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倾盛长歌 > 第八章:寿辰
    来往的达官贵人络绎不绝,每人手上都提着礼物,收礼记账的管事太监笑的牙不见眼。

    觥筹交错,言笑晏晏,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古琴涔涔、钟声叮咚。

    贵女个个娇俏美丽,轻声细语,说说笑笑。大臣们往来敬酒,笑意浓浓,可这笑里有几分真实就不得而知了。

    “皇上驾到……”

    “太后娘娘驾到……”

    “四皇子、五皇子、六皇子驾到……”

    “贵妃娘娘到……”

    “七公主八公主到……”

    一道尖细的嗓音突然响起,打破了你来我往的场面。

    众人面色一肃,纷纷跪下行礼。

    “参加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参见贵妃娘娘……”

    “参见各位皇子……”

    “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高呼着。

    “哈哈哈,好,平身吧。”皇帝顾轩霖笑着开口道。

    “谢皇上。”众大臣起身落回原座。

    高位上的皇帝三十岁左右,面容高大俊朗,一袭龙袍穿在他身上更衬的他威严无比,因为今天是寿星的缘故,脸上褪去了几分严厉,带着几分柔和,却依旧高大不可侵犯。

    右侧的是站的是太后娘娘,着一湘红色大红妆霏缎宫袍,缀琉璃小珠的袍脚软软坠地,摩挲有声,红袍上绣大朵大朵金红色牡丹,细细银线勾出精致轮廓,雍荣华贵,她的面容保养的极好,并不显老态,慈祥温和,腕上的一对独山透水的碧绿翡翠镯子,使一身的装容更加完美。

    左侧站的是娇媚妖艳的贵妇,黄色绣着凤凰的碧霞罗,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手挽屺罗翠软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金钗。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好一个娇媚无骨入艳三分的女子,难怪能够宠惯六宫。

    接下来是皇帝的其他一众妃子,环肥燕瘦,各色美人齐聚,看的人眼花缭乱。

    太子顾清然,身姿英挺,仿若修竹。乌发如缎,紫色玉冠高高束起,一件鹅黄色镶金边袍子,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玉人,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觉。温文尔雅,谦谦君子当如是。

    四皇子顾清元也是相貌俊朗,只不过他的长的相对阴柔,一身深紫色的长袍显得他更加的让人不敢接近。

    五皇子顾清朗有着一张娃娃脸,脸上总是挂着暖暖的笑意,他是从小跟着顾清然长大的,是太子一派的人。

    六皇子顾清卓有着健康的古铜色肌肤,常年待在军营里使得他看起来面容更加刚毅,身体强健,一身藏青色的长袍衬的他高大威猛,清俊逼人。

    在场的几个皇子都是俊美绝伦,看的贵女们目不暇接,眼含秋水。

    七公主顾楚艳相貌随了母亲,娇俏可人,一双眼眼含秋波,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花容月貌出水芙蓉。只不过眉眼间的傲气硬生生拉低了几分美貌。

    相比美艳的顾楚艳,八公主她身后的顾楚儿就显得暗淡多了,一袭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面容只能算是清秀可人,她的神情畏畏缩缩,头总是低垂着,眼里带着怯懦,不像是一国公主,倒像是顾楚艳的小跟班。

    “宣各国使者觐见吧。”

    顾轩霖朝着一旁的太监道。

    “是。”

    “宣……各国使者觐见。”

    太监公公大声的高呼着。

    外面的公公听见声音,接着传达下去。

    众多大臣贵女都好奇的看向门口,尤其是贵女们,手上紧紧抓着帕子,眼神不住的往门口张望,虽然极力压制着,却掩饰不住双颊间的酡红。

    首先进来的是匀蛮的公主里娜和王子哈尔,里娜今天穿了一袭玫红色长袭纱裙纬地,外套玫红锦缎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的兔子绒毛,一条橙红色段带围在腰间,中间有着镶嵌着一块上好的和田美玉,在段带左侧佩带有一块上等琉璃佩玉佩挂在腰间,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挽成了坠月簪,在发箕下插着一排挂坠琉璃帘,更显妩媚雍容。

    她的容貌本来就是张扬艳丽的,这样一打扮更是美不胜收,引的在场的贵女纷纷嫉妒不已,视线时不时落在她身上,其中以顾楚艳为最。

    旁边的哈尔王子,他身形极为欣长,穿着一件蓝色云翔符蝠纹劲装,腰间系着犀角带,只缀着一枚白玉佩披着一件白色大麾,风帽上的雪白狐狸毛迎风飞舞。

    他的容貌是带着草原那种张扬粗犷的俊美,雕刻般的俊颜,棱角分明的五官,那双眼如同夜中孤傲的鹰,锐利逼人,身上带着久居上位者的气息。

    引的在场的女子面色红润,欲语还休。

    “咝……”

    一阵阵吸气声突然响起,不少贵女更是激动的捂住胸口,脸色激动。

    进来的男子拥有着谪仙般的面容,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那道身影,直似神明降世。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画,唇角带笑,却与顾清然的温润如玉不同,他是高贵中带着疏离,疏离中带着冷漠,尽管他嘴角带笑,却令人不敢冒犯。

    他就是慕千流,第一公子当如是。

    在场的女子呼吸紧促,紧张的整理着身上的着装,生怕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可对此慕千流却好像并无察觉。

    可这热烈的气氛却在下一个人进来时瞬间消失殆尽。

    在场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停顿。

    走进来的人容貌极盛,比之那倾国倾城的女子更是丝毫不差,却没有半分的女气。他有着鬼斧神工般精致妖冶的五官,魔魅的引入堕入深渊的眸子,高挺的鼻子,绝美勾人的唇形,右眼角下一颗鲜红的泪痣辉映其上,勾魂摄魄。本是极艳丽的色彩,偏偏他着了一袭墨黑色的长袍,用金丝线绣了一朵朵曼珠沙华,栩栩如生,仿若活的一样,妖冶魔魅。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却不是在真心实意的笑,而是那种嘲笑,讽刺,那双孤傲冷戾的眼让人不敢与之对视,生怕被拉进那可怕的深渊。浑身都带着一股令人心惊的煞气,令周围的人退避三舍,避之不及。

    他是,腾龙相国――秦笙。

    他的身边还带着一个手持扇子的白衣公子,面容俊秀,身穿黑衣的黑衣公子,手上抱着一把剑,面容冰冷,身上煞气很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