,我是无极院的方主,你要是吃了我,会惹天大的篓子!”

    锦鸡奇道“咯咯,谁说要吃你了?你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回来……”说罢振翅高飞而去。

    一见锦鸡离去,赵然翻身而上驴背,老驴载着赵然撒蹄就跑。赵然在驴背上惊魂未定,拍着驴头道“不仗义啊驴兄,刚才躲在我后面。”

    “昂昂……”

    “别叫唤啊,把那只鸡叫来,你我死翘翘啊!”

    “昂……”

    “别叫啊……”

    正“转进”之间,一团黑影掠过赵然头顶,重重砸在老驴的奔行路线之前,老驴“昂昂”了两嗓子,两只前蹄高高撩起,一个急停刹住,赵然好悬没给摔下来。

    赵然定睛一看,砸在地上的赫然是一只野猪,正琢磨时,那只锦鸡自天而降,扑哧扑哧落在野猪尸身上,问道“咯咯,不是让你等着吗?跑这里来干什么?这只野猪刚捕来的,照你的法子,做给我吃。”

    “啊?啊……那什么,你不是要吃烤肉么,我来这边拾些柴禾,呵呵……”

    “咯咯,回去吧,柴禾我来拾,你烤肉就好。”

    赵然一听说要回去,心下就存了拼命的想法,踢了踢老驴,低声道“咱拼了!”他是想和老驴联手,他先扔出五雷神宵符,若是敌人受到重创,那就并肩子上,如果敌人没事,那就给老驴加上一张神行符,一块儿逃跑。

    可谁知老驴的反应只是一声“昂”,然后就乖乖转身,顺着原路往回返了,气得赵然心里暗骂“你个没胆色的畜生”。

    但老驴既然不配合,他也只能乖乖就范,被锦鸡“押解”着回到了水塘边。那锦鸡抓着硕大的野猪在赵然头顶盘旋,身姿灵巧之极,赵然冷静下来一想,或许老驴不敢动手是有道理的,目前的自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回到水塘边,赵然操起屠夫的活计,剥皮去毛,将野猪架在篝火上烤了起来。一个时辰后,猪肉烤好,满山坳中都散发着浓郁的肉香。锦鸡咯咯个不停,围着篝火兴奋地转来转去“咯咯,好香好香,咯咯……”

    硕大一只野猪,大半倒是进了锦鸡的肚子,留给赵然和老驴的只有一条腿。赵然和老驴一边一半分而食之,一边吃一边看着锦鸡在篝火前撒欢。

    “这只鸡疯了……”

    “昂昂……”

    “可惜没酒,要不可以试试灌醉它!”

    “昂昂……”

    “有那么好吃吗?我怎么不觉得。”

    “昂昂……”

    “你去跟它说,其实烤鸡比烤猪好吃。”

    “昂——”

    “开个玩笑,你干嘛瞪我?”

    ……

    赵然和老驴无奈之余正在闲扯时,忽听一阵马蹄声响起,赵然、老驴和锦鸡都望向了声音传来之处。不多时,就见两个道士各乘高头大马,自山坳外转了进来。

    赵然大喜,高呼道“大卓师叔,小卓师叔,是我啊,我是无极院的赵致然!”

    来的两个道士非是旁人,正是和赵然一别年许的华云馆道门行走,卓腾云、卓腾翼两位黄冠。

    赵然可算是见着亲人了,正要诉苦之际,却见这两个道门行走齐齐向锦鸡行了一礼“见过五色大师!”

    那锦鸡一边啄着根野猪肋骨,一边道“咯咯,你们来了?唔,还有半条猪腿,你们兄弟分了吧,自己动手,我正忙,就不招呼了。”

    两人道了声谢,也不去取那条猪腿,来到赵然身边。卓腾翼问“赵师侄,传讯符是你发的?”

    赵然已经有些傻眼了,干巴巴道“咹……”

    “发生了何事?”

    赵然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指了指篝火对面,道“那个……鸡妖不是妖?”

    卓腾云和卓腾翼对视一眼,当即明白了,卓腾翼苦笑道“你发传讯符就是因为五色大师?”

    赵然便将经过详述一遍,追问“这只鸡,呃,是什么五色大师?”

    卓腾翼将赵然拉到远处,低声解释道“五色大师原本是五色斑斓锦鸡,后来不知因何得了修行之法,成了灵妖。这长虫山便是它所居之处。此事十方丛林是不知晓的,只华云馆心中有数,没想到你成了无极院的方主,竟然找了过来。”

    赵然想了想,问“这只妖咱们不捉?”

    卓腾翼笑道“年前便与你说过,大多数妖物都不扰人世,既然不扰人世,它自修炼,与你我何干,为何要捉?再者,这位五色大师纯灵剔透,心思极善,你来是经过前山没有?你道这山里怎会有如此好田好水?都是这五色大师护着的。”

    赵然这才恍然,懊恼道“早说啊,白跑一趟不提,还担惊受怕了一宿。”

    卓腾翼也觉得好笑,道“它自好端端在此修炼,谁知道你居然能看穿它的踪迹,当真无话可说。”

    赵然透过篝火望去,只见卓腾云正毕恭毕敬陪着锦鸡说话,想起自己之前还打算抓过来烤着吃,不禁汗颜无比。(未完待续……)r1292

    最快更新,阅读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