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倾盛长歌 > 第二十五章:谁之过?
    云朵也是满脸感动,能伺候这样一个主子,是她们最大的福分。

    她永远记得在围场上她和云绣姐姐阻止顾倾城去救人,不希望她跟颜家的人正面起冲突,免得遭殃。

    可是当时顾倾城是怎么说的呢?

    她想,她一生都将会记得当时的场景,少女抬头望着天空,目光沉静幽远,却带着不可撼动的执着,她说:‘如果连我都不去救他们的话,那他们就真的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死。难道因为怕得罪一个人就要牺牲这么多的人吗?什么是权?什么是利?如果因为害怕而一再忍让,希望以此来获得安宁,那是妄想,退一步海阔天空并不是如此运用,有些人你越是纵然,他越会以为你惧怕他,就会越得寸进尺,嚣张跋扈,身为一国公主,人们常说“在其位谋其事,”既然我有那个能力,那个本事可以一博救下他们,那我为什么要犹豫呢?’

    也许会有人认为她太过圣母白莲花,心太软,在这乱世中可能无法生存,但那又如何,无论别人这么说,她只坚持自己觉得对的,因为只有她自己很清楚明白,对于她可以做的,她想做的,她就一定会尽力而为,但如果有人加害于她,她同样会毫不留情的反击,不留余地。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她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之后她毫无顾忌的射出了箭羽,那卓绝的箭术让她们都叹为观止。她们不知道她们的公主是何时学的如此精妙绝伦的箭术,她们只知道,从她说的话,从她毫不犹豫的射出那几支箭,为那些在底层苦苦挣扎的人们的时候,她们已经被彻底征服了。从今往后,她们不仅仅是皇帝派来保护公主的护卫那么简单,她们将从此忠诚于她,真正的心的臣服,愿意为她牺牲自己的一切,奉献一切。相信云绣姐姐也是如此。云朵如此想到。

    “太好了,我们又多了一个人一起伺候殿下,额……你叫什么?”云朵兴奋的说着,末了又疑惑的看着站着的人。

    顾倾城也看着她,却见她摇了摇头。

    “没名字?”顾倾城道。

    她点点头。

    “那我给你取一个吧。”顾倾城笑着开口。

    少女眼睛微亮。

    “嗯……灿如春华,皎如秋月。你便叫……皎月吧,如何?”顾倾城眼睛一亮突然道。

    “灿如春华,皎如秋月……殿下,这个名字很好……”一旁的云朵满脸赞同的道。

    顾倾城微微一笑,转头看向站在旁边的人,示意如何?

    少女……现在是叫皎月了,她点点头,眼睛微亮,嘴角勾起,显然也很满意。

    “去吧,让云朵带你去置办一些东西,还有你的腰牌。”顾倾城道。

    “是,殿下放心,这些事情交给云朵了。”云朵拍拍胸膛保证的开口。

    顾倾城笑着点头看着两人退了下去。

    过了一会,殿外突然响起一阵吵闹声,伴随着:

    “侯爷,侯爷,您不能进去……”

    “让开,本候今天一定要讨个说法……”

    “长宁公主,你出来……”

    “侯爷,我们公主在休息,您真的不能这样……”

    顾倾城放在茶杯,眉梢微挑,这是找上门来了?

    优雅的站起身,顺了顺衣摆,顾倾城闲庭信步般的走了出去,慢幽幽的开口:“不知侯爷想要讨什么说法?”

    颜老侯爷也就是颜擎一怔,停止了推搡的动作,抬头一看,瞬间惊艳住了。

    有人曾言: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吾无间然矣。

    眼前的少女身形纤细窈窕,容颜清丽卓绝,眸如秋水,宛若那最高洁纯净的一捧清泉,在那目光下,他竟觉得无所遁形,不敢与之对视。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小丫头吓住了,颜擎瞬间就阴沉了脸。

    “想讨什么说法?公主殿下觉得呢?明人不说暗话,你把我的宝贝孙子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要讨什么说法?”颜擎冷哼一声开口道。

    “哦?本宫把世子如何了?他受伤了吗?亦或是躺在床上起不来?”顾倾城惊讶的开口。

    “你……”颜擎脸色一变,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却突然抬头道:“是你?你设计好了的?”

    仔细一想,颜敬德确实没有受伤,躺在床上起不来就更不可能了,原来……她竟是这个打算吗?她早就算计好了一切,这……可能吗?

    “难道就为了几个奴隶,公主便要与我候府为敌吗?”颜擎阴沉沉的道。

    “奴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天子的,这些土地上的生民之任是归王者承担的。这也就是只有对天下人负责的人才可以成为王者的道理。侯爷征战一生,戎马一生,难道不是为了守护百姓安宁,不是为了安居乐业,还他们一方净土吗?难道在侯爷眼里,也是有人命贵贱之分吗?战场上有时候是用谁的身躯挡住了那城墙,是谁以血肉之躯护住了身后那堵墙,是我们这些贵族吗?”顾倾城语气冷然,声声质问,目光清凌凌的看着颜擎。

    每逢战乱,朝廷总会到处征兵,那些情况好一点的人家哪里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战场送死?所以到最后赴战场的大都是那些生活状况不好的还有那些身份低贱的奴隶。

    颜擎一时语噎,神情有些恍惚,不由地想起曾经自己南征北战的日子,那个时候他为了什么,是为了过上安稳的生活,百姓安居乐业,可后来,战争结束了,先皇却只封了他一个侯爷,他劳苦功高,那个位置难道不应该让给他吗?凭什么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不服,想到这里,颜擎心理才平衡一点。

    抬头看了顾倾城一眼,颜擎有些心惊,这丫头太邪门了,她说的话让他差一点就忍不住陷进去了,差点就不计较了。

    “就是是那样,你把我的孙子吓成那样子,难道不应该负责任吗?这难道就是公主殿下学的礼仪?”颜擎这边没理,瞬间又找到了借口,没错,就是她没伤人又如何?难道吓人就没错吗?

    “呲……”

    顾倾城看着颜擎那理直气壮的样子,只是嗤笑一声,眼露不屑。

    “你笑什么?”这态度瞬间就激怒了颜擎,他狠狠地瞪着顾倾城,明明她什么都没说,可是他就是觉得老脸一阵火辣辣的。

    “笑什么?本宫笑颜世子未免太过娇生惯养,被我一个养在深宫里的区区弱女子就吓到了?真是好大的本事,好大的胆子呐!听说世子将来还是要报效国家、继承爵位的人,如此”大“的胆子倒是让本公主有些怀疑了,这天下百姓能放心吗?”顾倾城状似疑惑的问道。

    “你……”颜擎脸色铁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