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他是京城的霍三爷
    w.co

    学府里有一片很大的莲湖,只不过现在还在冬天,所以湖面上只有光秃秃的一些荷花的茎叶,前几天刚下了雪,湖面有些结了冰,只是衬着这周围的沉稳建筑,却也没有显得过于萧条。

    在走过了大半莲湖的时候,唐昕漫无焦距的目光里突然映入了什么,连带着有些空茫的思绪都恢复了。

    她的心头一跳,几乎是迫切又惶恐的看向了湖畔中心的那座小亭。

    湖心亭里,有几个人好像正在下棋。

    棋盘前,面对着他们的方向坐着的人,是个看上去十分德高望重的老者,穿着沉色的厚重马褂,看上去十分贵气,而在这位老者的旁边,还有两位正在观棋的人。

    这两个人唐昕都太熟悉了,一个穿着厚厚的中山棉服,戴着帽子,手里捧着暖炉,一双眼睛精神明亮,正是魏老。

    而另一个,黑色的大衣身形优越,深色的围巾垂在胸前,那张精致的脸绝美而矜贵,在冬日的湖畔,仿若山水墨画的流丽隽永,只需要一眼,就让唐昕魂牵梦萦,是霍祁严。

    那背对着他们,正在和那位老者下棋,穿着白色棉服的那个女生......是谁?

    唐昕浑身颤抖。

    “康老?”古英飞也看到了湖畔中心的那几个人,神色再无刚才的自若,忽然沉了下来,“又被他捷足先登了。”

    唐昕睁大了眼,像是难以消化这句话一般,怔怔的看了看古英飞,又怔怔的看向湖中心正谈笑风生的几人。

    那个穿着马褂,一派京城人打扮的人,就是康老。

    他看上去就像是从这百年学府中走出来的学者一般,仿佛沉淀了这里所有的风霜底蕴,一双眼睛看尽时间沧桑。

    现在是冬天,即使她穿着这么厚的大衣都觉得很冷。

    但是那边的人却能够坐在结了冰的湖中心下棋。

    仔细一看才发现,亭子的四周都放了炭盆,她不知道现在想要去找这种优质的炭火方不方便,在这种天气里,烧炭取火又是否每分钟都要耗去大量的金钱。

    他们的旁边还有一个看上去十分先进的机器人,脑袋上正在冒着白汽,可爱又机灵。

    但是这些和他们却又是那么相配。

    她却只能站在湖畔的这一头,看着那边的人像贵族一样,享受着冬季湖畔的宁静。

    那个女生下了一步棋,像是十分精妙,康老沉默下来,认真的研究着,魏老抚掌大笑了起来,就连霍祁严,一向冷淡的目光中都融了暖色,连带着身后的天空都明亮了起来。

    “那就是魏老的学生?”古英飞的目光中有一闪而过的讶异。

    那个女生,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背影,但是仅仅只是一个身形就足够让人过目难忘,那样清冷的气质,他确定自己从未见过。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生?

    魏老收了这么一个学生?

    他真是自信。

    只不过,康老到底为了什么,会在刚回来京城,就直接见了魏老?

    就连唐昕的药方都没有能走进康老的研究所。

    坐在魏老旁边的年轻人是......霍三爷?

    “难怪。”古英飞淡淡的说道,语气中有一丝恍然,不知道魏老什么时候和霍三爷的关系这么好,居然能让三爷出面邀请康老。

    唐昕直觉这句话中有异样,她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切的说道:“老师,你认识他们?”

    她不知道该问老师认识谁,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听到什么答案。

    但是她有种预感,好像这一次,有什么谜底要被揭开了。

    古英飞的语气恢复了沉稳,但是面上却隐隐有些不满:“昕儿不用着急,就算他们先见到了康老也决定不了什么,霍三爷的面子虽然好用,但是康老不是一个只看面子的人。”

    霍三爷也只能够让他们下这一盘棋罢了。

    康老是个古怪的人。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唐昕在听到他说出“霍三爷”的时候,整个人都晃了晃,清秀的脸上霎时间血色尽褪。

    她盯着亭中正在观看棋局的男子,举手投足间矜贵又疏离。

    古英飞在京城中地位不低,而且年龄已经足够做他们的父亲了,可是他却叫一个比自己小了一辈的人“三爷”?

