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愚蠢的蝼蚁!
    “蝼蚁!”

    钟文面容肃穆,神情威严,浮空而立,声如洪钟,仿佛一位高高在上的主宰,一举一动之间,无不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米粒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万剑!”

    在他背后,成百上千道金色剑光浮现在高空之中,每一柄灵剑皆是光华万丈,蕴藏着摄人心魄的毁灭气息。

    圣灵品级剑技,万剑归宗!

    这门灵技本就绚丽夺目,再加上钟文身上得到了“紫气东来”,“灵纹炼体诀”,“破域真龙气”,“蒂花之秀”和“王八之气”的效果加持,紫烟,灵光,肌肉,秀气和王八之气掺杂一处,当真是将“花里胡哨”这四个字演绎到了极致,直教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尚未交手,在气质上便已输了几分。

    且不说实力如何,单以视觉效果而论,纵观古今,怕是没有哪位圣人敢打包票说能胜得过他。

    这小子,刚才竟然还未使出全力!

    就在钟文释放出王八之气的瞬间,金德基忽然感觉士气莫名有些低落,连金凤凰的色泽都隐隐黯淡了一些,而对方却气势暴涨,反倒压了自己一头,不禁心中大骇。

    他不是没听说过,世间有那么廖廖数位绝顶天才,能够以入道灵尊的修为硬刚圣人而不败,也曾感慨、艳羡这些传说人物的妖孽资质。

    然而真正遇上了这样的怪物,却又是另一种感觉了。

    更何况,那个被拿来衬托天才的圣人,还是他自己,个中滋味,当真是难以与人述说。

    绝不能输!

    事关尊严,金德基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牙齿猛一用力,一道血丝自嘴角缓缓流下。

    与此同时,他双掌“啪”地合在一起,金凤凰双翅一振,口中再次发出尖唳之声,身上陡然光芒万丈,居然比刚出现的时候还要耀眼几分。

    “愚蠢的蝼蚁!”

    钟文满脸不屑之色,口中每吐出一个字,身上的气息就变得愈发霸道而强悍,“既然不知悔改,那就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归宗!”

    四面八方响起无数道嗡嗡剑鸣,裂石穿云,直破天际。

    下一刻,漂浮在空中的万千灵剑仿佛受到召唤一般,纷纷涌向钟文头顶,汇集一处,形成一个闪闪发光的金色圆球。

    随着汇入的剑光越来越多,圆球的形状逐渐变换,最终化作一柄光华四射的巨大灵剑。

    巨剑静静地悬浮在钟文头顶,犹如一位孤高的王者,以不屑的姿态睥睨天下苍生。

    而下方的钟文亦是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霸气姿态。

    王者之剑和王八之气交相辉映,竟是无比般配,相得益彰。

    这门剑技,至少也有星灵品级,甚至还要更高!

    这小子,身上到底有多少好东西?

    感受到巨剑所蕴含的恐怖威能,金德基终于变了脸色。

    金鸡宫的镇派灵技也不过钻石品级,而钟文在这一战中使用过的灵技五花八门,每一种却都至少达到了星灵品级,让这位圣人在心惊之余,也不免大为眼红。

    到此地步,两人已经都憋出了大战,纵然他心中懊悔,却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况且……

    秀儿必须死!

    “去!”

    金德基大喝一声,右臂向前挥去,金凤凰抖动着双翅,速度激增,朝着钟文猛冲了过去。

    “到地府去忏悔吧!”钟文长剑直指前方,“渺小的蝼蚁!”

    灵力巨剑瞬间光芒万丈,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锐利剑鸣,对着金凤凰狠狠斩了过去。

    “轰!”

    两大灵技全力碰撞之下,爆发出火星撞地球般的恐怖威势,刺眼的光芒覆盖天空,灼热气息与锋锐剑意纵横交错,一道道裂痕布满大地,数不尽的碎石破土而出,漂浮在半空之中,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个灰头土脸的胖子。

    这、这是修炼者能搞出来的动静么?

    上官明月实力不足,不得不一退再退,距离战场上的两人已经有近千丈远。

    望着眼前如同世界末日般的景象,她不禁瞠目结舌,已经开始怀疑人生。

    回想当初自己还只有地轮境界之时,每次看见风尊者出手的威势,都会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而在依靠“玄天珠”晋升灵尊之后,她也多少有些志得意满,感觉自己已然跻身世俗巅峰。

    然而和眼前这两人交手的动静一比,她忽然意识到,所谓的灵尊大佬在圣人面前,就好比蚂蚁之于大象,沙粒之于陨石,简直形同儿戏。

    从前对于灵尊的崇敬和向往,忽然显得那样荒唐,那样可笑。

    就在她思绪万千之际,金德基与钟文的灵技对抗,也已经到达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两人皆是面色通红,神情凝重,体内灵力运转到了极致,几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

    金凤凰锐利的双爪死死抓在灵力巨剑的剑刃上,到此地步,已经不仅仅是灵技和灵力的对抗,更是意志的比拼。

    两人的精神高度集中,场面极度胶着,谁都不肯退让半步。

    我怎么会惹到这样一个妖孽?

