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倾盛长歌 > 第三十九章:离别
    “放心吧,本宫是有分寸的,知道什么人该交好,什么该远离。”顾倾城道。

    “是。”两人瞬间放心了许多。

    “殿下,有些时候很多事情都会心不由己,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殿下您明白吗?”云绣突然道,她就怕殿下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到时候跌进万丈深渊,毕竟他们两个如果真的要……

    摇了摇头,云绣制止自己再想下去。

    顾倾城一怔,随即笑了笑,在某些方面,云绣确实是要比别人通透的多:“我明白,放心吧。”

    云绣这才点点头,只是眼底还有些忧虑。

    顾倾城笑笑,明白她们也是为了她好,转而看向旁边一脸思考状的皎月,暗叹还是什么都不懂简单的多。

    离别的日子总是来的特别快,转眼间就到了各国使臣回去的日子。

    在这前一天,秦笙约着顾倾城来到上次游玩的地方见面。

    这一天,天空有些灰蒙蒙的,风阵阵的吹过,调皮的卷起几缕发丝,摇的发簪垂下的流苏摇摇曳曳,令人无限遐想。

    两道身影并肩而立,黑衣白衣在风中交错,吹的衣边飒飒作响,男的俊女的靓,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萧风萧云以及云朵几人都自觉的站在远处,为他们把风。

    “给。”秦笙把手中的月季花的递给顾倾城。

    花已经活了,朵朵花蕾开始绽放着独属于它的美丽。

    “相爷现在不会很忙吗?”她指的是他快要回国的事,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做。

    “无碍,这点时间还是有的。”秦笙不在意的理了理袖子。

    “它开的很好,我会好好照顾的。”顾倾城拨弄着花蕾道。

    “虽然……你应该不需要,但是在皇宫内还是要一切小心,你不招惹别人,但是嫉妒你的人可不少。”秦笙想了想,还是开口道。

    顾倾城惊讶的抬头看着他,随即点点头:“我明白,你……也是,珍重!”

    秦笙抬头,两人目光相触,怔然不语,周围似有看不见的微妙涌动。

    “我……我该回去了。”最终还是顾倾城率先移开了目光。

    “我看着你走。”秦笙道。

    “好。”顾倾城沉默了一会答道。

    她抱紧了手里的月季花,抬头再次看向了他,不得不承认,他是她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也许一个男人不应该用好看来形容,但是秦笙无疑是合适的。眉眼精致,容颜妖冶无双,眼角的泪痣更为他增色不少,更衬的那容貌举世无双,偏偏黑衣加身,那衣服上绣着的曼陀罗为他添了神秘邪魅的色彩,可他身上的气势又着实吓人,疏离冷漠,令人不敢接近,矛盾的……令人恍惚。

    “我走了。”她道,随即迈开步伐,一步一步远去。

    秦笙看着她的背影,手里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黑曜石般的眸子明明灭灭,深邃的恍若漆黑不见底的深渊。

    他极力克制着,隐忍着,只是静静的看着。

    顾倾城脚步一顿,似有感悟般回头,两人目光相对,皆是顿住。

    顾倾城紧了紧手中的花,克制住自己想要飞奔过去的冲动,只是静静地看了他一会,缓慢的转身,走了,不再回头看他。

    秦笙抬头望着天,嘴角扯出一抹弧度,似笑,又似哭。

    果然,离别伤感什么的不适合他,会让他有想毁灭一切的嗜血冲动。

    从今以后,他将又是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无人敢犯的宰相了。

    坐在马车上,顾倾城一言不发,只是抱紧怀中的月季花,微低垂着头。

    云朵几人对视一眼,皆有些担忧,就连平时神经大条的皎月都满脸担忧。云绣心里微微叹息,但愿她所担心的不会发生,从今往后他们不要再有交集,否则的话后果难料。

    “云绣,我想吃玉露膏,你们去给我做点吧。多做点,你们几个都去吧。”回到宫殿,顾倾城平静的吩咐着。

    “是,那殿下稍等,云绣这就去。”云绣应着,拉着担忧的云朵和皎月一起出去了。

    门关上的刹那,顾倾城突然蹲了下来,眼角压抑许久的泪就那么留了下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哭,也许是秦笙是她来到这里除了云朵她们之外见到的第一个人,也许是那晚他给予了她无限的安感,也许是他总是不着痕迹的守护,也许是……

    总之,这种分离的感觉真不好受,即使人人都说他残忍无情,但她知道他从未伤害过她,从未利用过她。

    “殿下……”

    待到顾倾城整理好思绪,云绣几人也做好了糕点回来。

    “好吃,吃……”皎月拿起一旁的糕点递给顾倾城,语气带着些许忐忑。

    顾倾城看着眼前的糕点,它有些不均匀,看得出和面的时候也有些不匀,是个新手。看着一旁的云绣有些无奈的样子,莞尔道:“你做的?”

    “嗯嗯。”皎月点点头,眼含期待。

    之前顾倾城问她之前叫什么,生活在哪里,她什么都不记得了,顾倾城为她看了看,估计她应该是因为之前受了很重的伤,所以高烧之后忘记了所有的记忆。

    她也不要求她记起来,有时候忘记往往才是最幸福的。

    “嗯,好吃。”顾倾城接过,尝了尝道。

    皎月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看的几人一阵好笑。

    “殿下……”

    外面响起宫人的声音。

    屋内几人一怔。

    云绣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就走了进来,手里还多了个盒子。

    顾倾城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云绣把盒子放在顾倾城面前。

    “这是……”顾倾城疑惑道。

    “殿下,是慕太子送来的。”云绣小声地开口。

    顾倾城微愣,慕千流?

    她记得她跟他好像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吧?

    怀着疑惑的心情,顾倾城打开盒子,一道暖色出现在视线里,那是一块龙形雕琢的玉佩,是上好的羊脂白玉做成的,入手皆是一片暖意。

    “殿下,下面有一张纸。”云朵惊呼道。

    顾倾城拿起纸展开一看,那上面只有一句话:“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几人都是一惊,顾倾城一愣,这是……

    “殿下,慕太子他是在对您……”云绣犹豫的开口。

    “云绣,确定是他送的吗?”顾倾城开口。

    “是的,殿下,这是慕太子的贴身之物,想要从他身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贴身之物可能不容易。”云绣分析道。

    顾倾城点点头,其实她也明白不太可能,可是就是不敢相信,抚了抚额,怎么会这样?是什么时候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