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倾盛长歌 > 第四十章: 送别
    “送东西的是那个太子身边的侍卫。”一旁沉默的皎月突然开口。

    “什么?侍卫?可是那明明是个女的?”云朵惊讶的道。

    “你确定吗?”顾倾城问。

    “我见过他,是他的气息。”皎月肯定的开口。

    “易容术……”几人突然异口同声的道。

    “如此就说的通了。”顾倾城点了点头,她是一国公主,而他是另一国的太子,送东西的事被人家知道了那就是私相授受,所以叫他身边的侍卫来就说的通了。

    “那殿下……您打算怎么办?”云朵问道。

    顾倾城幽幽的叹了口气,把玉佩放进盒子里,纸张拿出来并烧掉,直到燃烧成灰烬。

    “皎月,你武功好,把这盒子送还回去,不要惊动其他人,能做到吗?”顾倾城看向皎月道。

    “明白。”皎月一听有事做,顿时眼前一亮,连忙保证道。

    “去吧。”顾倾城笑着点点头,皎月瞬间领命而去。

    “殿下,您这么快就考虑好了?”

    云朵忍不住问道。

    “嗯。”顾倾城淡淡的应道。

    云朵便也不再说什么。虽然她觉得慕太子挺好的,但是自家殿下的决定总是没错的。

    使者回国的日子终究是到来了,这一天顾倾城还是早早就醒了,本想起床晨跑,可不知为何总是心不在焉的,巧妙的避开了宫女们,她一个人跑到了城墙上,远远的张望着,乐声响起,一队队队伍缓缓离去,马车“咕噜咕噜”的行驶着,顾倾城不停地在人群中张望着,寻找着,心有些慌乱,直到……

    她在一辆马车上停了下来,黑楠木车身,雕梁画栋,巧夺天工,窗牖上遮了一帘黑色丝绸作为遮挡物,使人看不起马车里是何人,马车上两匹上好的良驹正昂着头雄气昂昂的,鼻子呼着热气不耐的踢踏着大理石铺成的地面。这就是秦笙的马车了,萧云和萧风尽职尽责的守在两边,周围的人都在寒暄着,只有他旁边空空如也,其他人也像是有默契般的自觉避开他。

    顾倾城只是静静的看着,突然,萧风萧云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警觉地扫视过来,顾倾城一惊,迅速的躲在柱子后面,萧云萧风对视一眼,皱了皱眉,主子心情似乎不太好,他们还是不要让一些不长眼的人打扰了,随即目光更加警惕了。

    躲在柱子后面的顾倾城微微舒了一口气,握了握手,两个小拳头紧紧地攥着,有些懊恼自己,她这想什么?这叫什么?在做什么?

    在那里胡思乱想了一通,马车里的秦笙若有所悟,突然掀开帘子,露出那张得天独厚的容颜,疑惑的往四周扫了扫,眼里露出几不可见的黯然。

    “主子,怎么了?”

    一旁的萧风连忙上前一步。

    “无碍,该走了。”默了一瞬,秦笙深深的看了皇宫一眼道。

    “是。”萧云点点头,手一挥,马车开始往宫门口行驶。

    顾倾城这才微微露出身来,目光静静的注视着那远去的马车,目光透着看不懂的情绪。

    殊不知,此时也有一人正想着她。

    一袭白衣的贵公子偏偏的坐在马车上,说不清道不明的清俊风流,尔雅不凡,他嘴角言笑晏晏,八面玲珑的与周围的贵人攀谈着,眼底深处却带着些许失落,余光不住的扫向周围,希望可以看见想看见的人,可还是失望了。顾倾城藏的角落很偏僻,恰巧她看得见别人,别人看不见她。

    自从看见被退回的玉佩,慕千流的心像是被煮在温水上似的,不上不下的,煎熬的很。

    这是第一次,他向一个姑娘表白,还被人家拒绝了,这让他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几分失落,几分难过。

    最重要的是,自从那次大街上那道英姿飒爽的身影落入眼底之后,他的心底就再也挥之不去那道倩影了。

    宴会上再聚本是惊喜,可她却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不着痕迹的护着他人,她都不知道,他有多嫉妒。

    是的,嫉妒。

    从小衣食无忧,身为正宫嫡子,一出生就是太子,享受万人赞美的他第一次尝到了嫉妒的滋味,这是第一次他这么想得到一个人的关注,其他人他不管如何,只想得到她的一丝注视,所以他偷偷派人去送玉佩,那是未来太子妃的承诺,还有表明他心意的纸张。

    整个过程他一直是忐忑不安的,他在想,她会是什么反应,她会答应吗?会做什么?应该回的吧?毕竟他许诺的是天下女子都想要的。可是……

    他的心里又突然产生了一丝不确定,她会吗?她真的跟一般女子一样吗?

    想起那双透亮的双眸,他的心里又产生了一丝不确定。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当他看见那个盒子被完好无损的送了回来时,他的心情是复杂无比的,既有些错愕,又好像是意料之中的事,哭笑不得。

    他那时候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没有明白他的意思,没有看见那张纸,可是当打开盒子的一瞬间,他明白了,她是真的拒绝了,因为那张纸不见了。

    她甚至没有留下一句话,只是拿走了那张纸,无声的表明了她的立场,一点希望也不给他留。真是令他又喜又恨。

    他想,要是换做秦笙,她会不会答应?

    可是每当想起这个,就会被他狠狠地打断,因为他怕那后果他不敢想像。

    幸而,秦笙也要回国了,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也什么都不会有。

    “慕太子,该启程了吧?”一道玩味的声音传来,慕千流抬头看去,正好看见哈尔似笑非笑的目光。

    “确实,该启程了。”慕千流面不改色,好似没有看见哈尔的目光,淡然自若的拉拉缰绳,打算绕道。

    “哼,慕太子,有些人就像那高不可攀的雪山之巅,只可远观,清澈明朗,如果没有做好准备,还是不要随意亵渎的好,你觉得呢?”哈尔淡淡的声音突然响起。

    慕千流猛地转头,微微眯眼,眸光尽是犀利,带着与他不符的锐利。

    哈尔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着,目光宛若那太空上飞翔着的鹰,高傲而倔强。

    两人的气氛一触即发。

    “自然不会,不过她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肖想的,本太子想要,自然是做足了准备。”慕千流与他对视了一瞬,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文尔雅,缓缓的开口。

    “哦?是吗?那本王就等在慕太子的好消息了。”哈尔似讽非讽的说了一句,回头看了皇宫一眼,眼里闪过一抹流光,骑马走了。

    慕千流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握了握缰绳,也离开了。

    缘起缘落,缘聚缘散,起起落落,花开花落,有时候分别往往才是一切的开始,命运的齿轮在缓缓的转动着,把几个年轻人的命运牢牢地锁在了一起,他们注定要纠纠缠缠,解决一切宿怨,直至……尘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