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 第六百五十章 看我替你出气
    “你、你说什么?”

    上官明月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语,声音已不如先前那般温柔。

    “连人话都听不懂么?”钟文傲气凌人道,“果然是个愚蠢的女人!”

    上官明月俏脸一沉,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你说谁愚蠢?”

    原本让她心跳加速,莫名感到帅气的肌肉裸男,这一刻忽然变得不香了。

    “这里除了你之外,还有别的女人么?”钟文的声音依旧高傲冷漠,“还有,女人,跟我说话的时候,要低头下跪!”

    我特么在说些啥?

    这是人说出来的话么?

    钟文内心狂吼,嘴里却依旧不停地喷吐着狂言,竟似完全不受控制一般。

    “你、你去死!”

    上官明月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将他一个人晾在原地。

    蒂花之秀那令异形好感翻倍的神奇功效,也无法抵消钟文狂妄言行所带来的恶感。

    足见形象崩塌,远比建立好感要容易的多。

    是王八之气!

    这时候,钟文也终于醒过神来,回想起王八之气的附带效果“言行举止霸道绝伦,尽显王者风范”。

    想明白其中的关键,他登时被雷得外焦里嫩,哭笑不得。

    这特么叫“王者风范”?

    这不是个中二逗比么?

    他及时撤去了“王八之气”和“破域真龙气”,取出一件外套披在身上,略一思索,又保留了“蒂花之秀”的状态,随后急急忙忙追了上去,拉着上官明月好一通解释。

    他绞尽脑汁,好不容易编出了一套“神灵附身”的说辞,再加上“蒂花之秀”对异性的吸引力确实惊人,好说歹说之下,才总算平息了上官明月的怒火。

    “你、你刚才真的打赢了圣人?”

    平复了情绪,上官明月这才意识到,适才钟文到底完成了怎样惊世骇俗的壮举,“若是回到万年之后,岂不是要天下无敌了?”

    “天下无敌倒是不至于。”钟文谦虚道,“小心一些的话,自保是绰绰有余了。”

    他怎么这样好看?

    该死的,我今天是怎么了?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上官明月盯着秀儿钟文看了两眼,不禁心跳加速,霞飞双颊,连忙垂下螓首,轻声问道。

    “如今各大势力的顶尖高手都在赶往‘万绝谷’。”钟文沉吟片刻,缓缓说道,“我也想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见修炼时间之道的大能。”

    上官明月抬头瞥了他一眼,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再度袭来,连忙低下头去,生怕一个控制不住,露出丑态。

    镇定,镇定!

    千万莫要胡思乱想!

    她是姑姑的男人!

    她努力保持冷静,再也不敢朝钟文的方向多看一眼。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得先找一件不容易坏的衣服。”钟文一本正经道,“这个时代强者如云,要是每一次和人交手都得裸着,难免不会被大姑娘小姑娘们觊觎我的身子。”

    “呸!”上官明月忍不住娇笑着啐了一口,“你有什么好的?值得人家觊觎?”

    她香肩抖动着,始终不敢抬起头来,笑得十分辛苦。

    “你等我一会。”钟文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

    过了片刻,他再次现身,掌中已然多出三颗晶莹剔透的“玄天珠”,正是来自金鸡宫的两位长老,以及那个惨遭父亲抛弃的胖子金沙雕。

    这个时代,可谓是圣人满地走,灵尊多如狗。

    说不定能够在回去之前,凑齐一千颗,乃至一万颗灵尊级别的玄天珠!

    他喜滋滋地做着美梦,朝着上官明月招了招手:“走罢!”ぷ999小@説首發 .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咦?

    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怎么消失了?

    果然是最近太累了么?

    上官明月对着眼前的钟文上下打量,却再也没有先前那种心动的感觉,忍不住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只道是自己在疲劳下产生了幻觉。

    两人脚下龙影盘旋,齐齐消失在了原地……

    然而想要找到一身不会被“破域真龙气”崩坏的衣服,所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却大大超出了钟文的预期。

    在短短数日之间,两人施展“紫虚龙影步”游走于大江南北,踏遍山川河流,一边寻找特殊材质的衣服,一边打探时光殿的消息。

    直到第七天晚上,虽然没有时间之道的信息,钟文却终于从一名女性修炼者的口中得知,原来能够实现这种功效的衣服,竟然正是产自多宝阁的“金丝蚕甲”。

    此时此刻,那道毁灭世界的白光又一次充斥天地,钟文和上官明月只觉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脑袋晕晕乎乎,浑身暖洋洋,软绵绵,使不出丝毫力气。

    破域真龙气!

    灵纹炼体诀!

    王八之气!

    紫气东来!

    五元神功……

    钟文将所有能够增强自身的招数全部施展了一遍,却依旧无法抵挡白光的侵蚀,不过短短数个呼吸之间,他只觉脑袋“嗡”的一声,眼前一暗,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

    不出所料的是,两人并没有死在世界末日之下。

    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景象无比熟悉,依旧是胖子卓二航的房间。

    “又回来了么?”上官明月眼神四下打量,“现在是七天前?”

