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群体性事件(第1/2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huilou

    ps感谢青拂、似真实幻、annyer33的打赏,感谢骂了隔壁得月票鼓励。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道门法则》更多支持!

    刘班头在慈善堂呼来叱去,浑不将赵然这个正儿八经的道院执事放在眼里,赵然恼怒之余,也在暗暗琢磨,这到底是哪里来的二百五,行事根本不讲规矩!

    赵然费了半天力气,又跑衙门又出银子,还亲自设计并监督施工,好不容易将慈善堂操办起来,就是为了这家善堂能够一直运转下去,长期给自己提供功德力,并为自己将来做更大的事情夯实基础。

    如果今天这件事情让刘班头得逞,如果他赵然连这些投奔他的贫苦百姓都护持不住,那么今后还会有人敢在这慈善堂逗留下去么?这家慈善堂还能有效运转下去么?今日的事情,不仅是一家慈善堂的事情,关乎到的是他赵然的信誉问题,如果他今天任凭刘班头搅风搅雨而无力惩处的话,他的修行之路必然会遭遇重大挫折。

    既然刘班头不好好说话,那赵然也不想和他好好说话了。他径直走上前去,将还在跪着的李管事扶起,亲手为李管事解开绑缚在身上的绳索,[口中安慰道“贫道晚来一步,老先生受苦了。”

    李管事愤愤道“赵方主,这帮杀才欺人太甚,老夫只是上前理论两句,他们便动手打人。”

    赵然点头道“老先生勿恼,贫道替老先生做主。”

    赵然动手解开李管事的绑绳,立即就有两个差役上前制止。喝道“好大胆子!住手!”

    赵然猛地转过身来,指着两个差役的鼻子骂道“狗一样的东西,贫道乃无极院方堂方主,尔等待要怎样?莫非还想绑了贫道?”

    说一千道一万,赵然毕竟是正经的受牒道士,而且还是道院执事。放在平时,这两个差役连上前巴结的机会都没有,如今被赵然近距离指着鼻子怒骂,一时间还真被镇住了,偷眼向刘班头望过去。

    刘班头脸上似笑非笑,挥挥手招呼两个差役回来,冲赵然道“也罢,便卖道长个面子,这老头就放了。刘某不予追究。剩下的,道长就不要插手了。”转过头来向几个跟班道“照我刚才说的法子,查人!”

    “慢!”赵然不得不再次挺身而出“刘班头你究竟要查什么人?此事不可不说清楚,否则贫道绝不容许你擅自祸害百姓!”

    “祸害百姓”这顶帽子一扣,刘班头微微动容,这个罪名可不是好当的,于是不得不郑重解释道“便告诉你也无妨。县中受了状纸,有些欠债不还的刁民逃到了你这里。刘某受我家老爷所托,前来拿人!”

    大明最重人命和盗抢之类的案子。赵然最担心的就是这个,现在证实了案件涉及的是“经济纠纷”,他心中松了口气,又问“逾境拿人,可有文书?”

    “公文已发至谷阳县衙,不信你可自去衙门里问你家孔县尊。”

    “此善堂为我无极院所办。乃属道产,你来此地拿人,可有西真武宫出具的公文?或者你平武县中阳院公文?”

    大明朝跨境办案,概例需要移送公文,比如这次刘班头到谷阳县办案。就需平武县给谷阳县出具公文,当然,谷阳县若是不卖平武县面子,平武县的衙役仍旧不能在谷阳县执法,除非平武县搬出府衙的命令来,不过一般来说都不会强硬拒绝,否则就等若撕破脸了。

    同理,如果案情涉及道门,那么除了官府的公文外,还必须出具道院的公文,要么是中阳院请求无极院配合的公文,要么是西真武宫要求无极院办理的命令,否则就是违法。

    赵然问题一出口,就见刘班头皱了眉,心中立刻大定,追问道“究竟有没有?还请刘班头拿出来,否则还是请回吧,等着我无极院向贵县问责。”

    刘班头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回去,因道“原先并不知你这慈善堂是道产,故此进来拿人,如今人犯已然拿到,你这慈善堂便有包庇之罪!想要公文么?这个简单,待刘某回去后,自然有董县尊移文中阳院,请中阳院出具公文便可。”

    赵然冷笑道“什么人犯?没听说过!你刘班头擅闯我无极院所设之善堂,作威作福、搜刮民财、欺压良善,真当我无极院是好欺负的么!”

    刘班头怒道“你这道士好不识趣,如今人犯已然束手就缚,难道你还想抵赖不成……”

    赵然也不理他,来到大鹏面前,冲着被衙役驱赶拘禁于此的百姓,朗声道“乡亲们受苦了!”

    也不知是谁带头,百姓中便有人大喊“赵道长,您发发慈悲,救救我等!”

    有人带头,立刻群起响应,都纷纷求告起来“道长大慈大悲,小民等活不下去了!”

    赵然深深叹了口气“当今圣上英明神武,我大明天下四海承平,各地百姓安居乐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