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倾盛长歌 > 第四十四章:贵重
    一时间几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时僵在了那里。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却见那人儿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在离他们还有两步的距离上停了下来。

    “怎么?我很可怕吗?”温柔悦耳的声音响起,带着浅浅的笑意。

    “不是,你……有什么事情吗?”男人斟酌了一下,开口道。

    “只是打算当做不认识了吗?秦公子?”含着笑意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却没有一丁点的恼怒。

    “你……”秦笙一怔,眼里带着些许复杂,她怎么认出来的?惊讶却同时也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惊喜,他在惊喜什么?惊喜她能认出他吗?还是……

    他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您……您……您是怎么认出来的?”相比起秦笙,萧云就更加震惊了,眼睛睁的大大的,丝毫毫不掩饰他的震惊。不会吧,这可是江湖上人传的“易容术,”而且他的易容术更是炉火纯青,怎么会被认出来的,不可能啊?萧云在一边抓耳挠腮,一边纠结的看着顾倾城。

    就连一向寡言的萧风都抬头看了顾倾城一眼,眼里带着惊讶。

    “我有眼睛。”顾倾城笑了笑,微微撩起斗笠面纱的一角,微微露出那张绝色娇颜,双眸直直的看着秦笙,降低了声音笑道:“相爷,我们可以聊聊吗?”

    这带着些许俏皮的动作看的秦笙莞尔,眸里泛起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话语已经比理智先一步应下:“好。”

    一旁的萧云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家主子,主子,咱能有点原则好不?说好的快马加鞭回国呢?现在怎么一遇上公主就不忙了?您难道是忘了我们这么早起来的原因吗?啊?您可不能这样啊?

    一旁的萧风听闻只是看了顾倾城一眼,没有说话,对于秦笙的命令,他向来是服从的,做的事也一样。

    一行人又回到了客栈,顾倾城几人拿下面纱,坐了下来,转头看向秦笙,示意他坐。

    秦笙微微抿唇,袖袍下的手微握,看着那双明媚的双眸,到了嘴边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是无声的叹了口气,依言坐了下来。

    顾倾城生性敏感,察觉到他若有似无的疏离,眉头微皱,直接开口道:“秦笙,你是在疏远我吗?”

    这话直接的,让屋里的人都是一愣,呆呆地看着她。

    显然,秦笙也被她直白的话语弄的措手不及,特别是她喊他名字的时候,让他更是浑身一颤,犹如被电击中般,不知今夕何夕,也就导致了他一时间僵在那里,没有言语。

    萧云更是目瞪口呆,公主刚才喊他们主子什么?秦笙?天哪,他已经好久没有听到有人敢直呼他们主子的名讳了。那些敢的,现在已经回归尘土了,大家都懂的。

    萧风看了顾倾城一眼,眼里倒是带着赞赏,这个公主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这么有胆识。

    云绣云朵两人目瞪口呆,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家主子,眼里带着担忧,随即警惕的看向秦笙,示意皎月保护主子,避免秦笙突然发难。

    皎月收到信息,点点头,浑身的警惕都提升到了极点,紧紧的盯着秦笙,生怕他有什么动作。

    顾倾城见他久久没有言语,一时间也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倏而站了起来,喊了一声:“皎月……”

    同时递出了手。

    皎月一愣,随即会意,从腰间的包里取出一个盒子,盒子是由檀香木制作的,上面雕刻着顾倾城看不懂的花纹,繁琐复杂,却透着一股精美华丽,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檀香木的味道,古朴大气。

    顾倾城接过盒子,放在秦笙面前,随即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到一半手却突然被紧紧抓住,顾倾城甩了甩,没甩开:“放手……”

    她回头,温温雅雅的开口,语气还是那么轻柔,如果仔细听,还是可以察觉到那其中微不可知的怒意。

    秦笙敏锐的察觉到了,放开她的手,双手放在她的肩上,走到她面前面对着她,温柔的轻轻的拍了拍,语气带着几分诱哄,几分讨好:“我错了,是我不好,别生气,我没有疏远你……”

    顾倾城抬眸看着他,有些委屈:“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既然如此,你为何……”

    为何什么?顾倾城没有说,可秦笙却懂了。

    为什么,为什么?答案呼之欲出,他却不敢深想。

    “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原谅我这一次,嗯?”他只能如是的说道。

    “说话算话。”顾倾城笑了。

    “说话算话。”秦笙保证道。

    秦笙拉着她重新坐下,看着桌边的盒子,挑眉道:“为什么把这个给我?”

    “这本来不是你的?”顾倾城反问。

    “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还有,怎么认出我的?嗯?”秦笙眼里带着好奇。

    顾倾城也不卖关子,解释道:“这个盒子的花纹……我就猜到是你了。还有,一个人再怎么伪装的天衣无缝,他也是改变不了一些本身的特质的。比如……眼睛。”

    秦笙的这双眼,孤戾冷傲,顾倾城想:她可能永远也不会忘了。

    秦笙听了恍然,上次他为了报恩把令牌留下了,这些花纹都是特殊的标记,难怪她知道是他。

    不过这么小的细节也难为她记得清楚,这些花纹是简洁中带着繁琐,一般人是过目即忘,哪像她连花纹都记了下来。

    至于眼睛……

    秦笙看着顾倾城的眼,他也永远不会忘了这双眼睛。

    “那现在为什么还给我?”秦笙问。

    “你为什么给我?你自己不需要吗?”顾倾城直直的看着他。

    “我需要。可是想必你比我更需要。”秦笙道。

    顾倾城的心霎时一颤:“所以给我了?那你怎么办?”

    “我无碍,不着急,你先拿去吧。”秦笙不在意的开口。

    一时急坏了一旁从刚才就程目瞪口呆的萧云:“主子……”

    萧云惊呼,怎么能不重要呢?这可是他的命。

    秦笙警告性的看了他一眼。

    萧云欲言又止。

    顾倾城无奈的看着她:“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一名大夫,还曾经替你把过脉?”

    秦笙一顿,不自在的把目光移开,看向门口,干咳了一声:“咳,放心吧,解药不止“蓝忧草”这一味药,你这么远赶来想必对你极其重要,拿我当……朋友的话,就不要客气了。”

    没错,盒子里装着的就是“蓝忧草。”顾倾城今天早上一觉醒来就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盒子,打开一看就是“蓝忧草。”

    当时她们疑惑了好久,一直在推测是谁送的,后来还是她觉得那花纹很眼熟,叫又想到云朵说前两天有些人一直奇怪的看着她们,好像认识一样,她这才怀疑是熟人。

    所以叫暗卫去查,之后她根据暗卫调查,虽然不知道是谁,却查出他们今天会离开,特意跑去堵他们,这才就有了后来的一幕。

    只是一眼,她就认出了那个人是秦笙。

    说不清为什么,只是有那种感觉。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支持,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