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倾盛长歌 > 第五十四章:隐居
    顾倾城被他看的不好意思,看着田叔田婶一脸挪耶的眼神,嗔了秦笙一眼:“看什么?快吃饭……”

    说完夹了一块肉放进他的碗里。

    “好,我吃……”

    秦笙笑着拿起筷子。

    田婶欣慰的看着他们,点点头,与田叔相视一笑,眼中带着的是夫妻多年默契的温暖。

    外面的人天翻地覆的找着两人,秦笙和顾倾城却在这段时间过起了安逸的小日子。

    这里处于紫云和凌月的交界处,这是顾倾城和秦笙根据这里的地势和田婶说的情况分析得来的。

    他们暂时抛开了一切,不去想那些眼前困扰着他们的事情,也不去想以后将会发生的事,不去管朝堂上的腥风血雨,格外的珍惜这世外桃源的时光。

    这些日子,秦笙在这里养着伤,顾倾城为他煎药熬药,细心的照顾着他,秦笙心疼她,也从不让她做什么脏活累活,什么都抢在她之前干完,弄的顾倾城和田婶哭笑不得。

    两人默契非凡,言语动作间流露出的是不自觉的爱意,看的田婶田叔有时候都忍不住老脸一红,虽然他们什么都没干,但却让他们有时候看在眼里都是一阵艳羡。

    两人也会帮着田叔田婶干一些活,秦笙常跟着田叔外出打鱼,经常是满载而归。

    顾倾城则在帮着田婶干一些针线活,有时候也挑挑菜,做做饭什么的,这里的人也很温和,看着他们的眼神很亲切,对他们也很热情,日子过的格外充实,竟让顾倾城留恋不已。

    “想什么呢,丫头?”

    一道温和疑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顾倾城回过神来,看着身后拿着菜篮子回来的田婶笑了笑,站起身来道:“没什么,田婶,我来帮你……”

    “哎哎哎,别,等下回来某人看见该心疼了……”

    田婶笑着躲开她,那满脸的笑意一听就是打趣着顾倾城。

    顾倾城脸微微一红,跺了跺脚,难得的流露出了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田婶,你说什么哪?”

    “难道不是?”

    田婶笑看着她,走到一旁放下篮子开始挑菜。

    顾倾城也坐下来,帮她挑着,不语。

    眼里却带着满满的暖意,却突然想到什么,笑意一顿,缓缓的敛了下去。

    “看的出来,那小子很在乎你,丫头,珍惜眼前人哪……”

    “我们女人这辈子除了别的,找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不容易啊,要好好珍惜,不要错过了,当初我和你田叔……”

    “哎……”

    看出顾倾城的心事,田婶不由地规劝道。

    顾倾城一怔,这些日子以来田叔田婶都没有过问他们的来历,只是让他们安心养伤,其他的什么都没问,顾倾城想,他们大概是把她和秦笙看做偷偷私奔的小情侣了。

    “田叔和田婶……”

    顾倾城有些好奇。

    “当年你田叔还不是一个渔夫,他是一个……嗯?侠客?我呢?只是一个普通的村姑,家里有个继母,每天苛刻我,让我早早的去赚钱。有一次,我天还没亮就起来了,避免被继母再找到借口羞辱我,准备去田里摘菜去集市上卖,路上遇到了你田叔,当时他伤的很重,我很害怕,但是还是救了他,直觉上,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说到这里,田婶眼里带着怀念,似在追忆着什么。

    她继续道:“哪里知道,这一救,我就陷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田婶苦笑一声,表情既甜蜜又负担,看的顾倾城似有所悟。

    “他醒了之后,很感激我,我们朝夕相处,他还帮我教训了继母,把属于我的东西都还给了我,我对他早已不知不觉的产生了感情……”

    田婶说到这,脸色一红。

    “然后呢?”

    顾倾城不自觉的追问道。

    “我喜欢他,却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因为他总是对我若即若离,忽冷忽热的,让我感觉抓不到,摸不着,看不透……”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他要走了……”

    田婶的语气突然变的很悲伤。

    “我当时觉得天都塌了,世界一片黑暗。遇见他之前,我的世界一片昏暗,看不到希望,遇见他之后,我才觉得人生有了一丝光芒,可是有一天,这丝光就要离我而去了,我不甘心,不肯放弃……”

    “您……向他表明心意了吗?”

    顾倾城问。

    “嗯,是的,那几乎耗光了我半辈子的勇气,我向他大声的说出了我的心意……”

    田婶的脸微微一热,想起那时候的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我在他走的那一天,鼓起勇气向他说了我的心意,他很惊讶,当时他的表情我至今还记得……”

    说到这,田婶笑出了声。

    一旁的顾倾城看着她时而甜蜜时而悲伤的样子,不由地感叹,这也许就是爱情啊,陷入其中的人茫然又甜蜜,一步一步的向前摸索着幸福。

    “他不肯接受我,他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好人还是坏人,就敢爱上我?该说你单纯还是愚蠢?我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不值得你爱。说完他就走了,毫不留恋。”

    “我当时呆了好久,既伤心,又羞恼,恼他如此绝情,说走就走,伤心,怕他再也不回来。那晚我哭了一整宿,后来突然发现我不能失去他,于是我匆匆收拾了行囊,凭着一股韧劲去找他了。”

    田婶笑了笑。

    “当时我什么都没想,就觉得一定要找他,也没想着找到他要说什么,就是想找他,找他。这个念头在我心里一直没断过,我只身一人,四次搜寻他的踪迹。终于……”

    “我听人说在周家庄看见过他……”

    “我就不管不顾的去了,结果半路上被人给骗了,差点……”

    “他不知道哪得知的消息,又救了我一次……”

    “重新见到他,我高兴的不得了,可是,他竟然叫我走……”

    田婶苦笑一声。

    “我没有听他的,只是一直在后面跟着,希望有一天可以感动他……”

    “再后来,我在路上生了一场大病,很严重,他担心的不得了,他对我说,只要我好起来,就跟我在一起。”

    “我当时在想,即使在这一刻,我死了,我也没有遗憾了……”

    说到这里,田婶擦了擦眼泪,嘴角却带着甜蜜的笑意。

    “所以你们就在一起了吗?”顾倾城问。

    “是啊,后来他就带我来到了这里,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

    田婶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