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空格人生 > 第十九章 风平浪静
    秦域阔本是个处事从不拖拉的人,唯独对于感情。上次对于赵晴沫说的感情是需要经营,要多陪伴,他从心里开始感觉是因为自己亏欠丁想,造成的分手,所以昨天丁想约他,他很快的就出来了,即便是工作有些繁忙,他也推给了张烨华。

    他既想得知丁想是因什么原因离开自己,也想知道她为了躲避他,去了哪里。

    俩人见面后,丁想说是她表哥钱思哲让她联系秦域阔的。

    因为上次钱思哲知道秦域阔和赵晴沫之前并没有任何关系,是丁想误会,也可能是丁想为了分手而撒的慌,但因前面的因,造成他被赵晴沫和秦域阔的误解。他希望不管丁想具体是因为什么,毕竟过去了两年,她欠秦域阔一个解释。所以他以秦域阔找到他,知道了分手事情的前后,并且这件事情牵扯到了他的女朋友是否能追到的理由,让丁想和秦域阔解释,并且秦域阔现在看着并不像之前丁想描述的贫困,以及他第一次见秦域阔的样子。

    当年毕竟是表哥的帮忙,丁想才能够顺顺利利的分手,从而现在和韩知序走到一起,她不想表哥为难,于是约了秦域阔。

    秦域阔和丁想见面时,丁想想看来自己之前是真的误以为秦域阔就是一个穷小子,且当年给予她的陪伴太少,并不会给她美好的未来,所以她才和网游里认识的韩知序慢慢的交往起来,从而不发收拾的陷入脚踩两船的困境,又因为韩知序的体贴和网游里装备的赠送和陪伴,她感觉韩知序家庭条件应该很好,并且俩人有着共同的爱好,所以慢慢的俩人感情越来越深,从而导致她想尽快的和秦域阔分手,不想让韩知序知道她正在谈恋爱,但又不想让人知道是自己出轨在先,所以才有了那张照片和分手的迅速离开。

    当秦域阔听到是钱思哲告诉丁想联系自己的,确定钱思哲之前所说确实在撒谎。他问丁想是不是因为当年自己对她的陪伴和交流太少导致的分手,丁想顺着他的话说是,但当秦域阔问为什么分手后,她会消失的无任何踪影,她解释说自己当时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但自己发现怀孕了,不想秦域阔知道后,她不能离开,所以她提了分手后,流产,迅速的离开了。

    其实丁想并没有怀孕,只是她想让自己看起来很可怜,并让秦域阔对她存在愧疚,不想让别人说她是好高骛远,因秦域阔的贫困,选择了韩知序。

    另外她和秦域阔说她怀孕的事情不想让别人知道,至于她们的见面,希望他能替她保守。至于钱思哲对她们分手所说的任何话,都是由她授予的,钱思哲也是因为她是他表妹,帮的忙,在这件事情中并不存在任何过错。

    秦域阔相信了丁想所说的怀孕的事情,并答应了帮丁想保守秘密,谁知他们两个的见面却被燕子遇见,还拍了照片发给了赵晴沫。

    为什么一直不和赵晴沫说实话呢?其实秦域阔也挺为难,一是他要保密,二是他不想让自己父母知道这件事情,对他过于担心,再对他有所控制。所以在见完丁想以后,丁想说俩人再见面是陌生人,互不相识,他同意了。

    因为俩人达成的协议,所以刚才见面的时候,秦域阔和丁想也都保持着互不认识的样子,但谁知赵晴沫和韩知序竟然是高中同学。

    赵晴沫自己回家了,秦域阔想既然下午也约不到人了,还得想如何和赵晴沫解释,就回到了公司。

    赵晴沫和秦域阔说完话,出了饭店,发现郑正在门口等她,闺蜜就是闺蜜,一句慢慢走就能知她所想。

    郑正看到赵晴沫出来问:“秦域阔说了吗?”

    “说了,但说的不详细,那个女的是他前女友。不管了,昨天你受伤,今天我受到感情的伤害,看来咱俩都走霉运了,去购物,消消灾。”

    俩人最后决定坐公交逛商城购物去了。

    秦域阔回到公司,一个电话又把张烨华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张烨华很不愉快的说:“你说你把事情推给我吧,我正干的蛮劲呢?你还打电话招呼我过来,我得看看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我昨天见了前女友,然后今天见赵晴沫的时候,她问我昨天是不是加班,我撒谎加班。”

    “需要我给你作伪证,可以,就这事。”

    “赵晴沫朋友昨天遇见我和前女友吃饭了,还拍了照片发给了赵晴沫。”

    “那你就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实情呗。”