    古英飞没有听到回答,转头看向了唐昕,在看到她面上的茫然无措的时候,微微皱了眉,这个孩子还是太年轻了,藏不住事,知道她对京城的情况不太了解,于是就说道:“京城中,有很多惹不起的大人物,那里就坐着三个。”

    古英飞略过了魏老,又说道:“康老,在圣索大学的地位就相当于你们H大的厉老,虽然他并无任职,在京城的医学研究所,康老一手建立的项目就有将近一百个,你能够数得上的研究教授,都是康老带进研究所的。”

    这就说明,即使康老现在不在研究所任职,研究所里也是他的人。

    “至于那个绝对出色的年轻人,就是这京城里,搅动风云的存在了,霍家在京城,就是给这座城盖的那个帽儿,霍三爷是霍老爷子唯一的继承人,辈分很高,见了他,叫一句三爷就对了。”古英飞依旧耿耿于怀,魏老究竟是什么时候和霍三爷搭上的线。

    唐昕整个人都在颤抖,她的心口疼得几乎站不住。

    霍祁严不是一个小医生,也不是H大的校医,更不来自S市的没有家庭背景小资家庭,他出身于京城,是京城排名第一号的霍家继承人。

    即使在京城,他都能说一不二。

    在H市,他像是发着光的神祗,但是她却不知道。

    明明曾经,她离霍祁严那么近。

    唐昕双眼通红,她仅仅攥着胸前的衣服,悲伤的想要尖叫。

    就在这个时候。

    一直背对着他们的女生起了身。

    走到霍祁严的旁边,说了什么,然后在霍祁严起身时候,在他的位置上坐下来了,霍祁严起身的时候,把手里的暖炉放在了她的怀里,然后细心地把她的帽子整理好,护住了耳朵。

    在霍祁严转身坐下的时候,被挡住的顾念暴露在视线中,露出了一张精致绝色的面庞,丝毫不比霍祁严逊色。

    唐昕睁大了眼,如遭雷掣!

    那张脸,即使隔得再远,她都不会认错。

    是顾念!

    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在京城?为什么她会和魏老坐在一起?为什么她刚才能和康老下棋?!

    唐昕双目猩红,眼中布满了血丝,无数个疯狂的想法在她的脑袋里飞速涌出,几乎就要爆炸了。

    顾念居然是魏老的学生?!

    在魏老拒绝了自己之后,他居然收了顾念?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是因为魏老知道了顾念才是何奶奶的孙女吗?

    是在何奶奶去世的时候?还是在她的拜师宴结束之后?

    顾念居然也来到了京城,还是以魏老的学生的身份!

    凭什么!

    “魏老这个徒弟,长得倒是不错,从外表来看,足够出色。”古英飞的语气有些冷,带着些不易察觉的情绪,随后冷哼一声,调教抬脚走了,“昕儿,我们回去,接着等康老。”

    唐昕狠狠攥住自己的手,指甲几乎掐进了手心,疼得她想哭。

    在古英飞疑惑的看过来的瞬间,她猛地低下头,挡住了古英飞的视线,然后低低的嗯了一声。

    古英飞的面上露出了一抹了然,语重心长的说道:“昕儿,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是需要沉得住气,我们去等,今天一定要见到康老。”

    湖心亭。

    霍祁严执白子先行,他的手指白皙修长,夹着棋子的时候,更显得凝如白玉,十分好看。

    康老笑了笑,然后也落了一子:“看来我今天是要输到底了,不过三爷是什么时候拐走了我的明珠?”

    顾念抱着暖炉,白皙盈玉的指尖被暖的发红,她盯着棋局,在听到康老的话的时候不冷不热的看了他一眼,抿抿唇,没有接话。

    “蓄谋已久,正在收网。”霍祁严再次落下一子,好听的嗓音中带了些笑意。

    康老和魏老相视一眼,都大笑起来,他摇摇头,有些无奈:“我的明珠价值连城,三爷怕是不好下手,护着她的人多着呢。”

    霍祁严夹着棋子敲了敲白玉棋盒,发出了清脆好听的声响,他眉眼淡淡,慵懒矜贵,轻笑:“那今天这棋,我是非赢不可了。”

    时间已经过了四点。

    京城的天色暗了下来,气温也冷了,即使裹着一件大衣抱着暖手袋,唐昕也冷的发抖。

    她和古英飞站在研究所外的墙边,盯着回研究所的那条小路,望眼欲穿。

    他们已经等了整个下午了。

    小路的尽头开过来了一辆黑色的红旗,车牌是京城的,有钱都难买到的车牌号。

    古英飞和唐昕的眼睛一亮,急忙迎了上去。

    “康老!”

    古英飞带着唐昕走到路边,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位置,其实不算是拦了车,但是要直接从他们的旁边开过去,也确实不太礼貌。

    车子果然停了下来。

    后座的车窗被按下来,康老有些疑惑的看向他们:“你们是?”

    古英飞笑着上前了一步,看着车内的康老,礼貌的说道:“康老,我是医学研究院的古英飞,也是您的后生,我给您递了拜帖,您今天刚好有事不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