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御花园(第1/2页)
    朱先见对顾南安的执意不战感到不是很理解,在他看来,此战已经轰传天下,甚至超出了修行界的范围,连朝中内阁的几位大学士在处理政事的闲暇之余,都在拿这件事当茶余饭后的谈资,不知有多少人期待着过程和结果。

    光是他知道的,似乎自己管辖的朝天宫中,就有不少修士在参赌胜负,最大的盘口便是总摄上三宫的天师陈善道亲传弟子、元福宫宫院使黎大隐所设,连朝中不少重臣的家眷都在里面押了银子,据闻总盘子已经超出五十万两!

    你说不战就不战,天底下有那么好的事吗?

    但顾南安是浙江散修的头面人物,虽非馆阁中的正经修士,祖上却也曾经天下知名,顾氏与许多道门高修至今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帝室的来往,表面看有称臣之意,实则是不折不扣的合作关系,不是他可以随意发号施令的上三宫修士,在劝了几句未果之后,便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我不劝你,自然会有人劝你,反正是要应战,我何必作那恶人呢?只是顾南安不愿告诉他拒战的真实想法,令他略微有些不快——都在一个战壕里,有什么需要刻意隐瞒呢?

    其实他误会顾南安了,顾南安刚才的解释,的的确确就是真实原因,他和江腾鹤是三十多年前结识的旧交,不仅是同辈中人,而且“修为和道法都在同一级别”,哪怕江腾鹤刚升了大炼师,自己和对方的实力也依然在“同一范畴”,你魏致真一个作弟子的跑来想要越境挑战我,这不是羞辱我又是什么?

    当然,顾南安也不知道朱先见念头里转着的想法,他之所以前来京城,其实是为了一个人。

    “大炼师,崇德馆景大长老去了一趟庐山,顺道和那个叫景致摩的俗道见了一面。”

    “景致摩我知道,虽然没有修行天份,却有着不畏艰难的决心,敢于在真师堂秉持正义,据理力争,这样的人才,早已简于帝心。可惜了……”

    “还有没有机会将他救出来?”

    朱先见苦笑着摇头“难啊……陈天师都没办法。我们为了营救此人,多次与东极阁交涉,但东极阁始终不愿放人。”

    “为什么?他又不是真凶,哪怕有所牵扯,也已经关了足足五年……”

    “东极阁说,想要放人,就要等案子完结,而案子完结的关键,在于找到景致武,或者证实景致武已死……”

    “可景致武确实死了啊,这是公认的!”

    “尸体呢?或者能够证明他已经身死的物件呢?按照东极阁的规矩,景致武只能被认为疑似死亡。而要想搞清楚他究竟有没有死,接下来还有大量的事情,比如他们正在排查的失踪修士名单,陈天师说,这份名单已经减少到了十八个人,还需要继续排查。”

    “什么时候能查出来?”

    “越往后越难,什么时候查出结果,谁也说不好。而且,就算查出了结果,谁又能保证,这一结果能够证实景致武死亡?谁能说得清,后面会不会又是一个难解的谜团?”

    “照这么说来,景致摩怕是无望脱困了?”

    “我和陈天师都认为,这么下去的话,希望渺茫,除非换人。”

    “换人?”

    “不错,只要换了东极阁的掌事之人,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顾南安摇了摇头道“这恐怕更难……”

    朱先见笑了笑,问道“怎么忽然提起景致摩了?他向景云逸说什么了?”

    顾南安道“景云逸和他随意说起魏致真约战的这些事,景致摩认为,之所以咱们行事不顺,眼前的局面和遇到的挫折,都来自一个人的谋划,就是楼观弟子赵致然。他说,他非常熟悉赵致然的行事方式,这样的手段,必然出自赵致然之手。因此他建议,想办法除去赵致然。”

    朱先见怔了怔,笑道“会不会是他对赵致然怨念太深了?这一点我们倒是都能理解,如果不是赵致然,景致摩不会有今天的困顿……”

    顾南安道“景云逸跟我提这件事的时候,很是郑重,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告知大炼师的,究竟该如何,想必大炼师自有方略,我就不多说了。”

    朱先见点了点头“知道了,多谢顾道友,还望道友今后尽力相助,我等同铸大业!”

    朱先见没有留顾南安吃酒接风的意思,明日就是魏致真到灵山挑战的日子,将顾南安留下来用饭,他怎么赶回去?现在往回返,时间上都有些紧张了。

    顾南安也同样没有留下来的意思,不论应不应战,他都必须赶回灵山坐镇,否则传出去被某笔记写成“望风而逃”,他还要不要脸了?

    最近这段时间,他可真是被那帮前来采访的人搞得有点怕了,比如其中的杜星衍,那种春秋笔法和所谓“严谨的推测”,实在是令人防不胜防。这样的人在顾氏山庄外不知究竟有多少,他可不想被那么多人写成逃兵。

    朱先见客客气气将顾南安送出朝天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