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空格人生 > 第二十八章 继续留宿
    俩人吃完饭,秦域阔开车送赵晴沫到公司上班,虽说路上多次遇上堵车,但4轮终究是比她的小2轮快多了,快到赵晴沫公司时,赵晴沫让秦域阔靠边儿停下车,她下来就可以,如果现在进了这个园区,再出来估计得5分钟之后了,里面虽说上班的车多,但还是有人不按箭头开车的。

    目送秦域阔开车离开后,赵晴沫正准备转身到公司时,孙然不知道从那儿冒出来,挽过赵晴沫的胳膊,亲切的微笑着说:“你这发展的够快的啊,都车送了,说,昨天下班急急忙忙的干吗去了。”

    赵晴沫很自然脱口而出:“不快吧,我感觉还好了。昨天晚上去秦域阔家了,他生病,我顺路去看看他。”

    “那怎么是他送你来上班的?”

    “我昨天晚上住那边,不要多想,他主卧,我次卧,我们很纯洁的。你和你男朋友结婚照都拍完了,婚礼准备的怎么样,双方父母见面还好吧。”

    “不怎么样,现在两家又因为彩礼钱吵起来,不过这次我站爸妈这边。至于朱彦华,看他吧,如果他不能和自己父母谈拢,那我们就分手,一再让步,我怕结婚后,我会爆发。”

    “那之前你俩还发生关系?”

    “你说那晚啊,我就是咋呼下我爸妈,我自己住的酒店。当了这么多年乖乖女了,有贼心,没贼胆,再说本分我还是要的。”

    “那就行,你家要了多少彩礼?他家不同意。”

    “就1万,我家说是个意思就行,怎么也得在亲戚问的时候,说一句给彩礼了。其它也没说让他家再多准备什么,可他家,尤其是他那个姐姐简直的了,说自己结婚什么都没要,你说我和她一样吗,她那是带肚嫁的好不好。”

    “那朱彦华什么态度?”

    “他还是像之前一样,只管观看,根本不解决问题,我对他开始失望了。”

    “那你们的婚事还是推一推吧。”

    “早知道结婚照都不去照了,累死累活的白瞎了一天。你和你男朋友呢?你俩见家长了吗?”

    “见了,他爸妈挺好的,我爸妈对我男朋友评价也不错。”

    “那就行,这结婚还真是麻烦啊,本来我和朱彦华俩人谈恋爱谈的挺好的,他爸妈也还可以,但是有了他姐的掺和,乱套了,他还很听他姐的话,之前和我说都以我为主,见了他姐,完了。我现在开始不再相信他了。”

    在人人都为自己爱情疯狂时,能够抱有一丝清明还是好的。

    晚上下班秦域阔接了赵晴沫回家,赵晴沫看秦域阔已经好了,看来体质强的人,病好的也快。

    不过那么强壮的人,怎么还会感冒呢,昨天看他生病没来得及问,现在带着疑惑她向秦域阔便进行询问。

    “你怎么好好的会感冒的,我昨天晚上去你家时,茶几上面有酒瓶,酒杯什么的,最近遇到了烦心的事情?”如果不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应该不会一个人喝那么多酒。

    “没有什么烦心事,只是看着电影回想起了些过往的事情,喝了一杯,没控制住酒喝多了,然后就成这样了。”虽说没有明明白白的说清是因为丁想电话引起的,但也确实是因回想起过往后,没控制好喝多了,也不算是撒谎。

    “怎么这么爱喝酒呢?就自己一个人都能把自己喝生病,你太厉害了吧。”

    “我以后会注意的,晚上咱们吃什么,外面吃还是回家做饭吃。”

    “外面吃吧,吃完我就回家了。”

    “我感冒才好,还是回家吃些清淡的吧,外面的大部分口味都比较重。”

    “那行吧,那咱们回去吃。”

    就这么一两句话,赵晴沫再次跟着秦域阔回到家吃饭,本来想按昨天那么做,菜都是昨天买好的,结果开始做饭时,秦域阔说,他想点俩菜吃,说吃太清淡了,晚上有些饿。不是嫌弃外面的饭,追求家里的清淡吗,还说满足不了你的胃,真难伺候。

    其实,秦域阔想的是晚点儿吃饭,等时间晚了,让赵晴沫接着留宿一宿。

    赵晴沫没发现秦域阔所想,她按着他所说,从冷冻区取出大虾和排骨,之前自己告诉过他只会家常菜的,大菜自己可不会,之前也轮不着自己做,和郑正一起也没机会做大菜。

    赵晴沫将大虾和排骨依次解冻后,看着他们看了再看后,便和秦域阔说自己对大菜无从下手,既然存在于他的冰箱,说明他肯定自己会做。

    没想到秦域阔到是挺痛快的说自己做吧,于是赵晴沫便成了打下手的。

    赵晴沫想秦域阔也是挺奇怪,明明自己要吃清淡的,结果回到家还自己做起了大肉,再说这是晚上,即便不是生病刚好,晚上也不应该吃太多肉。但等到了餐桌上面,吃的最香的还是她自己。