    金德基万万没有料到,自己已经使出浑身解数,居然还奈何不得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入道灵尊。

    这个少年人竟然真的以入道灵尊之境,和圣人打得不相上下!

    能够培养出这种怪胎的,只可能是当世最为顶尖的超级势力之一。

    脑补出钟文的深厚背景,他又惊又怕,连肠子都要悔青了。

    然而此时若再放水,定然要被灵力巨剑砍成重伤,说不定还会有性命之忧,情势所迫,他不得不全力应对。

    “砰!”

    全神贯注的金德基脸上,忽然挨了一记重击。

    紧接着,那种心跳加速和灵力紊乱的感觉又一次出现在他身上。

    你妹的!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金德基依旧未能发现“钟文二号”的存在,登时又惊又怒,只觉烦不胜烦。

    若是平常时候,这点异常状况自然无法对他构成威胁,然而此时的他为了维持金凤凰的威势,已经将灵力全部调动起来,竟是再也没有余力来应对体内的异常情况。

    原本和灵力巨剑势均力敌的金凤凰似乎也受到了些许影响,表面的色泽微微黯淡了一些,身形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数尺。

    “砰!砰!”

    眼见金德基无力反抗,白色光人更是起劲,左右双手连环出击,如同一个职业拳击手一般,不停地朝着圣人脸上招呼,转眼间在他脸上留下了十多个拳印。

    饶是金德基修为精深,皮糙肉厚,在这般连续击打之下,面部还是有些微微肿起。

    相比肉体上的疼痛,更让他感到心惊的是,在连续吃了十多记“化灵神掌”之后,他体内的灵力流失越来越严重,几乎已经无法控制。

    “砰!”

    白色光人的又一记重拳,仿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金德基只觉丹田处的灵力疯狂涌向体外,仿佛急于体验这个世界的美好风光。

    失去了灵力支撑,金凤凰表面的金光愈发黯淡,变得若隐若现,仿佛随时就要消散。手机\端 一秒記住《.999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灵力巨剑趁机发力,狠狠向前斩去,伴随着一声凄厉哀嚎,金凤凰被直接劈成两半,化作点点金光,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巨剑去势不减,一往无前,朝着金德基的方向狠狠疾驰而去。

    仓皇之间,金德基猛地抬起右手,挡在自己胸前。

    “嗤!”

    巨剑毫不留情地将金德基右臂斩断,随即继续前进,直至在他胸前划出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才终于力竭而止,缓缓散去。

    此时的金德基面色惨白,口中喷出一道血箭,肥硕的身躯笔直向下坠去,“砰”地一声重重砸在地面之上,激得尘烟四起,碎石乱飞。

    面对圣人,钟文不敢有丝毫大意,他脚下龙影盘旋,瞬间出现在金德基身旁,高举千杀剑,对着他的脑袋狠狠刺去。

    “咯咯咯哒!”

    然而,原本位于金德基域中的那许多花痴母鸡忽然齐声高叫,随即化作数百道金色光芒,如同流星雨一般朝着两人所在的方位疾射而来。

    钟文本能地侧身一闪,却见这些金色光芒对他并不理睬,而是纷纷涌入金德基体内。

    下一刻,这位金鸡宫主的身体表面忽然金光大作,紧接着整个人化作一道金色闪光,飞快地蹿向远方,居然在短短千分之一个呼吸之间,就一溜烟儿跑得没了影。

    原来这些母鸡,并不是拿来装样子的!

    钟文楞楞地注视着金色闪光消失的方向,满脸懊恼之色,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想起“新华藏经阁”中一对一击败圣人的任务,钟文连忙闭上眼睛,进入到书架空间,却见面板上空空荡荡,并未出现完成任务的提示和抽奖信息,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这样还不算击败圣人么?

    莫非定要将其击毙才算么?

    他一边暗自揣摩,一边在心中直呼可惜,感觉自己和三次抽奖机会擦肩而过。

    过了片刻,他忽然回过神来,脚下跨出一步,身形疾闪,瞬间出现在上官明月跟前。

    “你、你没受伤吧?”

    上官明月的声音无比温柔,表情于震惊之中带着钦佩,看向他的眼神,就仿佛一个小迷妹在深情注视着自家爱豆,眸中满是柔情。

    “女人,和我说话的时候,要尊称‘主上’!”

    然而,钟文嘴里突然蹦出来一句牛批轰轰的霸道台词,却让大小姐瞬间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