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倾盛长歌 > 第六十六章:消毒
    “至于其他的留下来的人,我需要你们把屋子里的东西都打扫一下,该丢的丢,里里外外大扫除一下,清洁卫生,保证环境的干净,让大家都能够呼吸新鲜的空气。”转头看见一些因为无事可做而暗自伤怀的妇人青年,顾倾城开口道。

    果然,她这一开口瞬间得到很多人的赞同,大家都眨着眼亮晶晶的看着她。

    顾倾城失笑:“等他们采好药,你们便开始喷洒药剂,进行屋里消毒,另外,无论男人女人都要动手,都可以动手,哪里需要帮忙的自觉上前,大家齐心协力,到时候这些也是可以记入功勋值的,明白了吗?”

    “明白了。”

    底下的众人齐齐应道,目光闪耀着光,显然,这个方法很好的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

    顾倾城安排好之后就继续投入了研究药方的工作之中,田婶和其他妇人负责食物烹饪,负责大家的温饱,秦笙和田叔带着一些人去采药,另一些人负责把采到的药草送到顾倾城那里,在顾倾城的指点下开始分工合作,力气大的人负责把药磨成药粉,细心的人按照顾倾城的指示调配消毒水,之后一部分人负责把药水送到各家,各家忙忙碌碌的收拾屋子,清扫,喷洒,消毒。

    《周礼》就说:“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四时皆有疠疾……”

    《吕氏春秋》载:“季春行夏令,则民多疾疫。”

    当中人们认为瘟疫一年四季皆可发生,原因之一是由于时令之气的不正常,是由“非时之气”造成的。

    另外,瘟疫是由于一些强烈致病性微生物,如细菌、病毒引起的传染病。一般是自然灾害后,环境卫生不好引起的。致病原因是微生物,环境卫生等,造成结果是大面积死亡。

    所以顾倾城才让他们打扫屋子,在屋子里喷洒消毒水。

    一时间大家齐心协力,倒是减轻了瘟疫爆发初始的恐慌,每个人都有事做,也就不会总是胡思乱想了。

    这正是顾倾城想要达到的目的。

    另外她还派人多多留意外面的病情,要是先一步研制出解药他们也可以提早知道。

    在这中途中也有不少人陆续病倒,但在这期间已经被顾倾城灌输思想灌的差不多了,心态也比一开始好了不知凡几,当然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对顾倾城的信任。不知为何,他们对那个总是淡然如风却又温柔似水的少女有种莫名的信任感,相信她一定可以带领他们走出这个困境。

    村子里的病情得到了缓解,只是外面的病情却很是严峻,每天都有人在不断的死去,这让顾倾城更加明白研制出解药的刻不容缓。

    现在她还没有研制出解药,即使站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她,想要别人信服,最好的方法便是拿出另他们信服的东西,另那些说风凉话的人无话可说。

    顾倾城更加忙了,秦笙有时候几乎几天都见不到她几面,说话的次数更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每次采完药回来总是不见她的身影,明白她需要做各种实验,他也尽量不打扰她,给她思考的空间,听云嫂说她需要什么东西,就默默的去为她寻来,除此之外就是在她身边守着,也什么都不说。

    看着她一天天消瘦,自己却无可奈何,只能按时盯着她吃饭,即便如此她还是瘦了一大圈,让秦笙心疼的不行。

    这一天秦笙采完草药安置好之后,意外的见到顾倾城正待在房中,眉头微蹙,目光紧紧盯着目前的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子,似在纠结着什么,看的他的心微微一抽。

    等了又等,见她还是呆呆地看着那个小瓶子,动都不动一下,眉头还是紧皱着,不由地大步上前,直接一把抱起了她,温柔的开口:“这是怎么了?嗯?”

    “啊……”

    猝不及防的被人抱起,顾倾城下意识的环住了对方的脖子,控制不住的叫了一声,换来了男子低低的笑声,磁性暗哑,靡靡勾人,听的人止不住的脸红心跳。

    顾倾城抬头,就见到了那张冠绝天下的绝色容颜上的笑容,非但没有惊艳,反而气恼的捶了捶他的胸口:“秦笙,你吓死我了……”

    娇软的声音听在秦笙耳朵里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有种撒娇的感觉,捶着胸口的力道对秦笙来说就像挠痒痒一样,轻的几乎没什么力道。

    反而让秦笙把她更抱紧了几分。

    “你放我下来,云嫂她们还在外面呢!被看到了不好……”顾倾城揪了揪他的衣服,目光不时的望向窗外,生怕有人突然闯进来。

    “怕什么?她们又不是不知道。”秦笙扬了扬下巴,抱着她在刚才她坐着的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那语气怎么听怎么得意。

    顾倾城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时间忘了自己还坐在他的腿上:“秦笙,你要不要脸?”

    “我要不要脸?我对你要脸干什么?我只对你不要脸。”秦笙微微挑眉,最后一句话是刻意压低了嗓音,凑近顾倾城耳边低声说着。

    顾倾城使劲的推他,被他话里喷洒的热气熏的耳尖微红,脸蛋也抑制不住的红了起来,娇嫩的脸蛋红彤彤的可爱的不行,秦笙没忍住,捧住她的小脸轻轻地啄了一口。

    顾倾城身体微僵,抓着他的衣服猛然一紧,下一秒直接把整个人埋进了他的怀里,直接当起了鸵鸟。

    秦笙也是顿住,对自己的情不自禁有些懊恼,也有几分窃喜,矛盾的心里让他纠结不已,内心陷入冰火两重天的交战之中,却在看见女孩可爱的反应后一切情绪都烟消云散,环着她的双手微微加紧,他想,如果能让时间停在这一刻,他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你还没有告诉我,刚才在想什么?”不知抱了多久,秦笙语气温柔的开口,一只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另一只手依旧环抱着她,带着无声的安抚。

    顾倾城靠在他怀里,只觉得这胸膛宽阔温暖,无比的舒适,给了她无尽的安感。低低的叹了口气,她把烦恼尽数倾倒:“我已经研制出治疗瘟疫的药方了……”

    说到这里,顾倾城顿了顿。