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求教
    景星居士无奈“我知道了。”在崖边望着龙卿欸下山的身影,暗道“不让我去跟赵行走要银子,那我就不要,但我把自走犁的炼制进展给赵行走禀告一下,这总是可以的吧?”

    于是返回洞府,提笔打磨书信,稿子写了一遍又一遍,语句斟酌再三,废稿撕了也不知多少,这才大致写好。

    正要将书信发出,却感洞府内阵枢处一阵异动,原来是有人拜山。

    “不知何方道友?”

    “请问是景星居士的景星岩洞府么?我等乃是潼川府雷光派修士,专程来到羊草山求见居士。”

    “不知二位所来何事?”自从发生了春风、观云调戏事件后,景星居士多加了几分谨慎,轻易不敢开启护山法阵——虽说她这座遮护景星岩的法阵在高人眼中就是个渣,但对羽士及以下修士还是具备防御效力的。

    法阵外,两位来自潼川府雷光派的修士恭敬道“听说去年十二月,龙安府修士授箓大比时,居士勇夺前三,成功拿到了受箓资格,已经成功获得黄冠箓职,我师兄弟二人十分敬仰,特地前来恭贺居士,献上薄礼,不成敬意,还望居士笑纳。”

    景星居士怔了怔,琢磨半天也没想明白这雷光派的师兄弟二人是什么意思。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这两位亮明了身份来历,再要闭门不见,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打开法阵,景星来到洞府外,就见两名修士立在日头下,于是见礼道“小女子就是景星,见过二位。”

    这师兄弟连忙还礼,取出个盒子奉上“这是一点心意,恭贺居士受箓黄冠。”

    景星摇头推辞“无功不受禄,景星不敢收。”

    师兄弟相顾对视一言,高个子修士道“一点心意而已,不值当什么,我师兄弟还有些小事相拜托居士,望居士相助。”

    “二位请说。”

    高个子修士从怀中取出一份文告,呈给景星,道“今年五月,潼川府将举办授箓大比,这是大比公告和试题大纲,分为行测、申论和面试三个环节。我师兄弟二人研究多日,始终不得要领。听说去年年底的时候,龙安府举办的授箓大比与此相同,我师兄弟二人便来到龙安四处打听,得知居士过了大比,得了箓职,便来寻居士,还望居士不吝指教。”

    景星正一门心思沉在自走犁上,哪有工夫指教旁人,当即婉拒“小女子才疏学浅,如何克当?不如二位去寻灵药山庄郭植炜师,郭师乃上次授箓大比头名,其所学远非小女子可及,如今就在君山……”

    矮个子的修士心直口快,立刻道“我和师兄去过的,但郭师目下不在,听说远赴黎州了。”

    景星又道“还有位白庚师兄,乃大比第二名,尤其笔试满分,听说洞府便在江油县竹轩居……”

    矮个子修士马上回道“也去过的,竹轩居无人。”

    高个子修士略为尴尬,瞪了师弟一眼,示意他打开木匣,只见里面是两锭官银,共二十两,官银下压着些写符用的空白符纸,以及一小瓶金沙。

    “一点小心意,请居士笑纳,我二人只占用居士半天工夫,不知居士能否行个方便?”

    景星居士看了看匣中的银锭等物,加起来差不多三十两的样子,犹豫片刻,还是应承了下来。心道“有这点银子,也稍补自走犁的炼制经费缺口吧。

    当下,景星便请这师兄弟二人在景星岩上一处待客之地坐下来,将大纲接过来为他们讲解。

    潼川府的这份大纲几乎照搬去年龙安府的大纲,就连例题都有九成相似,区别不过是换了数字或者顺序而已。

    景星按照大纲的顺序,通过解析例题,帮这师兄弟讲解各类题目的要求和要点。她本身就博闻强记,又是正经考过高分的,再加上女性特有的耐心,讲解起来不仅十分生动,而且温婉细致,只听得这师兄弟二人频频点头,大叹不虚此行。

    半天工夫很快就过去,景星堪堪讲完六道例题,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令师兄弟二人叹服。

    那高个子师兄问道“不知居士这里有没有去年龙安府大比时的套试题?听说当日共分甲乙丙丁四套试卷,总计百道题目,我二人于龙安府修行界中也无熟人,若是居士有的话,一事不劳二主,不知居士能否为我师兄弟详解一番?”

    矮个子师弟得寸进尺的补充道“还有申论和面试,也请居士为我等解惑。”

    去年大比之后,赵行走便收缴了所有试卷,不允许大家留存,但出于兴趣爱好,景星和龙卿欸从考场下来后,便将各自所答的乙卷和丙卷誊录下来一起分析,之后又与郭植炜师进行过充分的交流,将他所答的丁卷二十五道题目也抄了过来。

    第二天面试前,当时有人质疑白庚的满分试卷,赵行走取出白庚所答的甲卷公示于人。旁人或许看过就算,但她们小两口可是有心人,当场各自记住一半,回来后又凑出了完整的甲卷。

    至此,小两口不仅有完整的一百道题目,而且连标准答案乃至解题方法有。

    所以此刻潼川府雷光派这师兄弟二人提出想请教百道真题,还真是问对了人!

    奈何景星居士很是犯难,随随便便打法了这二位吧,良心上过不去,可要是如刚才过去的两个时辰一般详细指导,恐怕短时间内完成不了的,再加上申论和面试,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怎么可能教得会?

    “二位道友见谅,我这里确实有事,只能为二位讲解至此。其实题目类型就是这些,二位回去后认真思索,只要融汇贯通,道理都是相同的。”

    景星觉得自己这几句话都是正理,她和龙卿欸当初就是这么考过来的,郭植炜师也不用说,单凭一道例题便能自行举一反三。至于位列笔试头名的白庚,她们小两口相信,这位翩翩佳公子怕是能举一反十都不止!

    一切就是这么简单,难道不是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