    “是告诉她了,但晚了,我现在得告诉她我为什么说谎。”

    “那你就据实说呀,赵晴沫不像是不通情达理的人。”

    “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自己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开口,我也没法帮你说啊,既然之前撒了谎,那你现在就一五一十的交代呗,一再的撒谎,赵晴沫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我看你怎么办?你自己想吧,不要打扰我,我去忙了。”

    说完,张烨华就走了,这人谈了感情就是麻烦,早知道不给他介绍了,自己苦苦加班不说,还得替他分析感情问题。

    等张烨华走了,秦域阔坐在椅子上,想难道真的都要说,不保密了,可不说清的话,这件事情估计也过不去了。

    不过今天听韩知序说,是他让丁想加赵晴沫QQ号的,结果丁想用错了QQ号帮韩知序添加,那个时候距俩人分手也有半年了,看来丁想说的话不见得都是实话,还有别的实情,现在还是听张烨华的一五一十的告诉赵晴沫吧。

    打电话给赵晴沫时,赵晴沫和郑正正在商城海淘,电话打通后,声音乱乱的。

    夹杂着嘈杂的声音,赵晴沫的声音传过来:“要说了?”

    “恩。”

    “那你说吧,我听着。”

    “你那里那么嘈杂,你听的清吗?要不要换个地方。”

    “你说吧,我和郑正正在忙,听的清。”

    郑正看赵晴沫接电话,歪头对赵晴沫说,秦域阔打的电话,赵晴沫点头,郑正说那你去那边,那边很安静,我过会儿过去找你,于是赵晴沫走向那片安静的区域。

    “昨天我确实在公司加班,后来我前女友约我出去,我把工作推给张烨华后去她定的地方找的她,看时间中午了,然后我们两个一起吃了个饭。她说是钱思哲让她约的,钱思哲是她表哥,为了说清钱思哲之前为什么和我们那么说,其实都是她让钱思哲说的。”

    听到秦域阔停顿了,赵晴沫思考,如果只是因为解释钱思哲的事情,这没什么可隐瞒的。于是问秦域阔:“然后呢?没有了?”

    秦域阔真的不想继续说,但没办法,还是说出了口。“还有就是她说她离开的时候怀孕了,但她喜欢上了别人,一边怕那人知道我的存在,一边怕我对她再有纠缠,才找的理由和我分的手,怕我发现,就把我这里所有能联系到她的联系方式给删了,并早早的离开了这个城市。最后她让我替她保密,再就是我们说好以后就当互不相识的陌生人。”

    “所以中午吃饭的时候,你们连招呼都没打,我问你认识不认识,你说不认识。”

    “对。”

    “那韩知序让她加我QQ的事情你也知道。”

    “这个我真不知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我所说的没有一点儿假的。”

    “好,那我再相信你一次,以后看你的表现。”

    “你和郑正现在在哪里?我开车去找你们?”秦域阔看赵晴沫原谅他了,本来今天是要培养感情的,如果今天不见面,那么再见面不知道是不是下周了,感情要这么慢慢的发展,估计他父母马上又要给他安排相亲了。他没告诉父母他领了证,只是说有女朋友了,等时机合适了,他会带回家的,他父母也并没他向赵晴沫说的那么严格要求他,只是希望他能过的好,当然能陪在他们身边最好。

    “可以,我们在火车站这边,你要是不嫌弃这边烦杂,那你过来吧。”

    “好,我到那边了,打电话给你。”

    “好。”

    赵晴沫看郑正还在那边厮杀,还说一会儿到这边来,看来不成了,于是赵晴沫走向郑正,拿过她们之前的战果,当然都是郑正帮她奋战,她出钱买的。

    郑正看赵晴沫过来,问:“这么快,解释清了吗?”

    “恩,解释清了,是她女朋友说怀孕了,让他保密的。”

    “现在怀孕,还是之前?”

    “当然是之前,他们分手的时候的事情。”

    “靠,怀孕了还分手啊?那你和秦域阔不能发展的太快了,虽说你俩有法律的保护,但感情还是要牢靠了,才能发生那种事情。怎么听着秦域阔这么不牢靠啊。”

    “好像是他前女友那个时候移情别恋了,又怀孕了,怕他纠缠,就果断的分手了。对我,你还不放心,何况我俩成天混一起,秦域阔没机会,走了,他说现在过来找我们。”

    “你让他过来这边找我们?”

    “对,不过咱们换个地方继续,去小吃一条街吧,买点儿喝的,买些小吃,也让秦域阔出出血。”

    “好,听你安排。”

    郑正想,她也要看看,在这最繁荣的街道上,秦域阔会不会存在不耐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