    她这句话中颇有些语病,钟文却理解得毫不费力。

    “或许吧。”

    这一回,他并未出门找那个中年男子“换装”,而是直接拉了把椅子坐在桌前,拿起桌上的茶壶给两个杯子满上,将其中一杯递给了上官明月,另一本则直接放在唇边嘬了起来,“若是待会那个胖子回来还不认得咱们,应该就是世界末日前的倒数第七天了。”

    “那个黑洞到底是什么?”上官明月神情郁郁,心情颇为复杂,“莫非咱们就要永远生活在这七天之间么?”

    “目前来看,若是不做些什么。”钟文叹了口气,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或许还真的会不断地体验世界末日哩!”

    找不到回去的方法,已经让两人颇为沮丧,如今连自己的时间都无法流逝,即便是钟文两世为人,心中还是多少有些别扭。

    情绪不佳的两人谁都没有再开口,屋内顿时陷入沉寂,静悄悄的连呼吸之声都变得清晰可闻。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随之而来的,是卓二航肥硕的身躯。

    看见上官明月的那一刻,胖子瞪大了眼睛,嘴里几乎可以塞进一枚鸡蛋,整个人呆立当场,仿佛目睹了仙女下凡,眸中满是惊艳之色。

    “对、对不住!”

    愣了好半晌,他才终于回过神来,误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一边磕磕巴巴地道着歉,一边点头哈腰地向后退了出去,重新将房门掩上。

    整个过程中,卓二航的目光始终痴痴凝视着大小姐,对于一旁的钟文却视若无睹,就好像此人并不存在一般。

    又过了片刻,房门被再次推开,卓二航挠着头发,轻手轻脚地踱了进来,对着上官明月小声嗫嚅道:“姑、姑娘,这里好像是卓、卓某的房间。”

    分明被人闯进自己的地盘,胖子却是一副畏首畏尾的胆小模样,若是让不知情的人见了,只怕要以为他才是理亏的那一方。

    “卓师兄,你不认得咱们了么?”钟文开门见山地问道。

    “这位师弟,咱们见过么?”卓二航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钟文身上。

    “咱们不是七天前才见过么?”钟文的心情愈发沉重。

    “七天前?怎么可能?”卓二航连连摇头,“卓某已经在炼器房里连续待了十二天之久,其间一步都不曾离开过,如何与你相遇?”

    果然!

    钟文和上官明月对视了一眼,从大小姐的剪水双眸中,他读出了深深的失落和担忧。

    他对妹子投以鼓励的眼神,随即转头问道:“卓师兄,你可知哪里能弄到金丝蚕甲么?”

    “师弟可算是问对人了。”卓二航挺了挺丰_满的男人胸膛,眼中闪过一丝得色,“本门之中,只有家师知道金丝蚕甲的制作方法,也唯有他懂得如何培育金丝蚕。”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上官明月生得太过美艳,而钟文的样貌也颇为清秀,令他难以生出恶感,胖子居然和擅自闯入自己屋中的两个陌生人十分自然地交流了起来。

    “哦?小弟急需一件金丝蚕甲。”钟文眼睛一亮,“不知可否请师兄代为引荐?”

    “这……”卓二航面露踟蹰之色,“师父已经许久未曾出手制器,只怕多半不会答允。”

    “拜托师兄了。”一直默不作声的上官明月忽然樱唇轻启,声如黄莺。

    “包在为兄身上!”

    一个母胎solo的肥宅,突然被天仙似的美女软语相求,如何能够消受得了?

    他只觉骨头儿酥酥,灵魂儿飘飘,脑袋晕晕乎乎,鼻孔里险些喷出血来,哪里还有拒绝的能力,忙不迭地满口答应下来。

    然而,作为一个闻名多宝阁的废柴弟子,他显然并不如何受到师父待见。

    面对这个肥宅徒弟的请求,师父嘴里只是简简单单地吐出一个“滚”字,就将三人统统赶出门去,丝毫不留交涉的余地。

    “卓师兄莫要伤心。”

    看着眼神木讷,呆立当场的卓二航,钟文有些同情地拍了拍他肩膀,“看我替你出气。”

    说罢,他再次转身推开房门,闯入到胖子师父的房间里。

    “胖子,不是说了让你滚么?莫非连师父的话也……哎哟!啊!哦!疼疼疼!少侠饶命……”

    不久之后,钟文身着多宝阁制服,大摇大摆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左手抓着一大捆金光闪闪的细丝,右手捏着三本书籍。

    书的封面上分别写着《金丝蚕培育六法》、《金丝蚕抽丝要诀》、《金丝蚕甲制作精要》。

    “到手了,走吧!”

    他对着上官明月挪了挪下巴,两人抛下卓二航扬长而去,很快便走得不知所踪。

    卧槽!

    这两个人,怕不是贼吧!

    盯着上官明月离去的背影凝视良久,卓二航忽然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助纣为虐,领着强盗把自家师父给打劫了。

    “师父!”

    他浑身一激灵,急忙推门而入,却见那个从来威风凌凌,对自己呼来喝去,随意打骂的师父正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目光呆滞,眼角含泪。

    老头身上的制服早已消失不见,只余下一条单薄的裤衩,模样说不出的狼狈。

    这下惨了!

    卓二航面色煞白,只觉前景一片暗淡。

    然而,瞅着老头的凄惨形象,他忽然莫名生出一股快感,对于“行凶”的少年,居然隐隐有些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