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发家致富的捷径(第1/2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huilou

    ps感谢eagle周打赏,感谢吃兔子滴萝卜的月票鼓励。

    似宗唯吾这样的案子,涉及到宣扬末世灾劫,僭称仙圣,歪曲道门经义,已经是绝对的大案要案了,又因为具有“聚众”的性质,故此前往办案的方式,被直接定义为“清剿”。前往清剿的队伍近二百人,除了上百名征伐而来的青壮外,主力是三班衙役,这帮捕快和弓手上阵对垒绝对拿不出手,但抄家灭门却人人是把好手。

    另外,赵然带下山来的十名道门方堂巡察,则是压阵的角色,若是有意外发生,比如宗家庄中养了什么亡命之徒、江湖中的狠角色,就要依靠道门巡察出场了。

    虽说主力都是县衙召集的,但毕竟事涉道门,真正说了算的,则非赵然莫属。赵然骑在老驴之上,看着近二百人簇拥在自己的前后左右,还是颇有几分感触的,这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唯一遗憾的,则是胯下老驴的卖相,实在是有些跌份,而且经过长虫山一行后,赵然也对老驴的表现有些不满,可不满归不满,真要逃起命来,还真找不到什么坐骑能跑得过这牲畜。

    宗家庄并不是很远,县城向东北方向沿官道而行,走上半天,然后在鹿山斜道上拐下去,再行半个时辰变到。行进途中,赵然忽然想起一事∽,便问金县尉,自己这边那么招摇,宗唯吾会不会得了消息后吓跑了?

    金县尉一笑,说一般情况下,此类有庄有产的大户都不会匆忙逃跑,因为他们很难舍弃家业,通常会聚众顽抗,然后再想办法托人转圜。赵然就问。这宗唯吾会不会也这么做呢?他有没有什么背景依仗呢?金县尉说,不管他有没有什么依仗背景,先把人拿了,之后的事情跟咱们没关系,不用太过操心。

    赵然还觉得不把稳,又问。如果宗唯吾真逃了怎么办?金县尉笑得很开心,说如果真逃了,那就更好办了,首先他的家宅是跑不掉的,其次,他逃到哪里,咱们就搜到哪里,总之要将其捉到为止。赵然见金县尉笑得很是诡异,琢磨了片刻。恍然大悟——宗唯吾如果跑了,那么附近的各家大户恐怕就得遭殃了。

    一路无话,赶到宗家庄时已是黄昏时分。赵然举目望去,偌大的庄园大门紧闭,墙头上竟然站立着十来个武师模样的人,看上去似乎要据庄而守。

    金县尉眼睛都笑眯缝了,向赵然道“赵方主,看样子宗氏是打算顽抗了。哎呀呀,这可真是……”

    后面的话没说。但赵然看他这幅喜形于色的样子,不问可知他想表达的意思。因道“还是上去喊话吧。”

    这趟清剿,赵然权负责,故此金县尉点头道“这是正办。”回头招呼了一个捕头,让那捕头上前劝降。

    那捕头走到庄门前,高声喝道“宗唯吾何在。让宗唯吾出来答话!”

    墙头上一个秃头汉子答道“宗庄主有事外出,不在庄内,尔等何人,竟敢围住我宗家庄,莫非盗匪不成!”

    捕头笑了。他们一行三班衙役数穿戴的都是公门服色,一望而知是衙门的差役,这秃头竟然污蔑是盗匪,想来是要武力抵抗了。于是道“你这贼厮当真不知死活,我也懒得与你啰叱,快些让宗唯吾出来,他的事发了,道院和县衙联名发文,拿他回去问话。看见没,无极院方堂赵方主、我家衙门金县尉亲自带兵前来……”

    那秃头打断道“你说的我也听不懂,宗庄主不在,有什么事待他回来再说!”

    捕头道“休得拖延!快些将庄门打开,乖乖受缚,否则打将进去,玉石俱焚!”

    那秃头忽然举弓便射,一支羽箭倏然而至,直钉在捕头脚下,将捕头骇了一跳,跳着脚地往后躲。

    秃头喝道“管你什么鸟方主鸟县尉,若再废话,下一箭便要尔狗命,快些滚吧!”墙头上爆发出一片欢笑。

    捕头冷笑数声,退了回来。金县尉指着墙上射箭的秃头武师,向赵然叹道“赵方主,有此一箭,这案子便又深了一层,也不知是为何,这宗唯吾已经鬼迷心窍至此。”

    民间不得使用和存备弓箭,这是朝廷明文禁止的法令,只这一箭射出,宗唯吾的案子又添上了一条“私藏弓弩、意图谋反”,那是谁也救不得了。

    赵然下令“攻庄!”

    于是按照先前商议好的计划,青壮们从大车上取出木牌,护着十多个弓手上前,这些弓手弯弓搭箭,向着墙头射了过去。墙上的十来个武师也有三、四把步弓,他们的准头倒是不俗,但架不住县衙派来的弓手人多势众,两轮下来便完受到压制,在墙上再也露不出头来了。

    几个差役取出几罐油来,砸在庄门上,然后点火烧门,熊熊大火立时燃了起来,就听庄子里响起一片惊慌失措的哭喊声。

    大火烧了小半个时辰,直到天色完暗了下来,赵然才听见“噗嗤”的爆响,那是大门后的门闩被烧裂了。金县尉吩咐点燃灯球火把,然后手一挥,便有差役上前用哨棒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