    “怎么样?我做的饭菜还可以吧。”

    “可以,可以匹配外面的大厨了,没看出来啊,堂堂公司大老板竟然做菜这么好吃。”

    秦域阔的厨艺是在国外练出来的,但是别人不问,他肯定不会说自己会做饭,现在连自己父母都没吃过自己做的菜呢,还是便宜了赵晴沫。

    吃的太饱了,完了,形象没了,之后秦域阔说下去溜溜弯儿吧,她一口答应下来,吃的太饱自行车也有些费力,是啊,想到自己的自行车,自己本来打算要走的。

    “算了,还是不下去了,我还是自己骑车回家吧。”

    让她走了,那之前自己不是白费了。

    “晚上还是住这里吧,你刚吃的太饱,骑自行车容易压到自己的胃,我吃的也不少,开车送你回去的话,也容易疲劳,不安。”

    “那行吧,咱们下楼吧。”

    得,反正昨天住了一天,今天再住一天应该也没太大差异。只是怎么和郑正说呢?难道说自己吃的太饱了,今天再在秦域阔这里住一晚。

    不过电话打给郑正后,没想到郑正痛痛快快的说,住吧。其实郑正她现在正在看着房东阿姨收拾那间没开过门的卧室。房东阿姨一打开那个卧室的门,郑正一眼看去,原本自己和晴沫以为这是杂物间呢,原来这真是个卧室,而且不比她们租的小,不过现在干吗?难道是这间卧室主人或是之前的租客回来了。

    “阿姨,你这是单纯收拾下房间还是有什么事情?”

    “这个房间,其实是这个房子,是别人让我代为打理的,本来说回国一年后才回来的,我看房子闲着也是闲着,你俩小姑娘也干干净净的,平时也就给打扫了,便把房子租给了你们,谁知他现在就要回来了,我给他收拾下这个屋子,等他回来了好住,这个窗户你帮我记得通通风。”

    “那房主回来了,我和晴沫怎么办,还住这里?”

    “住这里吧,怎么说咱们是签了合同的。房主人挺好的,之前出租给你们两个的时候,也是经过他的同意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回来,也挺不好意思的。”

    “没事,阿姨,怎么说你也是只收了我们一间卧室的房租。”

    “那就行,那你平时帮阿姨通着点儿风,我就不天天过来了,等他回来前一天,我再过来收拾一下吧。”

    “好的,阿姨,那他回来的时候,你和我们说一下,我们好有提前准备。”

    “好,没事儿,我回去了。”

    “恩。”

    等房东阿姨走后,想起刚刚赵晴沫的电话说不回来了,这小妮子真是胆肥了,不打算同住的,还一住就是两天,看来自己要独守喽,也不是,房东阿姨说,房子主人要回来,希望是个好说话的,要不不用他把我驱赶出门,自己也得收拾好包袱,再找归宿,不过再找到这么合适的也不简单。

    现在租的房子离郑正上班的地方不远,离赵晴沫公司稍远些,怎么说找房子的时候,自己是主力,赵晴沫让自己定好,自己合租。人嘛,总是会对自己好点儿,在划定区域里先看的离公司近些的,谁知一看还就相中了,如果相不中,在环境、价钱与公司远近对比下,肯定会先选择环境和价钱。

    在郑正正在念叨赵晴沫的同时,赵晴沫和秦域阔也在讨论着她。

    赵晴沫和秦域阔俩人是边遛弯边聊天的,如果干遛弯儿,赵晴沫走不上几步就不走了。秦域阔想起赵晴沫天天念叨郑正,边和她一起聊起了郑正,毕竟之前郑正之前帮了他一个大忙。

    赵晴沫说起郑正,那是一通夸。

    在听到秦域阔问怎么没听说过郑正相亲的事情,是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时。

    赵晴沫很爽快的说:“她呀,没有男朋友,相亲的事情,她和自己父母有约定,等毕业一年以后,如果自己找不到合适的,那个时候才相亲,现在就算是给她安排了相亲,她也会搅黄了。”

    秦域阔感觉应该不单单是这样接着等赵晴沫说下去,这不,赵晴沫歇了口气接着再次说起。

    “不过,郑正也挺不容易的,上学的时候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男孩儿,终于鼓起勇气后去表白,那个男孩儿却说自己要出国,然后直接切断。再就是之前她在我们住的地方,发现一个小伙子和之前她表白的对象有些像,我们注意了很久,谁知那个人有女朋友,还是个花心大萝卜。”

    “恩,你要对你朋友有信心,一定会找到合适的。”

    “那是肯定的,咱们回去吧,溜的够远了。”赵晴沫回头看秦域阔家的楼,已经似显不显的了,什么时候走了这么远,难怪感觉有些累。

    “好。”

    俩人边接着聊着天回了秦域阔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