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送一送(第1/2页)
    赵然主动道歉,顿时就让许方主有些不适应,不适应之余,心里那点尴尬渐渐消散,挤出个笑容“当时我说话直,不要见怪的应该是赵方丈才对,也请赵方丈海涵。”

    赵然笑道“我知道的,许方主是奉命行事,故意为之,你们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嘛,绝非本意如此,哈哈。”

    有些事情一旦说破,沟通起来就没什么障碍了,林高功和许方主顿时笑了“赵方丈真乃妙人,风趣得紧。”

    赵然道“如今道门公务已了,所谓相逢即是缘,咱们也算熟识一场,正巧我还没吃饭,不知二位可否赏光,我来做东,一起吃个便饭?二位放心,我并没有求告二位的事情,纯粹是我在江西没有熟人,想和二位结个缘,今后去了九江府,也能有个地方打打秋风!”

    林高功和许方主都忍不住一乐,林高功道“非是不愿赏光,我们今日还要赶回九江府,时辰有些仓促。若是赵方丈有暇路过九江,尽管来找我和许方主,必定好好款待赵方丈。”

    赵然道“那好,若是去九江府,必要登门叨扰的。也请二位有空去四川看看,也让我有机会一尽地主之谊!”

    说说笑笑间,赵然将他二人送到集镇上,九江府道宫在此地设有一家客栈,并有专人常驻,林、许二人就是来这里找车。

    这家客栈是九江道宫的院产,自有专人安排他二人的车驾,林高功请赵然进去歇息,被赵然含笑推辞,也不再客套,自家先进去了。

    赵然又冲许方主稽首“许方主,就此别过了。”说着,将他之前写的悔过书取出来,塞过去道“当日多有得罪,望请见谅。”

    许方主手握悔过书怔怔片刻,忽然低声道“若是方丈得空,争取能拜会一下总观方堂的符云真符方主才是,当然,能见到三都则更佳。”

    赵然愣了愣“许方主这是何意?”

    许方主却不答话,向赵然深施一礼,转身进门。

    赵然琢磨着许方主这句话,暗道其中必有深意,莫非这案子还有反复?既然许方主不好明说,那就只有自己去打探了。

    他偶遇许、林二人,不过是临时起意,想要结个善缘,之前的事情说起来无非是公事上的冲突罢了,又没有个人恩怨,在九江结个仇家岂非莫名其妙?谁知这个许方主竟然透了这么个消息给自己,却是要慎重对待的。

    简寂观的方堂方主是符云真,这是跟李云河一个级别的大佬,自己怎么才能见到呢?就这么突兀的上帖请求拜见,不用想都知道是见不到的,自己如今一个人在庐山,人生地不熟的,找谁引荐呢?

    至于三都……

    大都讲盛云天,听杜腾会的意思,似乎是不太对路,而且人家地位更高、更尊崇,更不会搭理自己……

    大都厨郭云贞,自己以前都没怎么听说过这个名字……

    大都管赵云翼,这个是自己的本家不假,可要是直愣愣冲上去,被人家来一句“你也姓赵?”那可就太难看了……

    嗯?等等,想起来了!

    赵然思索片刻,想让屠夫帮忙送信吧,人家刚刚跑了一趟,再去麻烦他似乎不合适,而且上个月屠夫去送信的时候,沈财主也是同去的,所以沈财主也被排除在外了。

    自己师门中……还是算了,送信的事,之前劳烦过骆师兄,不好总让骆师兄跑腿,至于曲凤和,那小子刚入门,怕是正被魏致真折磨着。

    赵然长叹一口气,若是能给君山庙里那帮灵妖授箓多好,白山君能收发飞符的话,直接发飞符给白山君,让她跑一趟松藩,这得省多少事?真是可惜啊,不过回头还真是要研究研究给灵妖授箓是否可行。

    考虑来考虑去,赵然有了主意。

    ……

    羊草山摘星岩上,龙卿欸正和景星居士一道,围着新炼制出来的自走犁检查,仔细查过之后,景星居士将一张聚灵符安放到犁头上的木匣空位中,然后和龙卿欸一道向后退了几步。

    赵然留给他们二人共五百两银子,作为他们改进自走犁的先期投入。景星居士受箓黄冠后已经可以炼制三阶及以下的飞符,聚灵符虽是三阶符箓,却是三阶中最容易炼成的,适合景星居士这个初学者上手。

    ?星居士炼制了七回,成功炼制了三张,赵然留下的五百两银子大半都都花在了这上头。今日的实验是最后一次,若还是不能达到预期,就要想办法筹措银子了。

    龙卿欸向景星居士点了点头,景星居士掐诀,聚灵符发出光华,将周边的灵气汇聚过来,自走犁开始向前行走,带动犁刀耕耘起来……

    聚灵符维持了一个时辰便消耕怠尽,在景星岩上犁出来大约十亩地。

    景星居士脸色难看,沮丧道“龙哥,还是不行,一张聚灵符一百二十两银子,平均每亩十二两,离赵行走的要求还很远……”

    龙卿欸安慰道“不能这么算,按照你的算法,比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