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倾盛长歌 > 第三十三章:主意
    “皇上,皇上,听老臣一言哪……”

    “皇上……”

    听见耳边传来的一阵阵呼喊,顾倾城眉头一皱,缓步走到他身边,垂眸看着他,一时间不言不语。可这无形的沉默却让魏勋嘴边的话渐渐消散,直至闭上了嘴。

    不过也是,要是有个人默不作声用一种讳莫如深的眼神看着你,任你再如何舌灿莲花也很难继续面不改色的说下去,何况女孩的目光太有穿透力。

    “说完了?”顾倾城淡淡的开口。

    “公主殿下有话说?”魏勋疑惑的开口。这是这位公主第二次用这种眼神看着他,刚才进门一次,现在一次。

    “本宫只是想要知道,魏大人觉得用一个女子一生的幸福去换取你们短暂的安宁,不会觉得羞愧吗?”顾倾城语气温和,可说出来的话却让魏勋老脸一红。

    “身为公主……”魏勋刚要开口,顾倾城就抬手阻止了他的话。

    “本宫知道你要说什么,身为公主,就要承担起身为公主的职责,为国尽忠,是吗?既然如此,那要你们这些大臣来干什么?吃软饭吗?”顾倾城语气玩味。

    “殿下,你……”魏勋气的满脸通红。

    “大人不觉得你们太过可笑吗?维护国家安危竟然要一个弱女子来做,而你们这些平日里个个满口仁义道德说要尽忠报国的人却在一旁当缩头乌龟?”顾倾城没有给他说下去的机会,只是再次开口道。

    魏勋哑言。

    “就算这些二皇姐去了又如何?这虚伪的和平能够维持多久?她一个他国的公主,嫁过去深入龙潭虎穴,而我们呢?坐在这里享受这偷来的和平吗?她是公主,该履行身为公主的职责,可是在她身为公主的同时,是否也有人想过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而已,凭什么要把国家安危系在她一个人身上?既然女子都能做的事,为何你们不去做?难道你们比女子还无用?”顾倾城的言语一次比一次激烈,句句质问着。

    旁边的苏盛吓的冷汗直流,这位公主殿下真是太大胆了,真是什么话都敢说。看那位魏大人快着火的脸色,苏盛同情的摇了摇头,偏偏这位公主说的话一句也无法反驳,承认吧,那你们就是比女子还无用,不承认吧,你们就是懦夫,推一个女子出去,怎么说都不行。

    “大人肯定也有女儿吧?”顾倾城突然问道。

    魏勋脸色一变。

    “别紧张,大人既然也身为父亲,想必应该了解父皇的的心思,同为父亲,想必没有哪位父亲希望自己的女儿离开自己远嫁他国吧?”顾倾城笑道。

    魏勋羞愧的点了点头。

    “大人,好好想想吧,凌月的天下真的需要一个女人来维持吗?”顾倾城说完就抬步离开。却突然脚步一顿,抬头看去,不远的对面站着一个男子,器宇轩昂,穿着蓝色袍服,头戴纱帽,比之上次见面多了几分正式,此刻他正用一种难懂的目光看着顾倾城。

    “公主殿下……”

    蓝月白俯身施礼。

    顾倾城淡淡的点点头,语气平淡无波:“大学士……”

    说完抬步越过他离开。

    蓝月白直起身,目光复杂的看着顾倾城的身影,刚才她的话他也听见了。虽然从头到尾她都是面带笑意,语气不疾不徐,声音温柔恬淡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无法反驳,无语凝噎。看她从头到尾一脸平淡,可魏勋却满脸羞红,无地自容的样子就知道了。

    不仅如此,可以说她几乎是明里暗里把那些赞成和亲的大臣都给骂了吧?真是大胆。

    蓝月白失笑不已。

    这位公主,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皇上有旨……”

    一道声音打破了蓝月白的思考。微微挑眉,抬头望去,就见苏盛不知什么时候从御书房走了出来,手上捧着明黄的圣旨。

    “魏大人接旨……”

    苏盛看了魏勋一眼,语气听不出起伏。

    魏勋有些心慌,刚才被顾倾城这么一说,他已经清醒过来了,不由地有些后悔自己太过冲动,就这么不管不管就请皇上让二公主去和亲,现在皇上该不会是恼羞成怒想砍了他吧?

    想到这里,魏勋脸色不由地有些惨白。

    苏盛展开圣旨,看了看他的脸色,不由地冷哼一声,现在知道怕了?

    清了清嗓子:“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魏大人为国尽忠多年,身体虚弱,朕心甚愧,今念及一片劳苦功高,特许魏勋魏大人到军营历练一番,期限一月,钦此……”

    “魏大人,接旨吧……”

    苏盛语气强忍着笑意。

    “什……什么?苏公公,这……这圣旨是不是错了?”魏勋一脸呆愣,一开始他听着前面的内容,心想完了,皇上该不会是想罢免他的官职吧?可是到了最后,皇上不仅没罚他,还念他“劳苦功高”,特地让他去军营锻炼身体。

    可是魏勋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平日里最不喜与那些武官待在一起,觉得他们粗俗,现在,他是要去里面训练一个月?与他们待在一起?他没听错吧?

    苏盛不悦的皱眉:“魏大人这是怀疑咱家假传圣旨?还是怀疑皇上,嗯?”苏盛语气危险,杀气腾腾。

    “没……没有,公公息怒,只是……老臣只是太震惊了,皇上是不是弄错了?老臣今年可是一大把年纪了,这把老骨头要是去军营……这……我……”魏勋一脸的欲哭无泪。

    “没错没错,皇上正是知道魏大人一把年纪了,不应该总是待在朝堂上,要多去锻炼锻炼,这人哪,就是该多走走,这样就不会总是想着一些有的没的,对吧,大人?”苏盛笑眯眯的开口。

    “是……是……”

    魏勋无话可说,只好尴尬的笑着,他一把年纪了,还要去军营,想到这不知会被多少大臣笑话,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宁愿皇上削了他的职,也不想去军营呀,那些人还不知道会怎么对他呢?魏勋头疼不已,可是圣旨已下,他能做什么?

    “苏公公,那本官就先下去了……”扯了扯嘴角,苏盛僵硬的开口。

    “魏大人不去见见皇上吗?皇上这会已经忙完了?”苏盛状似疑惑的开口。

    “不……不必了,老臣就先告退了,告退了……”魏勋忙不迭的告辞了,开玩笑,等会要是再被皇上盯上,说不定他就让他多去几个月了。

    苏盛看着他的背影笑的一脸开怀。

    “噗呲……”

    一旁看着的蓝月白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敢肯定这主意绝对不是皇上出的,不然早用了,联合刚才顾倾城走出来,他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这位公主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大学士,皇上请您进去……”

    苏盛听见他的笑声,笑意一收,低眉恭敬道。

    “嗯……”

    蓝月白点点头踏入御书房中。

    ------题外话------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爱你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